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晴看着我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她不再看我的眼睛,越是看我,我越紧张,索性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她清楚的感觉到带有温度的眼皮贴在她的额头之上,惊讶的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不到十厘米的我的脸庞,不算我的呼吸,也看清我的毛孔了都。

  砰砰砰……

  秦子晴哪里跟男孩子这样的接触过,心里的那颗小鹿一阵乱撞。

  而我跟她此刻的感受差不多,心脏都要蹦出来了,可以说我的这个举动无疑是很大胆的,等于跟她有了肌肤之亲,有木有。

  “我妈说眼皮的温度是能测量出人到底感冒没感冒,刚才你的脑门是凉的,没感觉。”尴尬的用了一个挺好的理由,挺腼腆的不怎么敢看她了。

  “你妈妈说的是对的,那……你现在能离开了吗?”

  “哦哦,对不起。”我无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窃喜?紧张?害怕?高兴?偷笑?一时间我被各种莫名其妙的复杂情绪包围着。

  而秦子晴脑海里不断地闪现着刚才我用眼皮贴她额头的画面,以及我那急促的呼吸声,并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暖的微笑。

  大胖妞李冰的声音将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她哈哈笑道:“你个傻狍子。”

  “你才傻狍子嘞,骂人干啥。”

  李冰笑了笑:“她那不是感冒我滴哥。”

  “那是啥?”

  “女孩子都有那么几天,懂不懂?”

  我恍然大悟:“袄你是说她来亲戚了?”

  李冰点点头:“嗯呢呗,傻玩意还给人买感冒药,哈哈哈,你逗死我了。”

  晕,丢死人了:“你咋不早说。”

  李冰耸耸肩,无奈的说:“你也没问我啊,谁知道你下课就往出跑干啥去了。”

  眼珠子滴流一转,凑到李冰耳朵跟前:“那我是不是应该给她买个那啥,是七度少女空间的?还是苏菲亚弹力贴身,一夜保湿的?”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电视上天天放……

  “额,你要是送她这个,她得骂你流氓。”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关心她被。”

  关心她……之后的几节课我都没有心思学习了,满脑子都在想,关心她?怎么关心呢?是说几句话还是咋地呢,瞬间懵了。

  平常老瘠薄吹自己是情圣,等到了真正的关键时刻,却变成了情剩,一字差别的鸿沟竟是这么难跨越。

  学校改版了,早上跟晚上可以在家吃,中午必须在学校的食堂吃,我个人觉得他们可能光靠那点住宿生缴的伙食费根本不够干啥的,想方设法的讹我们这批走读生的一笔钱,美名其曰可以不耽误吃饭的时候抓紧学习。

  这钱交的呢,你可以去吃,也可以不去吃,嫌食堂菜难迟,你就自己带饭吃。

  就食堂那跟猪食一样的饭菜,我们男生都受不了,更何况这帮姑娘们了,所以我们几乎是交完钱以后食堂的门口在哪儿都不知道,全都自己带饭,中午在班里就解决了。

  钟不传拿出他的饭盒凑到我的跟前,说道:“耀阳来一起吃,我妈今天给我炖的大排骨,嘎嘎香,来,晴晴你也来一起哦。”

  钟不传这人吧有点自来熟,凑到我们跟前在动筷子之前给秦子晴夹了一块排骨,要我我就不好意思,我跟李冰能干出这事,跟秦子晴就干不出来,总感觉被秦子晴拒绝会是一件既尴尬又伤心的事情。

  喜欢一个人,总会莫名其妙的多想。

  “谢谢。”秦子晴笑了笑,捋了把边上的秀发,特淑女的吃了一口。

  一个女人吃东西熟不熟女你是能看出来的,笑不露齿,吃饭细嚼慢咽,谈吐优雅,这种女人一看气质就好,跟大家闺秀是的。

  那种笑起来龇着大牙,恨不得将嘴里的二十四颗牙全都露出来,整天嘻嘻哈哈的,吃饭的时候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一只手搭在膝盖上,边说话边用筷子指着你,呜嗷一顿白话,从来不在乎周围人怎么看她,没有错,这姑娘就是迟小娅,暂时先不说她,后面再说她的这种放飞自我的行为。

  “我妈妈给我做了红烧肉,咱们一起吃呗?”李冰也将饭盒拿了出来。

  “好吖,我爸爸给我做的茄子,咱们一起吃嘛。”秦子晴欣然同意。

  “好诶,要不以后咱们就这样一起吃吧,回头我回家里在偷个盘子出来,以后咱们就把菜结合到一起,这样就可以吃到四种不同样的菜啦。”钟不传越说越兴奋,两女也被他扇动的点头说好。

  接着钟不传对我说:“耀阳寻思屁呢,菜拿出来,咋滴舍不得给吃啊。你妈妈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我告诉你俩啊,耀阳的妈妈做饭可香了,以后带你俩去他家尝尝他妈妈的手艺。”

  “好呀。”二女欣然同意,并展现出强烈的要去我家的欲望。

  “耀阳把饭拿出来,吃啊,都饿了。”李冰拍了拍肚子,催促道。

  我低头看了眼自己盒饭,说道:“我不喜欢跟人一起吃东西,我个人洁癖挺严重的,你们吃的东西沾了口水,我受不了,你们吃,呵呵。”

  说完我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低头看了眼自己盒饭里的炒豆芽,闷头吃了起来。

  并不是我不想跟她们一起吃,能跟秦子晴一起吃饭是我的荣幸,可是我的菜实在是太次了,不好意思跟她们一起,本来我爸妈赚点钱就不容易,起早贪黑的,我妈在早餐店一顿忙乎,皮肤都没有以前好了,我爸业余时间还得去扛沙子,挺心疼他俩的,学校交了钱,我应该去学校吃的,可是同学都不去,碍于面子,我也就没去。

  我跟我妈说中午做的饭不用放肉,肉吃多了犯困,容易打磕碜,整点豆芽啥的就挺好,因为便宜啊。

  带着这样一种莫名的自卑感,我选择拒绝跟他们一起吃饭。

  不像钟不传,家里卖猪肉的,啥时候都能吃上排骨,而我们家,基本一个月吃一次排骨就算改善生活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