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嫌埋汰,我是害怕它们。”秦子晴指了指我家院子里的大鹅,心有余悸的说道,像她这种小姑娘对于大鹅的概念,仅仅停留在酸菜炖大鹅,在饭店吃过的概念,哪能见到真的大鹅呢。

  现在基本是个人都能住的起楼房的年代,谁还会养大鹅。

  原来她是在害怕这个,我跟钟不传两个人奋力将大鹅圈好,秦子晴这才走进来,但还是本能的不去踩那些动物屎。

  还真不是人姑娘矫情,有选择的话,我也不愿意在这里住。

  “哎呀,我临时想起一件事,我妈还让我给她买味精回去呢,擦,我先走了,耀阳一会儿你给秦子晴送回去袄。”钟不传一拍脑袋,懊恼的说了一句,随后悄悄对我眨了眨眼睛,跑了。

  现场就只剩我们两个人尴尬的对视着。

  率先开口的是我:“既然没走,就进屋里坐会吧,外面脏。”

  秦子晴进了我的家里就在好奇的打量着,我想她根本不知道啥叫炕。

  秦子晴感觉有点冷,我便让她脱了鞋子将脚伸进被褥里,我则是出去抱了把柴火进来,俗称烧炕。

  不一会儿,炕就热乎起来了:“是不是暖和多了?我告诉你,睡炕比你们在家睡电褥子强多了,那玩意有辐射,睡时间久了人发虚,而且床还太软了,干一天活回家腰都直不起来。”

  “真的很暖壶诶,我都恨不得钻被窝了。”要不是这丫头挺害羞的,真可以让她感受一下。

  “呵呵。”我低头笑了笑,专心致志的烧柴火。

  :最新、章D。节0G上&

  “你从小就在这里住吗?”秦子晴问。

  “以前也在住楼房,后来就来这里住了。”

  “啊,是你爸爸喜欢赌博给钱输光了吗?”

  “我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

  秦子晴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精装的小本子,她说:“这是这些天老师讲的重要的课堂笔记,重点我都给划下来了,你看看。”

  “不需要,我这么聪明一人,即使一个月不去上学,照样能考挺好。”

  “这是英语笔记诶,我没记错的话你英语各位数哦。”秦子晴见我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生气,心情好了不少,语气也轻松不少。

  “那就更不用了,英语我根本看不懂。”这是大实话。

  “我可以教你啊,我决定了,以后我教你英语,你教我数学好不好。”秦子晴笑着说道。

  “不好,数学有老师教你就够了。”

  “张耀阳你这还是生我气呢是不。”秦子晴有些小委屈,有些不开心。

  “生气,我也不能打你,啥用。”

  “额,你能听我解释么。”

  窗外下起了小雨,她一时半会离不开,我又将灶坑里填了一把柴火,方才说道:“你现在坐在炕上暖和了吗?”

  秦子晴点点头:“暖和了,就是有点动手。”

  “来,伸过来。”我示意她将手放在我的手上,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说这话,可能就从迟小娅牵完我的手开始,我就有一种自信。

  秦子晴犹豫半秒,最终将手伸了过来,我没有做猥琐的动手,只是真的觉得她手挺凉:“是挺凉的。”

  “嗯。”

  随即我伸开她的手,说道:“我现在的心就跟你这双手一样冰凉,一会儿雨停了,你就走吧。”

  秦子晴愣住,缓了半天才知道我要表达的意思,只见她将手凑到灶坑跟前,说道:“这团柴火就像天上的太阳,你说过只要离它近一些,就能感到温暖。”

  “可是这团火给我烧伤了,我不想靠近它了。”

  秦子晴突然不说话了,一层雾在眼睛里出来了,身子开始抖,紧接着她强忍着眼泪,从包里翻出一盒烟利群递给我:“路上来的时候给你买的,钟不传管我要,我都没给他,这下你还能不能靠近这团火了?”

  玛德,这明显是要用钱征服我啊,阳哥什么人,岂能是这一盒小小的利群就能征服的?太侮辱人了!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告诉你哥们就不是为钱而卑躬屈膝的男人!”我愤怒的质问道。

  “再加个这个,能不能靠近!”见我不说话,秦子晴又将包里拿出来一盒我最爱吃的口香糖。

  “今晚我tm是你的人,草,尽情的侮辱我。”画面一转,我被征服了。

  “哈哈哈,张耀阳你逗死我了。”秦子晴大笑着说道:“钟不传教我这招果然好使。”

  原来来的路上钟不传就告诉秦子晴了,我这人视财如命,不用说什么道歉的话,一盒烟就让他规矩的唱征服。

  这种性格来源于我每天给他们写作业换酬劳,长期导致的。

  也正是因为这爱钱的性格,让我在以后吃了一个大亏,犯了特大的一个错误。

  哎,说远了,先说当下。

  秦子晴高兴的笑了笑:“瞅你那没出息的样。”

  迫不及待的撕开一盒烟,敲出一根烟,赶忙对着灶坑里的火点了一根,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句“我乐意。”

  雨,突然间的就停了,看着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空,秦子晴说:“很晚了,再不回去我爸妈该担心了。”

  “好,我送你。”将地上的碎柴火清扫干净,用铁片挡住灶坑的口,锁好门便与她一同往出走。

  秦子晴有话要跟我说,也就没拒绝我,另一个她也是真的怕黑。

  我骑着她的单车驮着她说了句:“你挺胖啊。”

  “会不会说话,我还没到90呢,刚才钟不传还说我在车上就跟没有似的,完全感受不到重量。”秦子晴嘟着嘴,捋了一下耳边的头发。

  其实我也想说她挺轻的来的,话到了嘴边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你挺胖,有话不会好好说,哎。

  秦子晴也没抓我衣服,一直抓着车垫子,完了我就故意挑坑坑洼洼的地面骑,一颠她,她就得抓我衣服,我心里在偷笑。

  其实,从她刚才出现在我家门口的时候,我就不生她气了,惊讶之余心里在偷笑,这是不是说明她还很在乎我这个朋友,否则围绕她的人那么多,又怎么可能过来找我呢,少我一个,多我一个又何妨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