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鄙视的看了我一眼:“小农思想。”

  随后也不在理我,健洲叔已经将钱付过了,就等迟小娅的父亲来接她了。

  一辆黑色奔驰大气的停在公安局门口,车上下来一个穿的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路自带风的这种。

  她是迟小娅的父亲,名叫迟江霖。

  更3%新最T快上d酷l匠网V

  “老霖你咋才来,有人欺负你姑娘。”跟我一样,管自己的父母不叫爸妈,一进屋,迟小娅便率先诉苦。

  “你什么样我还不知道么。”迟江霖太了解自己的姑娘了,要是真的她受委屈了,不带这样跟自己撒娇的。

  迟小娅吐了吐舌头,迟江霖走到健洲叔那两个人交谈一阵子,并了解了事情的缘由。

  他宠溺的摸着迟小娅的头,说:“这孩子从小让我惯坏了,给警察同志添麻烦了,多少钱,我们给。”

  健洲叔说:“是我们家的孩子淘气,这钱我们拿了就行,快领孩子回去吧,另外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既然觉得不当讲还是别讲了。”迟小娅感觉他嘴里将要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

  “别插嘴。警察同志您说。”迟江霖训斥她一声,转而又笑眯眯的跟我健洲叔对话。

  “你家这孩子的脾气比男孩子还要厉害,今天敢砸人家车玻璃,来年就敢砸人家车。”

  真让我健洲叔说对了,后来的迟小娅确实给人家车砸了,不过砸的是我的车,我后来处了个对象,给她整急眼了,一个人拎着斧子,拿着大锤让我出去,说啥都要劈死我,我哪敢出去啊,就在车里躲着,将车门锁的死死的,任凭她大喊大叫,我就是不出去。

  然后她就爬我车上,对着我的前面玻璃挥舞的大锤子,各种砸,我只能无奈的看着车玻璃碎成蜘蛛纹。

  “呵呵,谢谢您警察同志,回家我一定好好说说小女。”迟江霖疑惑的扫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扔下一千块钱走了。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或许这一千块钱在我眼里挺多了,可在这帮大人眼里就不一样了。

  当我健洲叔拿着钱追出去的时候,人已经走光了。

  健洲叔对我说:“走,送你回家。”

  “叔,我自己回去吧。这事能不告诉我爸吗?”

  “这时候怕挨揍了?”

  “嗯呢呗,你也知道我爸那脾气,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您要是告诉他我惹事了,非得踢死我。”

  “我送你到家附近我在走,这么晚你自己回去我也不放心,哦,另外你把这钱明天上学还给那个小姑娘。”

  看着这么一笔巨额数字,我心动了:“叔,你看他都开奔驰,扔下一千块钱眼皮都不眨一下就跟扔一块钱似的,人家给你的,你就收了呗。”

  健洲叔笑了笑:“你还小,不懂,知道为啥人家扔下一千块钱吗?”

  “有钱任性。”

  健洲叔无奈的笑了笑:“到底还是小孩子,人家在了解事情经过后,在心里已经衡量过了,这一千块钱足够赔偿了,另外,我们今天不收他钱,你可能觉得没什么,在他看来无疑是一种人情,耀阳,叔告诉你,这世界人情是最难还的。”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时候其实根本不明白他说的这些道理,只是觉得很可惜,这一千多块钱够买多少个暖壶啊,呸呸呸,怎么又牵扯到暖壶身上了,我暗想最后一次,明天把钱还给迟小娅说啥不给她扯了。

  张健洲就比我大了十多岁,管他叫哥也行,叫叔也行,但他管我爸叫浩哥,跟我爸平辈,我就得叫他叔。

  我挺佩服他的,我妈说他这些年没结婚,就是在等一个女孩,当初他用他的那点微薄工资不仅给女友供出大学,还找关系送到了国外,现在一直没结婚,就等她回来呢。

  “真不用我进去跟你爸说说啊?”

  “不用叔,我就说在班写作业了,整不好他现在睡着了呢,我悄悄的回去。”

  “行,注意安全。”

  “嗯呢。拜拜叔,那个钱等我以后挣钱了还你,您千万别告诉我爸妈。”

  “熊玩意。”健洲叔笑了笑,开着警车离开了。

  “真酷啊。”我二逼呵呵的对他敬了一个礼。

  蹑手蹑脚的回到家,发现灯已经关了,我松了口气,还好我爸妈睡了。

  正当我悄悄的走到我门口的时候,灯咔嚓一下就亮了,我心想完了!

  我爸正一脸怒气的坐在客厅里,我妈披着衣服也出来了。

  “上哪了。”我爸没带人类感情色彩冰冷的说出这三个让我哆嗦的话。

  “在班刚写完作业出来。”

  “哦,刚写完作业啊,你过来。”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身子不自觉的开始发抖,果然我刚到我爸身边就让我爸一脚给我踹了过去:“特么的十一点多了,你们学校大门都关了,你告诉我你在学校学习?”

  “我是翻墙出来的。”我仍然嘴硬着,殊不知我爸跟我妈因为担心我早就去了学校,并在周围找我都找疯了,后来钟不传见瞒不住了就把我的事告诉我爸妈了。

  本来他们觉得没啥,给人家暖壶打碎了,赔偿人家一个新暖壶天经地义的事,他现在生气就生气在我撒谎。

  一个孩子,尤其男孩不管你怎样淘气都行,本质别坏就可以。

  “你之前偷摸抽烟,我不揍你,这次撒谎我也不揍你,这两次我给你攒着,看在钟昊延在咱们家的份上,我给你点面子,下次在犯错误,你就等着三次的揍一起挨就完了。”我爸说完,气哄哄的进屋了。

  而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脚就完事了?他这么快就转性了?后来我才知道,在我回来之前,我妈已经给我爸做完思想工作了,他听后也觉得有道理,孩子越打越皮实……现在一顿揍,父子之间的感情越揍越凉,以后他老了揍不动我,咋办?

  我妈这次没站在我这边,而是坐在椅子上,说道:“我让你起来了吗?给我跪到天亮,小孩子不学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