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一开口就给我干愣住了:“有烟吗?”

  有烟吗?

  弄了半天仅仅是为了管我要一支烟,草,弄的心惊胆战,热血澎湃的。

  更新mF最(快1上/

  这左分析一波,又苦想一波一波,最后只是管我要一支烟。

  所以,做人呐,要活的没心没肺一点,一点别老寻思那么多。

  “还真有,但这烟不能给你抽,别人送我的。”我傲娇的说道。

  “啥烟啊,弄的还挺珍贵的,大中华呀。”陈辉见我神秘兮兮的,更加的好奇了。

  “比大中华还贵的烟。”

  “啥呀?”

  “利群。”我拿出来晃了晃。

  陈辉噗嗤一声就笑了:“哥们,会抽烟吗?利群才十三,中华能买它四盒。”

  “肤浅。”我撇撇嘴,说道:“这东西是金钱能衡量的吗?”

  “哎呀别闹了给我来一根,憋得不行了。”要是别人肯定在这时候上杆子给我们的阿辉哥送烟,这绝对是一个亲近的好机会,两个人抽抽烟,一来二去他见你挺讲究没准就跟你混熟了,以后罩着你点不让你受欺负啥的。

  但我没这么干啊,首先我收拾了他的弟弟,他以后知道了,这事肯定没完,其次也是最主要的,这烟是秦子晴送我的,除了钟不传以外,其他人我绝对不会分享的,也不愿意分享。

  “钟不传兜里有烟吗?给咱阿辉哥甩一根。”

  钟不传直接将他的四个兜往出翻:“我这兜比脸还干净,你要是能翻出来,烟全给你。”

  这小子说话没逼准,烟整不好藏袜子里跟裤衩子里呢,估计他也是不想给陈辉抽罢了。

  在陈辉羡慕的眼神中,我将利群撕开,递给钟不传一根,自己也吸了一根,爽到爆炸。

  真的,我一点不撒谎,此刻陈辉看见我俩这状态,那眼神就跟猥琐男看见光溜溜的小姑娘一样,羡慕的不行,他搓了搓手,问道:“为啥钟不传能抽,我就不能抽?”

  我搂着钟不传的肩膀笑了笑:“很简单,他是我最铁的铁哥们。”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钟不传措不及防,他感动了。

  “咱俩也能成为哥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讲究,够义气。”滋滋滋,我特么终于找到除了我以外还有自己夸自己的人了。

  “再说几个优点我听听。”钟不传龇牙问道。

  “我在这跟你俩耍猴呢,赶紧来一根,老爷们这么墨迹呢。”陈辉也失去耐心了。

  “真不能给,阿辉哥。”我此刻的样子无疑有点欠揍了,我俩到底是谁墨迹,我都说不给了,你还老要啥。

  这货面子也有点挂不住了,收起笑脸,冷冷的说道:“张耀阳你是认真的?”

  我耸耸肩:“没开玩笑啊一直。”

  “咱俩一个班的,你这事干的是不是太狗篮子了?”

  我心想,呵呵,更狗篮子的事你还不知道呢,刚才还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几句话说不合就要急眼,这就是他们这一帮混的比较好的人的通病,说说急眼,啥玩意,我就不爱跟这种脾气爆的人在一块玩。

  “呵呵。”我低头笑了笑,使劲裹了几口烟,将烟头泯灭,随即起身就要跟他干仗,竟然特么主动骂我,这一仗迟早都要打,不如先动手了,还落个好名声。

  钟不传拉住我,对我摇摇头,意思让我别冲动。

  陈辉见我的举动笑了:“干啥,要干我啊?你行吗?”

  陈辉挺自负的,这种自负来源于一种实力的象征,也是,跟他干仗好像确实会吃亏。

  我朝旁边的尿池子啐了一口,笑了笑走到他跟前,他将拳头握紧了,准备要跟我支扒支扒了,现在要是打起来,我们二打一绝对稳赢。

  我抬手敲出一根烟递给他:“阿辉哥你说的对,我刚才想了想,都是一个班的自己干那事的确有点狗篮子了。”

  陈辉跟钟不传都愣住了。

  陈辉愣的原因是想不到我会对他服软,钟不传愣的原因是不知道我又搞什么幺蛾子。

  我的想法也挺简单,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我将自己这么宝贵的烟都递给你一根了,到时候你弟弟跟我发生的事是不是也可以看在一根烟的份上解除了?

  反正当时我真是这么想的。

  反正你不说你这个人讲究,够义气吗,那我就看看到底是真的讲究还是表里不一。

  “哥们你早这样不就完了么,气氛整滴那么凝重。”

  “呵呵。”我低头笑了笑,这会又叫我哥们了,这种人让我想起一句话,伴君如伴虎,你不知道他啥时候高兴啥时候急眼,还是我家钟不传好。

  这时,我们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最吵骂的声音,是一群女生,嘴里“**妈”……“**逼”这种话不绝于耳,骂的非常难听。

  对于这种女生我在心里是极其厌恶的,小姑娘家家的老骂人做什么。

  出于好奇心,我们三个走了出来,斜靠在门口准备看热闹,嚯好家伙,整个走廊都围满了各路吃瓜群众,仔细一看,就连那种书呆子,学习好的同学也在。

  我来到秦子晴面前,大大咧咧的搭在她的肩膀上:“想不到你这种好学生也喜欢看热闹。”

  秦子晴本来是抻着脑袋往里瞅,个字不够高,又在那使劲蹦跶,我才注意到她,随即溜到她的后面。

  她回头一看是我,松了一口气,随即将我的贱爪子给打开,然后啥也没说的回了班级。

  这下倒是给我干蒙了,她不是来看热闹的吗?怎么让我说两句就不好意思看了呢。

  回到班级的时候,语文老师恰巧也走了过来,问秦子晴:“干嘛着急忙慌的给作业扔下就走,那边打架的是咱们班的?”

  秦子晴说:“老师我看了,不是咱们班的。”

  后来通过秦子晴告诉我,我才特么知道,感情那天她以为我跟陈辉干起来了呢,所以才过去看的,一看不是我以后,就没有看热闹的兴趣了。

  她没有看热闹的意思,我跟钟不传可是看的额外过瘾,因为打架的是迟小娅跟另外一个在我们年纪挺彪悍的一个女的,这俩女的说要单挑,新鲜了,一直只见过男的说要单挑,女的要单挑我还真没见过,瞬间就来了兴趣。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