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不传被我句话干的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但他却没任何苍白的解释,原因真的有老师像灭绝老尼举报过他。

  这孩子上课的时候不仅喜欢接话,还喜欢唱歌,一整插着耳机自我陶醉,唱着唱着就出声了。

  “老师况且咱们这些同学经过一个假期回来,有的都长高了,有的还是原先那么高,在这样坐下去也不合理。”

  “就放了两天假,你们就长高了?”

  呃,我知道这个理由着实有点牵强,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是啊,老师你看我,是不是比原先高一点了。”

  灭绝老尼认真的看了看站起来的我,摇摇头:“没看出来。”

  “哈哈。”众人狂笑起来。

  “别笑,老师你看啊,咱们这个班组成也有两个多月了,每个月的测验基本都在原地踏步,我也想好好学习啊,况且你看别的同学学习基本也都那样,没事进步?差在哪儿了?就差同桌了,有时候换一个同桌就相当于换一个学习氛围。”

  “得,别扯那么多,张耀阳你就说你想跟谁一坐吧。”老奸巨猾的灭绝老尼瞬间识破我的诡计,挺干脆的问道,班里的其它同学基本都是可换可不换的,还有的那种同桌长得嗷嗷磕碜,心里非常想换的,于是乎我能不能换成自然成了他们关注的交点。

  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秦子晴,这是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就连秦子晴此刻都羞涩的低下了头,她心里认为我百分之百要跟她一坐了。

  但我没这么干,我指着臭屁闻的同桌李冰说道:“老师,我愿意跟李冰一坐,她英语好,我其它科目好,我俩可以互相帮助,我觉得这是一个完美的组合!”

  李冰愣了半秒,紧接着嗷的一声窜了起来:“老师,我愿意!”

  “啥玩意你就愿意,结婚呢。”

  “哈哈哈。”班里再次爆笑。

  李冰巴不得脱离臭屁闻的魔爪,听到我要跟她一坐,自然是双手响应我的号召。

  “老师我觉得张耀阳的这个建议挺好。”臭屁闻身后的人也开口说话了,他对同桌没意见,但是对臭屁闻嘛,意见就忒大了点。

  李冰跟臭屁闻身后的这个同学两个人不止一次向老师举报要换座位的事,当下灭绝老尼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哈哈哈,我高兴死了。搬着课桌就来到臭屁闻面前:“你滴,后面滴,干活。”

  臭屁闻都要气死了,他在坐着最后的反抗:“老师,那我想跟秦子晴一坐,互相学习行不?”

  灭绝老尼没贯彻他:“你学习那么好,跟秦子晴一坐浪费,你俩得分开坐,这样才能帮助更多的同学。”

  “嗨,冰妞,以后咱俩就是同桌了,请多多关照。”我礼貌的跟她伸出手。

  “阳妞,我知道你来的目的,是不是为了她。”冰妞对着秦子晴挑了挑眉头。

  “嗯呐。”我也不否认,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没必要藏着掖着。

  “那我咋不明白……”

  “李冰,张耀阳!”灭绝老尼一声怒吼打断了李冰继续聊八卦的话:“你俩才刚一坐就在那给我唠嗑,是不是得拆开。”

  “老师,我们错了。”我俩同时把嘴闭的严严的。

  有人欢喜有人忧,我为了秦子晴毅然决然的抛弃钟不传,可他非常的想跟我一坐,他说就喜欢跟我一起上课捣乱,一起逃课,一起做坏事的感觉,没有了我,他上课都没意思了。

  钟不传在下课的时候深情款款的拉着我的手:“耀阳,我就问你一句话。”

  我叹息一声:“不要问了,对不起,我们不合适。”

  “不,我要问!”此刻就差没给他来一首还珠格格的主题曲了,我俩现在这样子绝逼就是一场旷世千古奇虐的恋情,分手戏。

  “好,你问!”

  “我爱。”

  “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木马。”

  “么么踹。”

  我俩说着说着就唱起来了,他一句我一句的,给周围的人恶心死了。

  李冰搓了搓肩膀:“怎么看着两个大男人这样,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呢。”

  身后的女孩子摇摇头,无奈的说:“我开始后悔同意张耀阳过来了。”

  李冰崩溃的扶着额头:“我也是。”

  “耀阳!”

  “不传!”

  “你爱我吗?”我俩的狗血剧还在上映,他拉着我的手深情的望着我。

  “爱过。”我将身子转了过去,不再去看他那张受了伤的脸。

  “临别前,让我送你一个吻别吧。”

  “好。”

  “停停停。”秦子晴受不了了,捧着厚厚一摞作业本说道::“两位基佬麻烦把语文作业交交,全班就等你俩了。”

  “刚入戏,眼泪马上就飙出来了,让你给我打断了。”钟不传不满的将语文作业给秦子晴。

  “是我耽误一个影帝级别的表演了。”秦子晴惭愧的说道。

  “张耀阳,你出来一下。”这时,陈辉突然在门口对我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出去了。

  c、正☆版首=d发|%

  钟不传跟秦子晴同时一怔,小声的说道:“他小弟不会跟他告状了吧。”

  我摇摇头:“不知道。”

  将作业本扔给秦子晴,说道:“我没写名字,你帮我写一下。”

  说完我便跟了出去。

  秦子晴挺担心我,对钟不传说:“你快去跟他看看,别一会两个人干起来在吃亏。”

  “嗯。”钟不传追了出来。

  陈辉率先进入厕所,我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并回头瞅了眼跟上来的钟不传,心想要是一会儿打起来,他们肯定在厕所有埋伏,说实话我是不怕的,就是怕也没用,顶多就挨一顿打呗,大不了在打回回来就是,想着回班叫人是不可能了,班里的同学都跟陈辉的关系比较我,而我向来只跟钟不传一个人玩,每次打架,基本就我俩,甭管对方人多还是人少,就我俩并肩作战。

  要是陈辉找自己班的人给我揍了,我也不说话,只能说你人脉广呗,但你要是找别的班的同学过来干我,那我跟钟不传绝对要在上课的时候踢你。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