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绝老尼差点让我气死,对着我一阵臭骂,给我骂的狗血淋头,我低着头也没敢吱声。

  秦子晴此刻的表情异常纠结,同样在那低着头不语。

  灭绝老尼骂了我一会儿后,说一句叫你父母过来后,便咣的一声摔门出去了。

  现在的老师都有父母们的微信,想找我爸妈一个微信就解决了。

  我在班里就像等待判刑一样煎熬,我爸之前也说了,可以容忍我一次,两次,第三次在犯错误的话,就要连着前两次一起揍了。

  钟不传想要去找秦子晴要个说法,被我拦住了,此刻我不想在跟这个女人说话,甚至在心里竟然对她有了一丝厌恶感,我究竟得瞎成什么样子,才会喜欢她这么久。

  呵呵!

  我永远忘不了我爹来我们班级时候的样子,在十月底的天气里,东北这边其实很冷了,他刚往六楼扛了一早上的沙子,浑身是汗,就穿着一件跨栏背心跟一条大裤衩子,配着一双小拖鞋就进来了,身上还有大泥点子,黄不拉几的。

  人家我妈喜欢穿牛仔裤配着帆布县,告诉我年轻。

  我爸就喜欢穿着大裤衩子配着大拖鞋,告诉我妈那是情侣装。

  回归正题,当时见我爸这幅样子,第一感觉就是丢人,在我同学面前最起码也得穿的干干净净,整这一出就来了,丢死人了。

  我不知道的是,当时我给我爸气的都快要吐血了,一心就想过来薅我一顿,其它任何想法没有,对于他的这种豪放不羁,不在乎世人的眼光行为,做为儿子挺无奈。

  不用寻思,我出门之后,肯定不少嘲笑我的。

  下面我以一个非常规的写作手法,让大家感受一下我当时被打的有多惨。

  当我出去后,班里面瞬间炸了。

  “那就是张耀阳他爸吗?怎么穿的这么破。”

  “穷呗,还能说啥,平常在班里老装逼,想不到这么穷的。”

  “哈哈,你看见他爸那出了么,活脱脱的一个臭打工的,你说是谁一天天给他勇气装篮子的呢?”

  听到这些刺耳的话,钟不传瞬间火了,抄起桌子上的书刚要对着说话的那些人扔过去,却被秦子晴抢先一步,只见这个平日里性格极其温顺的丫头突然起身怒了:“都闭嘴,一个个是不是闲的!”

  秦子晴现在什么身份,那是有大哥陈辉罩着的女人,得罪她,就等于得罪陈辉。

  她一说话,别人都不敢吱声了。

  这时候陈辉也站起来了:“行了都,闭嘴吧,好不好,咱们出了这么大的事,别人已经笑话咱们班了,咱们班自己人在笑话自己人,说出去丢人知道不,团结一些!”

  他说的这些话让班里顿时一愣,心里感觉这真是一个好大哥啊,刚才还跟我打的要死要活的,现在就出来帮我说话,瞬间收获不少好评。

  可钟不传却听出了门道,这表面上是帮我说话,其实不就是在嘲讽我给班级丢人丢到整个学校去了么。

  灭绝老尼听到班里突然炸了,也走了进来,告诉大家自己上自习,不许在出声了,并临时任命陈辉与秦子晴为两位男女大班长,负责管理班级纪律。

  接下来重要的一幕出现了,班里面很安静很安静,甚至掉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所有人都在想着我出去后会是面临什么样的结果。

  你就听吧,走廊传来“啪”的一声,重重的耳光,特别特别的响亮。

  )+8

  当时伴随着这一声啪的响声,秦子晴浑身一抖,灭绝老尼瞬间冲了出来。

  没错,我爸仅用一个嘴巴子就给我抽倒了,他气的浑身直哆嗦:“三天不惹事,两天早早的,连车都敢划了!”

  我爸给我打哭了,捂着脸蜷缩在地上不敢起来,我爸就要过来拎我接着揍。

  看这样子,我爸不给我腿打折是饶不了我了。

  就在这时,一个最让我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平常里恨我恨的牙痒痒的灭绝老尼此刻却突然挡在我身边,拉着我爸说:“怎么打孩子呢,他这么小,正处在叛逆,淘气期间,做大人我们做老师的应做及时沟通。”

  “你等我回家的。”我爸指着我凶狠的说了一句,然后跟老师离开了。

  此刻我是愿意叫她一句老师的,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么维护我。

  突然她就把我感动到了,看着他俩开后,我的一颗心没有放下来,反而悬的更厉害了,当时我就在想,那些人会不会告我,学校会不会开除我,突然间我变得很恐慌,变得极其后悔,非常后悔。

  我一个任性的行为,竟然会带来这样的烦心事,再也没有刚才给人家车划了的那种爽感,满脑子都是悔恨。

  我冲了过去,跟着我爸他们一起找到那个被我车子划坏的领导人的面前,透过门缝,我看到了里面的一切。

  只见我爸正一脸歉意,微微弯着身子,不停的跟人家道歉,不停的说着好话,脾气倔如牛的他,正卑躬屈膝着。

  我从来不道歉,觉得那是一件丢人丢自尊,男人不该干的事,所以长这么大,我没有跟人道歉过,迟小娅那次让我道歉,我也仅仅是为了敷衍她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所谓的意义上的道歉。

  而我爸,这个年过四十的男人,竟为了我跟人道歉,放弃了做为男人应该有的一切尊严。

  眼泪再也遏制不住的哗哗往下流。

  后来我妈也来了,最后那个领导人也没想着为难我,最后车子拉到4S店去修,车门子重新喷漆,花了五千多块钱。

  我这任性的一划,瞬间就让家里损失五千多。

  “真的给您添麻烦了,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育我儿子,对不起。”我爸妈再次给人家弯腰道歉。

  “小孩子淘气可以,可思想上要是有问题,就不对了。”

  我爸听完这句话眼角抽了抽,因为这个人再说我思想败坏,我爸不乐意了,却只能说:“是我没教好。”

  随后这个领导人也没再说什么,离开了。

  事情还不算晚,出了门,我爸连看都没看我,就走了,我妈说了句“收拾书包,跟我回家!”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