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门口等到学校打放学铃的时候,我才慢悠悠的往里走,期间碰到过李冰跟秦子晴,上去打了声招呼,说了声嗨,结果人家没理我,果然跟钟不传说的一样,这是我生气了。

  我也没功夫哄她,直奔教学楼后面的女生宿舍过去了。

  像个门神一样往女生宿舍门口一站,路过的女生对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偶尔碰见我们班女生了,她们问我来找谁,我酷酷的说一个朋友。

  她们笑呵呵的说秦子晴不住宿,我酷酷的说哥们也不找她啊。

  这种装酷的下场是什么,挺惨的。

  等了二十多分钟,女生宿舍门口都快没人的时候,我也没见到传说中的迟小娅,只有星星散散的个别女生拎着暖壶从开水房往回走,眼瞅着人就要走光了,她也没出来。

  该不会是这个心大的娘们给忘记了吧。

  也特么没准,这可就苦了我了,宿舍门要管,教学楼的门要管,我若是一走了之,回头她突然想起来在下楼没见到我,就该说我不遵守信用,找理由干我了。

  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耍酷,求我们班女生去宿舍喊一下迟小娅好了。

  这可特么怎么办,不想碰见熟人的时候一个劲的碰见,想碰见的时候一个熟人都特么没有。

  这就跟要去厕所拉屎一样,肚子疼得时候没坑,有坑的时候没纸,有坑又有纸的时候肚子一点都不疼,要老命了这不是。

  宿舍楼管的大妈都出来了,用着一口浓重的我不知道哪个地方的口音:“小伙砸,跑这嘎哈咧,几点钟啦,还不回去,你大人不着急噻。”

  正$版首发

  “阿姨,我找人。”我矜持的说道。

  “找人?找什么人?”大妈指着身后的楼说道:“这里是女生宿舍,你找谁啊?女朋友啊,这么小就处对象可是不好的哦,让你们老师知道了,你还有好果子吃嘛。”

  额……我发现这大妈是不是更年期,我就不能找同学了么,找女孩子就一定是女朋友?

  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我就让这大妈给我撵走了。

  这个郁闷。

  我没有走远,等着趁大妈进去以后,我抓紧机会,又跑了回来,双手放在嘴边大喊道:“迟小娅,你出来,我还你暖壶来了,迟小娅,你出来,我还你暖壶来了。”

  “嘿,你这个小娃娃怎么又来了。”大妈果不其然的又冲了出来,我俩瞬间纠缠在一块,她嗷嗷有力气,抱我就跟抱小鸡仔是的往出拎,我死死的抓着树不松手,拼了命的喊迟小娅的名字。

  从宿舍楼探出头的这帮女孩子见到这滑稽的一幕纷纷笑出了声,而我也基本确认迟小娅也听到了。

  女生宿舍里,一个穿着三角裤衩儿可哪晃的一丫头说:“丫丫,楼下有个男孩喊你名字诶。”

  “是吗?我瞅瞅。”迟小娅嚼着泡泡糖,从床上弹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见到来人是我后,嘀咕道:“这二逼还真的来了。”

  说完,便踏着拖鞋,穿着睡衣下楼了。

  “徐姨,他是我同学。”就在我差点让这老娘们给我腰整断的时候,迟小娅终于出现,她跟这个口中的徐姨关系挺好的样子。

  徐姨说:“哦哦,你同学呀,行,那你们聊,要封寝了,抓点紧啊。”

  迟小娅微微一笑:“妥了,徐姨。”

  “哎呦,疼死我了,见你一面真tm不容易,比唐曾西天取经还特么难。”我搓着泛红的手掌,嚎叫着。

  “我没想到你真的来了,还挺守信用的。”迟小娅双手背后,挺满意的看着我笑,别说这姑娘安静起来笑的时候也挺迷人的。

  “诺,给你,以后咱俩两清了。”我快速的将暖壶递给她就要跑,趁着天黑,她看不见这暖壶长得啥样,也就不会怪罪我了。

  “等会,你这暖壶咋这么旧,不是新买的?”怕啥来的,这丫头眼神咋这么好使,这么黑都能看清?一回头尴尬了,她手里有个手电筒正拿着照呢。

  “你可别小看这暖壶,虽然旧是旧了点,但是在保温,质量这一块,绝对哈尔滨的这个。”我伸出大拇指。

  “切,你骗三岁小孩呢,这玩意肯定是你从家偷来的。”是从家偷来的,但不是我从我家偷得。

  只见迟小娅顺手就将暖和给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了:“我不要这个破玩意,我要新的。”

  大叫一声“卧槽”,我都没有反应时间,暖壶砰的一声,摔细碎,我急了:“你不要还给我就是了,干嘛扔它啊?”

  “这破玩意留着干啥呀,上面还有一层秀。”

  “那是我哥们……我爸妈结婚时买的,老tm珍贵了。”钟不传他爸妈要知道他们结婚的定情物就这么牺牲了,不得给他捆树上揍袄。

  “又不是结婚戒指啥的,不重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就得改变改变你这种小农思想。”

  “喂,去哪儿?”

  迟小娅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就往超市走,让我最意外的一幕是她竟然牵着我的手,一点都没有那种男女授受不亲的觉悟感,估计她跟她班别的男生也这样吧。

  在迟小娅面前,她就像个爷们,我就像个娘们,太霸道了。

  我被她一路强行的拽进超市,此刻超市也没啥人了,就等着迟小娅买完就关门了。

  迟小娅带着我去看暖壶,眼睛瞄的都是七八十,上百的暖壶,我心想,这颗特么坏菜了,迟小娅明显穿的睡衣,连个兜都没有,绝对没有钱,而我兜里更是身无分文,我俩没有钱的两个人在超市这顿逛,最后算账的时候人家老板不得跟我俩拼命。

  不管前台那老板哈欠连天,迟小娅慢悠悠的逛着超市就跟逛街一样淡定,她随手拿起一个暖壶问我:“这个咋样,好看不?符合我的气质不?”

  我心想你有个屁的气质,嘴上却只能敷衍着,而且我的目的就是说服她不满,我装作认真的打量一番,摇摇头:“这个不好看,颜色太单一,与你这种古灵精怪的气质不像。”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