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晴挺难受的,艰难的站起身,以她这种乖乖女,是不会拒绝老师任何的要求,即使她现在非常的难受,难受到额头在冒冷汗,身子一直躬躬着。

  那时候自己也不懂女孩子每个月都来例假,当时我还寻思呢,这家伙感冒捂肚子干嘛?

  难道跟本山大叔说的似的,转移了?

  “我来吧。”一把摁住秦子晴的肩膀对她说:“难受就趴一会儿。”

  微微一笑,紧接着我高举双手,喊道:“老师,秦子晴感冒了,我帮她收作业。”

  “呃,谢谢啊。”秦子晴弱弱的说了一句。

  “晴晴感冒了快去医务室拿点药吃。”对于语文老师来说,秦子晴这种好学生绝对要跟大熊猫一样珍惜着,疼爱着。

  秦子晴也不能当着全班的同学面说自己来例假了,只能是弱弱的说一句:“我知道了。”

  而我见到秦子晴点头后,天真的以为她感冒了,收完作业立马跑到医务室:“大夫,给我来最好使的感冒药,要退钱快的。”

  大夫疑惑的瞅了我一眼,说道:“看你这活蹦乱跳的样子也不像发烧的样子啊,来,我摸摸。”

  说完那手就奔着我的脑门摸了过来,我躲开了:“大夫不是我发烧,是我同学发烧了,我来帮她买点药。”

  “哦,我还以为你是来开病假条,不想上课的呢。”晕,这个世界怎么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看来这个大夫没少被那些不想上学的同胞所纠缠啊,在我们这里,只要你从大夫那能开到请假条,就可以以生病为理由不去上学。

  “如果你愿意给我发,也可以。”我矜持的说道。

  大夫挺无语的,随即说了声等着后,便进屋去取药。

  我呆着正无聊呢,一个声音突然从里面的病床上传了出来:“没看见姑奶奶在这呢,也不打个招呼。”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双手枕在脑后,小脚丫子快翘上天,手里正拿着葡萄往自己嘴里喂着的活祖宗。

  “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想见到这个小恶魔了,今天我看她打架时露出那副看热闹的笑容肯定被她看见了,像这么嫉恶如仇的姑娘,我还是躲远点比较好。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

  “我的意思是现在这个时间段不应该……上课的吗?”我本来想说这个时间段不应该在办公室挨训的么,话到了嘴边赶紧收了回来。

  “你今天是不是看见我挨打了?我挨打了,浑身难受,上不了课,不得做个检查,才放心啊。”迟小娅吊儿郎当的说道。

  我明白了,感情这丫头是准备讹那个小姑娘了,明明是你给人家一顿胖揍,你也就挨了一个嘴巴而已,还得来全身检查,这里能检查啥,顶多发个烧打个针。

  我不想与这个不讲理的丫头做纠缠,便开口说:“那您好好检查一番,祝你啥事也没有。”

  “本来我也啥事没有,我就是要讹他们,玛德,敢说我,不给点卡乐看看,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你别着急走啊,过来。”秦子晴敲了敲床铺,往里窜了窜,给了我一个过来吹会牛逼的眼神。

  “我还上课呢。”我挺为难的说道,此刻大夫已经将感冒药递给我,并说道:“三块五。”

  “代叔这钱我付了。”迟小娅跟这大夫混的挺好,连人家名字都知道了,并非常敞亮的要帮我付了这药钱,只要我能陪她聊会儿天就好了。

  “钱给你,剩下的给她做个脑部检查吧。”首先我不想与她有啥纠缠,我是一个男生不需要女生为我花钱,我又不是小白脸,其次在给秦子晴买药这一块,只有花自己的钱才能显示出我的真心实意,我快速的说完,趁着迟小娅说话之前,撩了。

  迟小娅皱了皱眉头:“代叔,他说的给我检查脑子是什么意思?”

  ,F\\

  “……”大夫没好意思说。

  迟小娅眼睛越瞪越大,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噢,我知道了,这货骂我没脑子!”

  “好像……是吧。”

  迟小娅是真的没脑子,不就打个仗么,还往医务室钻,你要钻也得往正规的大医院钻才行啊,那样没准能讹到人家一笔钱啥的呢。

  但话说回来,就被打了一巴掌,也不至于去医院,怪老远的,还晕车……

  其实她就是不想上课,找了一个引子而已。

  “这是什么?”当我把药拿到秦子晴面前等着她夸我的时候,却疑惑的问了一句。

  “感冒吃点退烧药,这个药老好使了,吃完回家拿棉被捂一身汗立刻就好。”

  “为什么让我吃感冒药?”秦子晴指了指药,不太明白。

  “发烧感冒吃药,天经地义啊。”说话的同时我将药给拆开,看了看说明书,倒出两粒递给她。

  “我没感冒呀。”

  “没感冒?不可能,你别撑着了,我都听到了你跟老师说你发烧了,也别把我对你的好有太多的压力,我就是单纯的看你发烧了才给你买的药。”我以为秦子晴是害羞了,所以才谎称自己没事儿,怕同学误会,这一举动弄的我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看来她很介意别人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那是骗她的,没感冒,也没发烧,我很好。”秦子晴端着自己杯里的开水喝了一口:“不信你摸摸我的脑门看看热不热。”

  哇,女神竟然让我摸她的脑门,可以吗?

  绝逼可以,我颤颤巍巍的手伸向她啊,宛如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一样,竟然有点抖,不受控制的抖。

  “你紧张啥?”看着我的呼吸有些凌乱,秦子晴好笑的问道。

  “我头一次……”咽了口口水,如实说道。

  “又不是接吻,你紧张啥。”

  平常跟她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没感觉啥,可是真让我这样近距离摸她脑门还是挺害羞的,哎,一直以为我是跟钟不传一样属于臭不要脸形的,直到今天我才对自己有一个清楚的认知,人家是腼腆滴小蓝孩!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