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理我,我也没打算理她,小姑娘不能太贯彻,虽然我喜欢你不假,但你也不是女朋友,我没必要啥时候都看你脸色,我非常不喜欢太矫情的小姑娘。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学校风平浪静的,白天上课的上课,睡觉的睡觉,看小说的看小说,接话茬的接话茬,挨揍的挨揍,与它学校没什么两样,我们都在演绎着青春。

  我爸忍了我两次,却在第三次的时候没忍我,因为我犯了一个挺大的错误,我爸妈合计准备不干早餐店了,准备让我干爹自己干,两个人一起干活,虽然挣点钱,分吧分吧也没剩啥玩意,他想自己在研究点什么事业。

  我爸的一位好朋友,铂叔给我爸找了一个煤矿的活,去那里当个小领导啥的,一个月万八的,我爸挺心动,就挺想去的,他的意思呢就是给我妈在学校对面开个小卖店,瞬间整个快递占点,他去煤矿那边,这样我家就能挣更多的钱了。

  (看正r…版f章;。节上_9HM

  可我妈不同意,煤矿一整就冒出个塌陷的新闻来,她不放心,不让我爸去,两个人还在商量着,嘴上长满了火炮,都是没钱给愁的。

  自己那时候也确实不懂事了,因为本来可以享受一个不错的假期,却因为有领导下来检查,硬是让我们在周六本该放假的日子上课。

  做为学生来说,甭管你学校多优秀,没人不想放假。

  当时这事闹的学校哀怨四起,却全都让老师给吓住了,灭绝老尼板着脸,抱着肩膀在台上:“都给我闭嘴,人家别的班都没事,怎么到咱们班就这么多话,我告诉你们,尤其咱们班那几个典型,都安安稳稳的,敢给我惹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班里的典型说的就是我钟不传以及陈辉臭屁闻他们。

  正处在叛逆时期的我们越是不让我们干的事,我们就愿意干,总是想要投机取巧,挑战各种不服。

  说白了,就是tm不懂事,调皮呗。

  中午的时候,是停车场最安静的时候,领导人已经在老师校长的陪同下进行巡视,而我跟钟不传趁着上厕所的功夫来到这些领导人的车子旁边,我俩四周望了望蹲在车里里面,太恨他们了,周一到周五哪天来不行,非得周六来?占据学生难得假期这就是死罪!

  为了报复他们,我跟钟不传说:“敢不敢给他车划了。”

  钟不传更是不屑一笑:“耀阳,你敢我就敢。”

  我俩几乎都没什么犹豫,拿着小石子对着这车的侧门划出长长的一道长长的印。

  钟不传还留了一张纸条:“小爷到此一游。”

  随后我俩蹭蹭蹭的跑了,真特么解气。

  当时我俩是解气了,后面钱就遭罪了。

  我以为我俩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觉,没人会发现,可我还忽略了一个叫监控器的东西……

  我俩划完就往班跑,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时不时互相瞅两眼捂嘴偷笑,心情那叫一个爽。

  这时候的老师都忙着去舔那些领导人了,班里也没有老师,全都在上自习,秦子晴跟李冰两个人假借学习之名,在聊我们初一最近很火的陈辉那帮人,他们组建的小团体叫洪兴,嗯呢,正是当时风靡一时的古惑仔,洪兴,非常的没有创意,却让他们感觉自己好像就是那群古惑仔里的人。

  后来古惑仔为什么禁拍了,就是误导了很多这样的青少年,教唆他们犯罪。

  陈辉虽然是这伙人里捧的老大,但他说自己是山鸡,不是陈浩南,天天说着山鸡那句经典的台词,我叫山鸡,鸡*的鸡。在我看来他就是一山驴逼。

  女孩子,尤其是初一到高中这一阶段,对于这种能打能混的男生有着格外的盲目崇拜感,茶余饭后都是他们那点破事,比如谁跟谁干起来了,在哪干的,给谁揍了。

  陈辉突然就火了,成了咱们初一的风云人物,话题人物,就连秦子晴都开始对他有点爱慕了。

  然后我就更生气了,这种生气来源于生闷气,人家也不是我对象也不是女朋友的,跟人家生不到气,我就有一种想跟陈辉干一仗的冲动,可他现在确实太火太牛逼了,干肯定干不过,到时候还得丢人。

  砰的一声,门让人推开了,陈辉本能的以为是有人不服他,来踢班的,拎着凳子就站起来了。

  灭绝老尼走路自带风,怒气值从表情上来看就已经是满格了,她看着陈辉,怒骂道:“你上课不学习往那站着干啥呢,拎个棍子显你呢,咋的,要打老师?”

  陈辉嘿嘿一笑,尴尬的挠挠头:“没没,我以为别的班的人来咱们班惹事呢。”

  “呵呵呵。”班里的人纷纷笑了起来。

  我tm就不理解了,笑点在哪?陈辉笑,你们就笑,陈辉生气,你们就不敢吱声?骨气呢都,草。

  你们也可以说我是羡慕陈辉的,但我就是不承认。

  回归正题,灭绝老尼一个双手抱肩,眼睛瞪的滴流圆,恨不得要喷火的样子很好的给我们震慑到了,班里硬是每一个敢大喘气的,她不说话,我们也都不说话,有的低头看书,有的低头写作业,像我跟陈辉钟不传我们这种人就直接四仰八叉的看着灭绝老尼,看看是啥意思。

  后来转念一想,不对,我学校比他们好,我应该是拿着书本看书的存在才是。

  “都把书给我往旁边放一放,我说个事。”

  班里鸦雀无声,纷纷坐的笔直。

  灭绝老尼的凶狠,是整个年级都出了名的,谁敢惹她,揪脸蛋子侧大嘴巴子那都是皮毛对于她来说。

  “咱们学校来的领导的车子让人给刮了,是不是咱们班同学干的?”她的气场特别足,说完用凌厉的眼神扫过班里的每一位同学,钟不传非常的自信,咧着大牙花子冲她乐,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我也挺淡定的,没什么表情,可我俩心里都在暗爽,该,气死你们这帮逼,让你们把我们的假期给占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