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倍感无语的看着陈业兴,真想问问你,她是你妈妈还是闺女,这么护着她,我擦。

  我们三个人来到学校侧面楼那里,离得老远就看见一帮人围着一个人,等走近一看,我考,挨揍的是钟不传。

  最%n新章节)上

  只见陈辉对钟不传说:“要么跪下,磕三个头这事就算完,要么我就踢你。”

  他说话的同时,旁边的那些人在哈哈的笑着,就像看跳梁小丑一样看着他们。

  咱不往大了说,仅仅就说现在这幅画面,人们的同情心已经在逐渐丧失,从青少年开始。

  钟不传一言不发的低着头,他知道铁定挨揍了,说再多也是于事无补,跪下?道歉?怎么可能,挨揍也就挨揍了,他也不敢骂人家,如果张口骂了,只会换来更多的殴打。

  沉默是一个人的最大武器吗?不不不,那只针对成年人。

  像我干爹跟我干妈干仗,无论我干妈怎么吵吵,我干爹都用沉默对待。

  可眼下钟不传的沉默没有换来和平,换来的是更猛烈的攻击。

  人呐,尤其是男人,千万不能怂,你一怂,别人就认为你好欺负了。

  那时候打仗也不敢挥砖头啥的,我只采取了最笨的方法。

  当下看着那么多人欺负钟不传,自己着实tm的火了,脑子也短路了,一句大骂一声过后,奔着陈辉就飞踹过去,你要欺负人,也tm不能合着外班的人来欺负自己班同学吧?

  陈辉没想到有人会偷袭他,一个不稳直接让我踹卡了。

  这逼愣了一下,紧接着还没有说话的机会,我便骑他身上一顿挥拳头,得趁着这帮逼人反应过来,多搂几拳是几拳。

  我估计这群人还在寻思呢,这特么从哪来的虎逼连初一大哥陈辉都敢揍了?

  紧接着他们反映过来了,一帮人蜂拥而上,很快我便被踹到人群下面去了,除了能看见漫天的鞋底子啥也看不见。

  这时候只听见一道愤怒的声音从我旁边传来:“张耀阳,敢不敢不玩的这么埋汰。”

  去你妹的,我都挨打了,不得带着一个?

  我有个干爹,叫白云凯,外号裤衩子,他告诉我上学的时候他就是他们学校的单挑王,有一回二十多个人打他一个人,他愣是没吃亏,就因为他抓着那个人的头发死死的不动手,你疼,被抓头发的那个人更疼。

  擒贼就擒王的这个道理是我干爹教我永恒不变的道理!

  “松手松手,都松手。”陈辉让我薅的疼得受不了了,赶忙招呼这帮人停止殴打我。

  而我也单纯的将陈辉的头发松开了,那时候我们上学都是剃着大平头,只有陈辉赶时髦留个毛寸,成为他打架致命的弱点,当然男人之间打架像这种薅人头发的行为,估计也只有我能干得出来了。

  也特么不赖人迟小娅叫我娘们,这招数真跟女人似的。

  回头我得找我衩干爹好好聊聊,问问他能不能教我点男人的招数。

  我以为我跟钟不传两个人打他们一帮,最后战成平手,隐隐还有占上风的优势可以出去吹牛逼的时候,这帮逼人一点都不按套路出牌。

  “老子今天弄死你。”陈辉破口大骂一声,领着一帮人再次蜂拥而上,而我这一次就没什么机会抓他头发了。

  我跟钟不传两个人被踢的挺惨。

  一旁的陈业兴问迟小娅:“丫丫,咱们帮他不啊?”

  丫丫嘴里咬着自己的大手指头,饶有兴趣的说:“帮啥帮,两边关系都不错,看他们自己干呗,看会热闹得了。”

  “这样好么?”

  “那有啥的,我一个姑娘打也打不过他们的,干也干不过的。”

  “……”陈业兴无语,心想你狠起来比特么爷们都狠,这时候说自己是姑娘了,谁信啊?

  他们终于打完了,陈辉拍拍手指着我俩说道:“连特么我小弟你们都敢欺负了,四年级的孩子,你们也特么好意思。”

  我俩没吱声,只希望他们赶紧装完逼,走人!

  一帮人终于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因为教学楼开了,在闹下去,老师就该来了。

  我跟钟不传疼够呛,迟小娅笑眯眯的走上来,欠欠的踢我一脚:“没事吧?”

  “没事吗?看我被踢的,疼死我了,你也不知道过来帮我,就在那看热闹!”

  “我也打不过他们啊。”迟小娅咧嘴一乐,调戏的语气对我说:“要不你当我小媳妇,我就罩你。”

  “有病!”要是让一个女的罩着自己,我不被人笑掉大牙了?男人有仇,就得自己抱。

  我跟钟不传都挺抗揍,拍拍身上的灰就走了。

  陈业兴嘿嘿一乐:“丫丫,我当你小媳妇呗?”

  丫丫撇了他一眼:“就你啊?把你脸上的坑跟逗整没了,咱在商量。”

  陈业兴一看有希望啊,瞬间激动了:“我妈最近在代言无限极芦荟胶囊,里面含有天然蛋白,我想用了,用完肯定好,但我妈的闺蜜说,我这属于青春期,很正常的事,过了青春期自己就能好。”

  ……

  跟钟不传一边往楼上走,我一边挺气愤的说:“你特么也不知道还个手,真完犊子。”

  “你看对面多少人,各个都是咱们学校的狠人,我要是还手了,挨揍的不是更惨么。”

  “那我tm刚才动手的时候你咋不动手?”我最生气的就是这点,我出来帮你打架,最后人家打我,他就在那看着。

  钟不传挺委屈:“我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确实有点怂了,我感觉这帮人惹不起,寻思挨两下这事过去就得了。”

  停住脚,我说:“以前你也不是这样的人啊,这怎么的我才几天没来学校你就这熊样了呢?之前的王霸之气呢。“人,活的就是一口气,这口气你咽下去了,以后就逆来顺受,什么气都能咽下去了。

  你要是没咽下去,骨头就会越来越硬。

  这几天钟不传挨了不止一次的揍了,我还没在他身边,他的想法就有点变了,他想的是早晚有一天,我们得分开,上高中也好,大学也罢,或者是进入社会,拳头能解决一切吗?

  显然,不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