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车子停在她家楼下的时候,秦子晴从车上跳了下去,推着她的单车驻足望我:“张耀阳,如果我之前的行为给你带来伤害的话,真心向你说一句对不起,但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你是个男孩子,你将心比心一下,如果是你父亲的车被划了,你什么心情,你淘气一些,打架斗狠一些都没关系,你们男生都这样,可是你划人家车子就是品德的问题了,我不想看着你变坏,也不想看你做错事逃避,这不是我心中的张耀阳。”

  “说说看你心中的张耀阳是啥样的。”我无比期待着她的回答。

  “……是个傻瓜。”秦子晴大笑一声,对我吐了吐舌头,反身跑回进屋子里。

  我在原地咧嘴笑了,看了眼她的自行车,想了想就跑去给她的车带气放了。

  完事之后,摆摆手,吹着口哨回家了。

  下雨之后的哈尔滨变得格外清冷,路上几乎没什么人,不远处只有些星星火火的灯在闪烁,顺眼望去,这个点,饭店开始上人,人们开始吃饭,应酬,然后醉生梦死在酒桌里。

  家中我爸妈还没回来,我又抱了些柴火,给他们的炕也烧了,回来的时候我爸妈特满意的看着我,我妈说:“儿子,你们老师来电话了,明天就能去上学了。”

  “太好了。”一向厌学的我,很兴奋的叫了一声,太久没去学校了,想念这帮同学们了都。

  “这次去可不能惹事了。”我爸点了根烟,说道:“我跟你妈在你们学校准备开个小卖店,你们学校有抽烟的那些男生就让他们上咱家店里买,知道不。”

  “那绝对的啊。”我拍着胸脯保证着,那帮人能不能来买就不一定了,我的人缘不咋滴,估计还没陈辉一半的好,陈辉那帮人可是抽烟的主力,如果关系没恶化,还差不多。

  事情就这样轻松的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来到秦子晴家楼下,等了一小会儿,就看见她从楼下下来,走到自己的自行车那,傻眼了,完了蹲在地上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笑呵呵的走过去:“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Y

  秦子晴惊喜的看着我,全然没想起为啥我会突然出现在她家楼下:“张耀阳你来的正好,我的自行车车带瘪了,你帮我看看是咋回事呗?也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王八蛋放我车气。”

  不知道是天气冷的原因还是气的,秦子晴小脸通红。

  我一个踉跄好悬没摔倒:“额,也别那么说,没准是自然撒气呢。”

  “自行车要么被人放气,要么扎胎,怎么可能自动撒气呢?”

  “前面不远处有个修自行车的地方,我带你过去吧。”小丫头懂得还挺多,不能跟她纠缠,伸手一指前方,说道。

  “嗯,那麻烦你了。”

  “小问题。”

  人呐,就是tm的贱,我为了能多跟秦子晴溜达溜达,特意给人家车带放气,早上装作偶遇路过,搬着自行车陪她走了一路,到了修车那地方,老板说车胎没啥事,就是被人放气了,打打气就好了,气的秦子晴又狠狠的骂了两句,当然,她不太会骂人,只是说一些混蛋,王八蛋之类的字眼,听得我一阵郁闷。

  我又能驼她上学了,这种感觉非常的美好,要是她能搂着我的腰就更完美了。

  快到学校之前,我跟秦子晴就分开了,她怕别人误会,乱传绯言绯语。

  等到了学校我热情的跟每个人打着招呼,我以为同学见到我会挺看不起我或是嘲讽我几句的,可是没有,他们见我就跟见英雄一样夸我,我得意的不行。

  感觉那车子没白划,就是想到赔偿的金额一阵肉疼。

  来的有点早,学校还没开门,就寻思去厕所抽根烟,这里是所有人聚集的抽烟之地,一般三三两两个人在一起,若是成群结队的人,那里面肯定有姑娘了。

  我四处扫了眼没发现什么熟人,便将兜里的利群掏出来点上了,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瓶可乐凭空出现在我面前:“小媳妇来根烟。”

  小媳妇?草!

  “我警告你,不准叫我小媳妇。”

  迟小娅哈哈一乐,大大咧咧的搂着我的肩膀:“别废话,有烟没?整一根,憋死我了。”

  “憋死你了去旅店啊,来这干啥。”既然人家拿我当姑娘了,我就拿她当男人看呗。

  “自己去也办不了事啊。”这小妞明显挺开放。

  我有点被她的无耻打败了,初中那会,嘴虽然欠,可我还是一个很容易害羞的男生,碰见嘴皮子比我溜,比我无耻的女人,我就整不了。

  几天不见,迟小娅抽烟的功夫大有进步,知道往鼻子里吸了,她长长的吐了口烟,挺像那么回事了。

  这时,她的小跟班陈业兴跑过来,冲我点点头,我顺手递给他一支烟,他说了声谢谢,紧接着兴奋的对迟小娅说:“丫丫,走啊,一班的干起来了,咱们去看会热闹。”

  “一班的?咱们年纪?”迟小娅问道。

  “嗯呢,陈辉他们,跟他班一个小子干起来了。”

  “那啥意思,不去。”紧接着迟小娅恍然大悟:“张耀阳,你不就一班的么?”

  最开始我还没在意他们说的一班,等到说道陈辉的时候,我反应过来了,同时也来了兴趣,我心想咱们班谁跟陈辉干起来了?不能啊,这帮小子都围着陈辉转呢,怎么可能打架。

  想了想,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陈辉揍人,于是我更加的好奇了,看看是哪个点子背的小朋友在被他揍。

  于是乎,我们三个人蹭蹭的往过撩。

  跑着跑着迟小娅突然停住脚步,指着我命令道:“小媳妇,跑的时候不许超过我!”

  “不要叫我小媳妇,我叫张耀阳,也可以叫我东兴耀阳哥!”我愤怒的说道。

  “不要跟我家丫丫,ok?”陈业兴顿时不乐意了,刚抽完我的烟,转头就想干我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