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见到我妈这样,在我的印象里,她一直是温柔美如画的这种女人,对我更是宠爱有加,今天突然火了,让我措手不及。

  “妈……”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样的儿子,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我妈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根柳树条子,对着我一顿抽。

  啪~啪~啪~不过画面突然变了,我妈对着地面一顿猛抽,见我还在发呆,小声的说:“儿子喊疼啊。”

  pJ)G

  我瞬间就明白我妈是啥意思了,嘴里连忙大喊着:“妈,疼,疼死我了,哎呦喂……”

  “让你不听话,让你惹你爸生气,以后还敢不敢了。”我妈嘴里说的恶狠狠的,背对着我爸那屋的门,脸上却是露出一副小奸诈的表情,跟我配合着演着苦情戏。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妈。”我用哭腔说道,手上偷偷的对我妈竖起大拇指。

  “那个,差不多行了,孩子明天还得上学,睡觉吧。”打了一会儿,我爸终于听不下去了,开门说了一句,我对我妈挑了挑眉头,我妈对我眨了眨眼睛。

  得到我爸的允许,我可以回我的卧室去了,这个死钟不传,竟然出卖我,我刚想找他算账,却发现这货已经睡着了。

  哥们在外面水深火热的,你这觉睡得连哈喇子都出来了,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当我走进他的时候,却发现这货是抱着一沓厚厚的卷子,并且上面有的题已经全部做完了,他在我旁边留了一张纸条:“耀阳,实在瞒不住了,你爸去学校找你了,书上能找到的题,我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太有难度了,等你回来写吧,我睡觉了,晚安好梦!”

  我瞬间就没啥脾气了,无奈的拿起笔跟纸,不停的演算那些没做的题,写了一会儿,困神就来找我了,周公这老逼蹬说啥要找我聊聊天,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当时就寻思要不睡觉得了,总是晚上影响自己长身体,本来就特么矮。

  后来一寻思不行,要是作业做不完,明天那帮小子要求退钱,我也没钱退啊。

  咬咬牙还是继续写吧,反正也快做完了。

  再一扭头见钟不传睡得那叫一个香啊,我顿时心里就不平衡了,当下放下笔,轻轻地推了推他,他迷迷糊糊的眯出半只眼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耀阳你回来了。”

  “嗯呢,回来了呗,起来了呃,别睡了,跟你说点事。”

  “嗯嗯。”这货对我心里有愧,披着被子,眼屎糊了满眼睛,愣是没睁开。

  “你听着,现在穿衣服跟我走。”

  “好。”他见我郑重其事的说话,立刻将小眼镜睁开,随手一拔楞眼屎,世界顿时清晰,钟不传套着外套跟我往出走:“是跟谁干起来了吗?咱俩现在去偷袭他,用不用带什么武器。”

  “武器我已经拿着了,在我兜里。”

  “难道是枪?”钟不传眉头一皱:“不好吧,咱俩这么小,虽然说杀人不犯法,但这是不是玩的太大了一点。”

  “遇到这种情况就得用这个。”

  东北的凌晨三点钟,小风搜搜的刮着,已经十月底了,天气不在暖壶,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滴滴答答的打落在我俩的小平上,钟不传看着眼前WC男三个打字倍感无语:“耀阳,别特么告诉老子你大半夜把我叫醒,整的我热血澎湃不是干仗,而是蹲坑!”

  星光照亮我愈发帅气的侧脸,什么都没说,直接钻进厕所里,留给钟不传一个孤独的背影。

  “我*你大爷,拉个屎你也得整的这么忧郁颓废。”钟不传已经被我忽悠到厕所里来了,便只好跟我一起蹲一会儿,他同样忧郁的仰望天空45度角:“耀阳,此时此情,我想吟诗一首。”

  “曰(yue)。”

  “脚踏黄河两岸,手拿秘密文件,前面激光扫射,后面炮灰连天。”为了应景,他还特意放了一个屁。

  “好湿,好湿。”

  “那是!你听说了吗,咱班陈辉要在初一立棍。”钟不传话锋一转,突然说道。

  “立立呗,跟我说啥。”

  “这不是光拉屎蹲坑累么,随便聊两句嘛,他今天还来找我了,问我加不加入他们。”

  “多些人呐就立棍。”

  “应该是二班亢鹏飞,四班王卓,五班李方霖。六班苏胡。加上咱们一班李辉,他们都捧李辉当大哥呗。”

  “那三班呢?谁说话比较硬?”

  “三班最叼的就是那天跟在迟小娅身后的陈业兴,不过他们班不是他说的算,而是迟小娅算的话,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他们这帮人要跟初三初四的学,整一帮人,抱个团,立个棍啥的。”钟不传砸吧砸吧嘴,龇牙说道。

  “那他们找你是啥意思?”

  “他那意思就是他们六个人是最牛逼的,找我们这群人就相当于二线打手,小弟啥的呗。”

  “那死活不能干啊,他算干啥的,你咋拒绝他的。”

  钟不传乐了:“你咋知道我拒绝他了捏。”

  “废特么话,你是我马仔,咋能跟别人混呢。”

  “去你大爷的,我是你大哥。”

  “你把舌头滤直了好好说。”我将兜里的秘密文件掏了出来,拿在手里晃了晃。

  “你是我哥,嘿嘿。”钟不传立马改口,我这才给他撕了点卫生纸。

  钟不传说:“我跟他说,我对这事没兴趣,不想打仗,也不想加入组织,让他们自己玩呗。”

  上学那会儿,初三有一个帮派,初四有一个帮派,初二比较散,初一就喜欢跟着学……现在回头想想那时候挺幼稚的,可当时不觉得,当时就感觉这群人走到哪里都挺拉风,挺牛逼的一帮人,一般人还真不敢惹。

  当时在厕所里跟钟不传我俩就相当于闲聊,也没太当回事,聊一嘴就过去了,期间陈辉倒是来找过我说说这事,我笑呵呵的对他说你是我们班老大,绝逼挺你,我跟咱们班的人都很支持你。

  对于我的委婉拒绝,陈辉有些不乐意了,说了声草之后,就没跟我说话了。

  同时还有一个好几天没跟我说话的人,就是秦子晴,她对于我的公开卖烟这事感到很不满。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