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看点就是不管哪个姑娘打赢,只要给对方的衣服裤子啥的给扒了,我们就能想眼福了。

  并且这种脾气不好的,爱混的姑娘普遍长得都好看。

  两个姑娘无论哪个打输了都惹人心疼。

  只希望对方能轻点挠,这么漂亮的脸蛋挠破相可就不好了。

  但显然那个人就是奔着给迟小娅挠破相的目的去的,大长手指甲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挠。

  我们娅姐的彪悍程度可不是闹着玩的,薅住那妹子的头发往下拉,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啪的一声,这女的吃亏了,捂着通红的脸蛋子眼泪瞬间就出来了,然后这女的就疯了,战斗力曾几何的倍数往出涨,瞬间从超级赛亚人一到二完成超神。

  气势上不仅像,乱糟糟的头发也像。

  迟小娅隐隐处于弱势,一只鞋让人给干丢了,人家捡起来顺着楼道窗户就给扔出去了。

  “cnm个臭女表子,老娘给你脸了。”破罐子破摔,迟小娅索性将另一鞋也给脱了,露出粉色半腰袜子,大吼一声,对着那女的来了一个男生之间打仗才会用的动作,宇宙级大摔。

  伸出她的小细腿给人一搂,就给搂倒了,紧接着拳头加嘴巴对着那女的一阵干。

  看到她打赢了,我心里竟然有点小失望,要是这个心高气傲的迟小娅打输的话,会是一方何等的景象。

  两个女人之间的打仗随着各大体育老师的到来方才给她们拉开,迟小娅气呼呼的指着在地上哇哇大哭的那女的:“真尼玛能装,你打我不比我打你疼,老师来了就装可怜呗,我告诉你,你tm在跟我玩心眼,放学给你扒了你信不信。”

  这女的哭的更凶了,体育老师非常生气的拽着迟小娅往办公室走。

  迟小娅使劲一甩胳膊:“少碰我,我自己走!”

  本以为这场战争就这样结束了,可我听到一个男生大喊一声:“小心!”

  紧接着又听见啪的一声,再然后是迟小娅捂着脸的怒吼跟暴走:“臭娘们,偷袭老子。”

  “这一巴掌是我还你的。”刚才被打的嗷嗷哭的姑娘正对自己的偷袭成功感到得意忘形,然后蹲在老师身后,说啥不去了。

  迟小娅吃了一个大大的暗亏。

  我笑了,笑不是笑她吃亏,而是刚刚那句偷袭老子给我整笑了。

  突然间我感到一阵足矣杀人的眼光,我学着周星驰的特异功能,将双手放在额头之上,嘴里念道:“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说到最后我自己都相信她看不见我了。

  旁边的一个同学对我说:“哥们你也看赌圣袄。”

  ......

  最终不管迟小娅怎样暴跳如雷,还是让老师给控制住了。

  这场架迟小娅也算是吃了亏,我心里有点小激动,回到班对钟不传说:“就特么迟小娅这种娘们谁娶了以后谁就惨了。”

  。看正‘!版章UH节上{:*Y

  “滚,会不会特么说话。”钟不传不乐意了:“我咋觉得迟小娅越来越女神了,刚才那仗干的多霸道啊,放眼整个学校,根本找不出丫丫这种既有颜值又有武力的姑娘。”

  丫丫,迟小娅的外号。

  我摸着下巴想了想:“跟她对打的那个长得也行。”

  “那个顶多是炮友,而且手段太卑鄙,为人太做作,没有丫丫那种既能激起我的保护欲又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随后的时间里,钟不传开始他对迟小娅的yy之旅。

  上课铃声在我们恋恋不舍中想起,我们回到各自的座位,相比钟不传的落寞与空虚,我则显得异常兴奋,因为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坐在秦子晴身后了。

  整节课,我都没有听老师讲什么,一直在瞄着秦子晴的头发发呆,时不时的用手摸摸她的马尾辫,想着她在梳妆台前精心打理头发的样子。

  “要不要这么迷恋啊。”我同桌大冰妞听崩溃的说道。

  “你懂啥,知道我的梦想是啥么,早晚有一天我要抓着秦子晴的马尾辫来一套高难度广播体槽。”

  “额。”这么露骨的话顿时给冰妞干无语了。

  “虽然我钱,没房,没车,但我骚啊。”

  “哈哈哈。”我给李冰逗的捧腹大笑:“不行了耀阳你太搞笑了,加油,祝你成功。”

  当时我并不知道李冰竟然跟秦子晴是姐俩,不是同父同母,属于姑家亲,在这个独生子女遍地的时代,这种亲就属于挺亲了,当时不知道啊,很李冰说了好多关于我多喜欢秦子晴,并多么想睡她的话,全都让她知道了。

  要不是我拿李冰当哥们,不小心还跟她透露想睡别的班的某个女生时,恐怕秦子晴早就做我女朋友了。

  李冰是姐姐,秦子晴是妹妹。

  前面的秦子晴完全没有感受到我在后面迷恋的目光,任由我的摆布。

  快下课的时候,秦子晴没有选择在靠着椅子坐,而是将身子伏在桌子上,这下子我便玩不了她的头发了。

  我用中性笔的另一头轻轻的怼了怼她的后背,秦子晴靠了回来,头也不回的说道:“怎么了?”

  “我看你趴桌子上好像挺难受的样子,怎么了吗?”我关心的问道。

  “没。”秦子晴摇摇头,随即又趴在桌子上。

  看着她难受的样子不像是装的,我以为她感冒了,觉得自己献殷勤的时候到了,拿出一张小纸条在上面写到:“郭正霖,欠我那五块钱现在就给我,痛快。麻溜,必须的。”

  我替他写作业,他得付我酬劳,我将用这笔钱给我的小晴晴买点感冒药啥的。

  很快他将钱连同纸条向我扔了回来:“看你那逼样,催催催的,又不是不给你,我能跑了咋的。”

  “哥们急用。”我对他眨了眨眼睛,他属于我的老客户了,说话就爱带点脏字,绝对不是骂人。

  拿着这笔巨款在兜里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tm是个成功人士,有钱,任性。

  在还有两三分钟下课的时候,语文老师对语文课代表秦子晴说:“把刚才的作业收一收。”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