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满意的笑了,开启了大忽悠模式:“咱们班一共二十三男生,我盒里只剩十三根烟了,所以……”

  打了一个响指,钟不传呜嗷一声,抄起班里的扫地扫把,用他的公鸭嗓子开场道:“今天天气不错是风和日丽的,我们一会儿体育课心情挺爽的。”

  “宾狗!”我抢话接着说:“是的,一会儿大家体育课心情挺爽的,所以我准备来个大优惠!”

  “什么优惠呢?”钟不传这个托赶忙问道。

  “问得好。”我对他竖起大拇指:“今天凡是找我写作业的,一律两块,外加免费送一根利群香烟,你们有福气了哦,名额仅限十三个,报名从速,逾期不候!”

  说完,看着鸦雀无声的班里,心里直犯嘀咕,我跟钟不传唱了这么长时间的二人转,他们不会没听明白吧。

  钟不传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看着我,小声问道:“咋都没反应呢。”

  我眉头一皱:“不知道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就这样嘎嘎嘎嘎的过了一小会儿,陈辉突然问道:“写作业送一根烟是吗?咱都是同学,能不能便宜点。”

  “我擦,你这么一大老板,平日里喝饮料都得喝四块钱激活的选手,差这点钱吗?要不我将作业写好,借你抄也行,那样能便宜点。”我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心里普遍觉得,能有人代写,尽量还是不抄的好,一块钱都花了,就不怕那一块了。

  在陈辉的带动下,很快我便将兜里的香烟给卖光,同时却增加了写作业的负重量。

  看着自己面前多了十三章卷子,就有点头疼,好在大家都是一样的,只要认真做完一章卷子就可以了。

  兜里的烟瞬间变得空空的,摸着兜里鼓鼓的二十六块钱,突然觉得自己挺有钱的。

  十三块钱的烟,硬是让我翻了一倍的利润。

  当时一个暖壶就得二十多块钱,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还得去超市问问,但估计不便宜。

  在我们才上初一这么小的年纪,妈妈只给五毛钱买辣条的时代,二十多块钱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数额了。

  然而,暖壶还没买,就被钟不传给我误入歧途了。

  路过一家游戏厅的时候,钟不传说里面有个叫三国战纪的游戏可好玩了,要带我去玩。

  那时候自己学习挺好的,对历史比较感兴趣,又挺喜欢打游戏,我爸在家里不让我玩,这下冷不丁听钟不传说一嘴,就跟他进去了,寻思玩两块钱币子,玩完就回家。

  可是这游戏一玩就陷进去了。

  并且越玩越过瘾,然后就把时间给忘记了。

  钟不传用诸葛亮捡了一把寒冰剑,正在肆意的虐杀敌人,他说:“你给秦子晴送你的烟给卖了,我听李冰说小姑娘好像生气了。”

  我眼睛盯着屏幕,手疯狂的操控游戏杆,满不在乎的说:“一个破香烟而已,有啥可生气的,小姑娘就是矫情,甭理她,哎,是从这个门进去吗?给我整一把像你这么牛逼的剑。”

  “对,就是这个门,你跟住我,你也是的,卖烟干嘛当着她的面卖,咋不偷偷摸摸的卖呢,人家送你一盒烟,你不觉得挺珍贵的吗。”钟不传一边给我游戏指路,一边说关于秦子晴的事。

  “最开始我觉得也挺珍贵,后来转念想了想,其实无所谓,一盒烟而已,抽没了在送我呗,要是她不喜欢我,送再多东西也没啥用。”

  “也是。”钟不传认同的点点头。

  “光跟你唠嗑了,人都死了,还有币子没?”

  “没了,要不在去老板那换点?”

  “行,正爽着呢,换吧,钱在兜里呢自己拿。”

  然而我俩在不知不觉中将钱全都花了,二十六块软妹币瞬间就没了,钟不传挠挠头,懵了:“咋花的这么快?”

  我比他还懵:“这才玩了多一会儿就没了?”

  钟不传算了算:“也差不多了。”

  “我擦,那我得水壶怎么办?”

  “要不,我回家偷一个,就是有点旧。”钟不传也不好意思了,要不是他圈楞我玩,这钱根本花不了。而我也不怪他,自己也愿意玩。

  出游戏厅的时候,老板还笑眯眯的跟我俩说下次再来呢。

  现在分逼没有,欠了一屁股饥荒(作业),连根烟也都没有了,晚自习还没上成,明天还得被老师批斗,tmd,前一秒还幸福的跟什么似的,后一秒就傻的跟什么似的,哎,大起大落才是人生啊。

  没有招了,我就跟钟不传回他家偷暖壶,我特意嘱咐钟不传,要偷那种别太老的,显得年轻的,毕竟小姑娘用的,咋也得好看一点吧。

  No更oi新d最i。快wc上ic、

  我没跟他一起上楼,这种损事他来就好。

  片刻后,钟不传拿着暖壶下来了:“喏给你,这水壶质量嘎嘎的,特保温,我妈结婚的时候我爸送的。”

  看着上面写着一剪梅的梅花,以及两个翩翩起舞的小燕子,年代感扑面而来。

  他爸妈结婚的时候买的暖壶,那最少也得是十三年前了,这暖壶还能保温?我看开水进去倒出来的就得是凉水。

  我摇摇头,说道:“大哥,咱别闹,这水壶看上去是不是太老了一点?”

  “人家迟小娅也没说要不要老的,她只说让你陪她一个暖壶,你哪那么多事,要不要,不要我拿回去了,知道哥们偷这这个暖壶很有可能换来一场胖揍的危险么,距离上一次挨揍的画面,我到现在还没忘呢。”

  我哎的一声叹息,拍拍他的肩膀:“哥们,这暖壶都不说你挨揍的画面,要是拿到迟小娅那野蛮丫头面前,我可能都得挨揍。”

  “那你咋整啊。”

  “不知道,死马当活马医呗。”

  钟不传还挺够意思,他说:“今晚我也不睡了,上你家帮你抄卷子吧,分担一点,晚上在你家住了,我跟我妈说一声。”

  “妥了,你先在家等我吧,我去找迟小娅赴约了。”

  “哥们,一路顺风,如果可以的话帮我跟她要一张签名。”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