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晴问:“咋,你拉不下脸啊?”

  不是拉不下来脸,只是不想扯他,我是那个白吃亏的人么,铁定不服能陈辉,干就完了。

  见我兴致不高,一个劲的打哈欠,秦子晴又说:“你QQ号多少,回头我加你一下呗。”

  “我不玩那玩意。”哪是我不玩啊,家里没电脑,手机我爸妈还不让我玩,怕我得近视眼。

  “挺好玩的,晚上我在家没啥事就聊QQ,我爸妈还以为我学习呢,嘿嘿。”

  心情本来就郁闷,听到秦子晴跟陈辉聊QQ,我自己在脑补那画面,秦子晴一脸微笑的守在电脑面前,陈辉留着哈喇子咔咔的扣着字,两个人暧昧着,哎,想想就更闹心了。

  李冰从书包里抽了副扑克出来:“阳仔,挑战一下你的智商,算24玩不玩。”

  “我怕给你赢哭,还得哄你。”

  “别吹牛,玩不玩?”

  “赢点啥的,干玩没意思。”

  李冰也搞笑,翻了翻自己的裤兜,露出那仅剩的一块钱:“你看看这一块钱能买啥,咱就买啥。”

  “妥了。”其实我兜里连一块钱都没有,空手套白狼呗,她输了,给我买好吃的,我输了,拿厚脸皮干她。

  “秦子晴你玩吗?”李冰抬头问道。

  “我不太会啊。”秦子晴跃跃欲试。

  “这玩意简单,就是四张牌,加减乘数等于24就可以了。”

  “那我试试吧。”秦子晴也实在的看了看兜,钱够,那就玩呗。

  最T“新章节L上

  我们三个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灭绝老尼不知道啥时候突然出现在门后面,正一脸阴晴不定的看着我们。

  然而我们并没有发觉,秦子晴第一次,但脑瓜绝对够用,两下就明白咋回事了,给我跟李冰一顿血虐,正当她玩的正兴奋的时候,灭绝老尼气哄哄的推开门,班里瞬间鸦雀无声,秦子晴立马回头转了过去,李冰也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

  而我就比较惨了,灭绝老尼看着桌子上的扑克:“上课赌博?”

  “啊。”

  灭绝老尼特痛心的说:“秦子晴你这么好的一个学生都让张耀阳带坏了,张耀阳去,搬桌子到讲桌旁边去听课,啥时候表现好了,在回来!”

  之后的话,我愣是没听清,满脑子都是那句秦子晴那么好的学生也让我带坏了,是不是我真的就是那样一个坏小子。

  在钟不传的父母眼里,在老师眼里,我都是那个调皮捣蛋带头的孩子。

  突然间,我开始怀疑自己了。

  中午课间操的时候,我坐落在最后一排,最后一个人的位置上,照葫芦画瓢给糊弄完以后,所有班级解散,我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看着秦子晴领着钟不传去大厕所那边找陈辉他们去了,那一刻,我就跟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前所未有的感到孤独,甚至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做人有问题了。

  迷茫了,真的迷茫了。

  尤其是钟不传拿着烟给陈辉道歉后,陈辉搂着他的肩膀就说以后是好哥们了,挨欺负吱声,以后见面说话之类的话。

  钟不传也失去了往日的傲气,频频的点头。

  “呵。”我笑着摇摇头,转而蹲在一旁的树荫下,反正下节课是体育课,也不用回班。

  钟不传跟秦子晴两个人结伴走过来,我看都没看他,将目光锁定在不远处跳皮筋的女同学那。

  两个人对视一眼,秦子晴率先开口:“刚才我去找陈辉了,他答应不找你们麻烦了。”

  “哦,呵呵,那我还得谢谢你呗。”我阴阳怪气的说道,有气但肯定不是针对秦子晴。

  钟不传说:“阳仔。”

  “阳仔是谁?我叫张耀阳!”都已经不想跟我当朋友,也就没资格跟我整这么亲的称呼。

  钟不传挺尴尬的:“耀阳,陈辉说了,过去给他点根烟,道个歉,以后不仅不找咱们麻烦,还会罩着咱们。”

  “是这个样子吗?”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歪着脑袋点燃了。

  “嗯。”钟不传点点头:“耀阳,要不,你就跟他低个头,也没啥的。”

  “人一旦低头低习惯了,就很难抬起头来了,钟昊延,我家虽然穷,但我志气不穷,我也不自卑,你想获得别人尊重,就拿出相应的实力。”

  “耀阳,你太自负了。”

  “这些年,我一直都这样,让我跟他道歉?他算个什么东西。我长这么大,连我爸妈,爷爷奶奶面前我都没说一个错字,就他陈辉,你太高看他了。”

  我张耀阳从来没给人道歉的习惯,这句话突然给秦子晴震到了,当日她让我给她道歉,我说的就是这句话。那时候她是当事人,听到我这句话觉得我咋那么犟呢,很臭屁。

  可如今她一个事外人的角度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不小心给她帅到了,就连看我的眼神都布灵布灵的放着光。

  “他现在是初一老大,天天找你麻烦,你会过的很难堪的,他要立棍,就得找典型,现在我们就是他立棍的典型。”

  “敢立棍,我就能撅棍。”接着,我问秦子晴:“带镜子了吗?”

  “等一下。”秦子晴小跑到一个女孩子跟前,不一会儿拿着一个化妆的小镜子跑回来,问我:“这个行吗?”

  “行,足够让他看清自己这幅嘴脸了。”我将镜子递给钟不传:“昊延啊,有孝心我不怪你,也能理解你,但你看看你现在自己的这幅嘴里,我都心痛。”

  我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随即像不远处在玩猫抓老鼠的同学走过去。

  什么叫猫抓老鼠呢,解释一下,就是摇大绳,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他跳几下,后面的人就跳几下,这种游戏绝对不能跟跳绳厉害的人当队友,否则你永远上不去场。

  钟不传缓缓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陷入一阵极长的沉默。

  秦子晴轻声安慰:“不传,你别听张耀阳乱说,其实给人低个头也挺好的,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你想好好学习,这是好事,才初一,还赶趟,像耀阳他太自负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