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跳完一首歌又来一首歌,越玩越兴奋,而我看的也是越来越兴奋,都情不自禁的发出尖叫声了。

  香汗淋漓的她一甩秀发,将头发上的皮套摘了下来,头发如瀑布一样散落下来,走到我跟前气喘吁吁的问道:“跳的怎么样,是不是都看呆了。”

  跳的挺好的,但我不愿意夸她:“还行,凑合看。”

  “掌声哪里的去了(liao)?”

  啪!啪!啪!

  我象征性的鼓鼓掌。

  “呵呵,请你喝的。”迟小娅跑到前台买了两瓶可乐,随手扔给我一瓶,大大咧咧的往出走。

  哎,自己也是特么贱,说好的不想跟她扯关系的呢,咋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人家后屁股出去了,难道就因为一瓶可乐吗?

  别说,这可乐挺好喝的,香啊。

  我俩这么一前一后的在马路牙子上瞎晃,她突然回头笑呵呵的问我:“不是不愿意跟我来往么,还跟着我干啥。”

  “呃……”我一愣,好像是啊,我跟她走干嘛?于是我转身回去了。

  “喂,还真走了啊,这么小气。”

  “那个,钟不传把钱给你了吗?”停住脚猪,转身问道。

  “给了,你们咋想的,给你们钱为啥不要。”迟小娅拍拍自己的兜,问道。

  “人穷志不穷,理由我已经说过了,不想再说第二遍,省的闹的大家都不愉快,你的钱为什么揣你兜里,不给你爸爸?”

  “他的钱不就是我的钱喽,还有烟没?给我来一根。”

  “兜里就最后那根烟了,刚才还被你抢走了。”我一想她说的好像也对,也没管这钱她要怎么花。

  “那我们去买一盒。”迟小娅指了指超市。

  我没动弹,谁特么跟你去,去了还得熊我花钱,满兜就五块钱,刚才打币子都花完了。

  “走啊,愣在那里干嘛,不用你花钱,抠样。”见我不动弹,她又催促一声,眼神里带点鄙视。

  哎,这就对了嘛,不用我花钱我还是乐意陪你进去的,没准还能混根烟啥的。

  这女的买了一盒十块钱的软长白,豪放不羁的抽了起来。

  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她抽烟的样子我一点都不烦。

  我在她旁边蹲了下去,等着她能给我来一根烟啥的。

  等了半天,她除了时不时的向我挑衅的吐了一口烟,完全没有下文了。

  我决定点她一下:“咳咳,我烟瘾犯了。”

  “昂,然后呢?”

  “我刚才最后的那根烟让你抽了。”

  “昂,所以呢?”

  草,这是跟我俩装傻呢,我索性也不废话,直接欲抢她嘴里的香烟,她就往后躲,我俩闹了一会儿,她哈哈大笑道:“死样吧,想抽烟直接说呗,拐弯抹角的也能叫个爷们。”

  “我是不是爷们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就你呀?真不是。”她挺不屑的摇摇头。

  “我干啥我就不是了,要不咱俩去试试。”我指着对面的宾馆挺来气的说道。

  “就你那样,算了吧,说真的,是不是连对象都没有?女孩子的手都没签过?”

  “我干啥没牵过,就咱学校里的那些小姑娘,我说牵……”

  后面的牛逼还没吹完呢,迟小娅就突然的强行牵过我的手,微笑着看着我,我瞬间就愣住了,心脏砰砰砰的跳着,感觉就要跟跳出来似的。

  她的手好温暖,我感觉自己恋爱了,原来牵女孩子的手是这样的感觉。

  迟小娅说滴没错,我真没牵过别的女孩子的手,别看我平常挺放荡不羁的一个人,在感情这一块还是个菜鸟。

  曾经梦寐以求的想要牵秦子晴的手,那是在梦里幻想过的事情啊。

  如今却牵起了迟小娅的手,这个女孩子痞了一点,调皮了一些,不过这手感,真好。

  似乎跟她处对象好像也不错诶,长得挺好看的,越看越顺眼这种。

  哎?我在想什么呢。张耀阳,醒醒,别特么犯花痴,说好的离她远点呢。

  “手抖什么呀,害羞呀。”迟小娅像个老爷们是的调戏我。

  “没抖,刚才游戏打多的事。”我强行辩解道,要是让她知道我这是不好意思了,不得埋汰死,本来她就说我是个娘们,擦。

  迟小娅笑容更甚,格外迷人,她一只手抓着我么不是,另外一只手捏过我的下巴,对我吹了口气,随即一点一点凑了过去。

  卧槽?这是要亲我啊。我还没做好准备。

  阳哥的初吻可还在,怎么办,怎么办。

  难道就要交给她了么,我心里愿意还是不愿意啊。

  `,更新&T最{%快M上1{

  算了,亲一下好像也没啥……

  于是我闭上了眼睛,紧接着就听见哈哈大笑的声音,我一睁眼睛,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迟小娅笑的前仰后翻:“哈哈哈,你逗死我了。”

  “草。”伤心了,我起身就走。这次迟小娅倒是没拦着我了,她说:“张耀阳,你考虑一下,做我小媳妇怎么样,我做你小老公,以后天天给你买可乐。”

  “哥屋摁衮!”我对她竖起中指,耍我一次,还能让你耍第二次么。

  “真的不考虑一下下?”

  “考虑你妹。”

  “哈哈哈。”迟小娅都要乐死了,这个爱捉弄的人丫头,我好端端的招惹她干嘛,真是闲的。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我回家的这一路,满脑子都是她刚刚那没心没肺的笑容……

  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儿,在这个秋天即将入冬的季节,乱撞般的冲进我的心里,而那时自己并不是很懂爱情,对于感情这一块,也处在懵懂的状态下。

  ……

  学校里,秦子晴走到钟不传身边,说道:“你知道张耀阳的家住在哪里吗?”

  “不知道。”钟不传挺生秦子晴的气,对她也没之前那么好了,钟不传是一个可以在女人跟兄弟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兄弟的那种傻男孩儿。

  “你肯定知道的,你俩关系那么好。”

  钟不传换了一个姿势,抬头瞅着她,一脸的不解:“不是,我知道不知道的跟你有啥关系,你跟那个阿辉玩的不是挺好的,都已经给耀阳整的那么惨了,你还打听他干啥,咋滴,想上人家里整他呗,嘲笑他呗,看热闹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