“小矬子,长得还没我高呢,也好意思叫个男生?”迟小娅存心是想气死我不偿命。

  “在场的各位,除了钟不传跟你差不多高,哪个比你高了?一个小姑娘家家的长得那么高干啥,以后当模特呀,但是吧,你不行。”我已经看出来迟小娅没有要揍我的意思了,当下也没贯彻她,不就是斗嘴么,只要哥放开手脚,我还不信有人能斗得过我,我用眼睛瞄了眼她的大长腿:“就这你腿,再长长还差不多。”

  “模特算个啥,以后我要当天后!”迟小娅双手插腰,傲娇的恩说。

  我顿时语塞,这个臭不要脸的还真把自己当大明星了。

  “嗯嗯,你是天后,你是娅洲天后,行了吧,我滴娅。”

  “谁是你滴娅,你个臭不要脸滴。”迟小娅将我送她的话完美的还给我,这场来自嘴上的恩怨也算是告一段落,然后她干了一件更过分的事,只见她离开之前,微微一笑,然后挺不淑女的将嘴里的泡泡糖拿出来粘我衣服上,并用手在我身上擦了擦,一甩头,像个高傲的女王一样离开了。

  三千秀发根根如丝,打在我的鼻头之上细细的,痒痒的,这女的,真tm酷,怪不得能吸引那么多异性围绕着她,如果我俩没什么恩怨的话,可能我也会跟着她玩吧?

  钟不传笑眯眯的望着离开的迟小娅,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小妞有点叼啊,以前没遇到过性格这么辣的,要不然我追她一下下?”

  心里对她有那么一丢丢的好感了,但我嘴上扔不愿意承认:“她有什么好的,跟个假小子是的,天天跟一帮男生玩,也不害臊。”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样的小姑娘落落大方,不矫情不做作,最好。”得,还没跟人家处对象呢,就帮人家说话了。

  这样的女孩儿,真的好吗?

  我不禁思考起来,如果有一天秦子晴跟迟小娅这两种南辕北辙的性格放在一起让我选,我会选择谁?

  绝逼要选温柔懂事的秦子晴,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我估摸就迟小娅这种女人,可能连衣服都不能会洗。

  找媳妇还得是找像我妈这样的女人,温柔贤惠的才行。

  钟不传将一个口香糖塞我嘴里,我吧唧吧唧嚼了一会儿,感觉没啥味道了:“你这口香糖是不是过期了,咋没味道了呢?”

  “废话,味道都让迟小娅给嚼完了,能有个屁的味道。”

  “草!”这逼将刚才迟小娅粘我身上的泡泡给扣下塞我嘴里了,这个王八蛋。

  这个篮球打的有点亏了,连输N拍不说,益达口香糖全军覆没,哎我的益达啊。

  晚上,我跟钟不传一起睡的,他爸妈在另一个屋子,对于我的到来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从小我们就老在一起住,要么我住他家,要么他住我家,我俩基本一个被窝,基情满满。

  被窝里,我一只脚搭在钟不传的身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他家天花板发呆:“还是你家啊,住大高楼。”

  “你家早晚也能,听我爸说你爸以前特厉害。”

  “他厉害?你快得了吧,他就吹牛逼厉害。”

  “别这样说你爸啊。”

  “草,又不是你说你爸长得跟猪八戒的时候了是不。”

  钟不传嘿嘿一笑,说:“小点声,别让我爸妈听见,咱家也就多亏我妈长得好看点,我长得像我妈了,要是长得像我爸,哎,听说你妈妈以前是市长的女儿。”

  “嗯,那能怎么样,选错对象了呗,现在不也沦落到冬天烧炉子,起早贪黑的,没啥享福的命。”我真替我妈感到惋惜,当初怎么就看上我爸了呢。

  “也不能那么说,你那个干爹不是大局长么,你家咋不管他借点钱,做点买卖啥的呢。”

  “这不开早餐店了么。”我也曾私下里问过我妈,为啥我干爹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我爸就不跟人家混个一官半职啥的呢,我妈告诉我,现在这种平淡,忙碌的生活其实很好,虽然挣得不多,够花就行,虽然没有大风大浪,却比谁都过得安稳。

  对此我是表示不敢苟同的,他们得过且过挺安逸,我特么就遭罪了,男人要是穷,以后连媳妇都找不上。

  说到媳妇,我脑海里又浮现出秦子晴的样子了,哇塞,是真的美,这丫头。

  “钟不传,不吹牛逼的说,你说秦子晴跟你媳妇娇娇她俩谁好看?”换了一个姿势,我将手杵在脑袋下面,眨着大眼睛看着钟不传问道。

  “那还用说么,脱衣服之前肯定秦子晴好看,脱衣服之后肯定娇娇好看。”钟不传龇着大牙回道。

  “为啥?女孩子脱了衣服不都长得一样么。”

  “废话,秦子晴脱了衣服能让我赶啊?娇娇能啊。”钟不传贱贱的挑了挑眉头。

  {最iM新r章IE节上}j

  “这么说你俩开过房了?”

  “那是自然的。”钟不传得意的吹嘘后,又说:“不过最近我想跟她分手了,自从见过迟小娅之后,我觉得之前处的那些女孩子一点味道都没有。”

  “啥味道啊。”

  “女人味啊。”

  咳咳咳。

  我被他的话震得差点从床上掉下去:“迟小娅这种女孩也叫能有女人味?你没发烧吧。”

  “哥们其实一直都是受虐型的。”

  “你还不如说你是贱皮子呢。”

  “甭管咋样,我准备追她了,支持哥们不?”

  “必然的。”

  钟不传伸出手:“那好,先来点赞助金,等我追成功之后,连本带利还给你。”

  “对不起,没有。”说到钱,这事就没啥商量的了,一翻身,呼呼大睡。

  “这个可以有。”钟不传不死心的爬我身上。

  “说啥都没有,要是益达还在手里,我没准能给你两粒支持你一下,钱呢,你就别想了,另寻高明吧。”

  在钟不传家呆了两天一宿,回自己家住了一夜,紧接着就开学了,离得老远,就看见自行车车棚瞎,秦子晴那张清秀的脸蛋,才两天没见,她好像又漂亮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