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做往常,都不说钟不传拎着上手,我tm就上手了。

  而如今,我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只见钟不传舔了口嘴角的血迹,应该是从鼻子上留下来的,钟不传走到娇娇的跟前说:“对不起,咱俩已经不可能了。”

  “给我个能让我接受的理由。”娇娇痴痴的说道。

  “我们还太小。”又是这个经典的最好的烂借口“我去你**!”苏胡再次的抡拳上去,说道:“你TM说处就处说不处就不处,当你是王思聪呢。”

  钟不传捂着肿起来挺老高的脸蛋:“娇娇实话跟你说吧,今儿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能跟你处了。”

  娇娇嚎啕大哭起来,初恋的疼痛让年仅初一的她便感受到这般刻骨铭心的痛。

  人这一辈子没遇到几个人渣又怎么会成长呢!钟不传只是让她提前感受一把罢了。

  娇娇捂着满是泪痕的脸跑了出去,将初恋的美好与伤痛丢在原地,随后苏胡等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钟不传一脸无奈的看着我说:“阳仔我好像又伤了一个人的心。”

  …正版H…首发2

  我没扯他,只想说我TM比娇娇还伤心,在感情这一块我跟钟不传的感情比他跟娇娇的感情深的多的多。

  回家的路上路过秦子晴的家楼下,看着她已经补好了自行车车胎又让我给放了气。

  嘴角挂起一个微笑,嘿嘿,明天又有借口跟她一起上学啦。

  回到家里我爸心情挺不错的,汁溜着小白酒,对我招招手说道:“儿子你是大学生给咱超市起个名儿。”

  我挺开心的说:“超市整下来了呗,我哪会起名字啊,你们自己想吧,我进屋学习啦。”

  “回来,咱爷俩唠唠嗑。”他是真高兴了,不然跟我没这么多话。

  随后的时间里我就听他跟我描述未来,仿佛我家即将要过上好日子一般,其实他不凶的样子还是挺慈祥的。

  一夜无话,我还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变成了一个富二代,左拥右抱各大美女,往左一看是秦子晴,那纤细的腰肢,那温柔的声音,专属于我,美梦绝对是美梦。

  往右一看,我*,迟小娅,只见她拿着卖身契,右手拿着小皮鞭,正耀武扬威的对我说:“你是本皇的奴隶。”

  我猛然惊醒,噩梦,绝对的噩梦!

  看了眼窗外,阳光已经洋洋洒洒的洒进来,我以为天气变暖了,轻轻打开窗户,一股寒风迎面扑了过来,冻得我浑身一所多,赶忙将窗户关上。

  我爸妈在那给窗户订塑料布,一边整一边说:“还是得tm住楼啊。”

  我妈神色向往的说:“等咱家超市跟快递干起来了,就交个首付买个楼,以后有儿媳妇来咱家也好看。”

  “妈,我才多大!”

  “你爸初中的时候就有喜欢的姑娘了。”我妈笑着调侃。

  “儿子你抓点紧。”我爸难的跟我笑了笑。

  我心情不错的吹着口哨,特意绕了一个大圈来到秦子晴家楼下,见她蹲在自行车面前苦恼的样子我就想乐,我明知故问:“自行车咋又坏了?没修好么?”

  秦子晴抬头看了我一眼,没理我,还在为昨天我拒绝参加篮球比赛而生气。

  我自顾自的跑远了,借了一个气管子,帮她打好了气。

  她连谢谢都懒得说,骑着就要走。

  “喂,我为了帮你打气,上学都要迟到了,你不载我一程,这样真的好吗?”我嘴角挂着笑意。

  “看在你帮我的份上,就勉强载你一程!”秦子晴还是心软。

  我笑呵呵的坐在她车垫子后面,看着她的小屁股挺想摸一把的,不知道为啥自己这么变态,可能是青春期的事?

  在后面我挺想去拦秦子晴腰的,又过于腼腆没好意思下手,便抓着她的衣服。

  “天气转凉了,你没事给车垫子后面加个垫,冻屁股。”

  “我还天天驼你袄?”

  “万一你车气天天坏呢。”

  “你说啥?”

  “啊,没啥。”得意忘形,差点就给说漏嘴了。

  到了学校停车棚的时候,秦子晴叫住准备去厕所的我:“张耀阳,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帮咱们班打个篮球比赛,算我求你。”

  “行啊。”我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别人说话,肯定不好使,但你秦子晴说话,就好使,如果我帮咱们班打篮球比赛拿第一的话,有什么奖励没?”

  秦子晴想了想:“我载你上学一个星期。”

  我心想,我放你一个月的自行车气,也能达到一起上学的效果,所以我果断的摇摇头。

  “我给你买你最爱吃的益达口香糖!”

  我噘着嘴继续摇头。

  之后秦子晴又说了好几个条件,均被我婉拒。

  她急了:“那你说什么条件。”

  我微微一笑,一只手揽过她的脑袋,将嘴凑到她耳边,轻声说:“我若是帮咱们班拿了第一,你就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秦子晴一愣:“张耀阳你又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我挺想做一个认真的表情,无奈天生喜欢笑的我,在这一刻也特么笑了,让秦子晴觉得我就是在开她玩笑。

  “认真的?”

  “嗯。”

  “拿了再说。”秦子晴傲娇的离开了。

  我在原地蹦了起来,喊了一个耶!周围人顿时觉得我像二逼。

  回到班,看到一极其虚伪的一幕,陈辉在钟不传耳边说着什么,就跟洗脑是的,钟不传频频点头。

  等我凑近一听,明白了,陈辉说要帮钟不传去揍苏胡,具体能不能实现我不知道,至少人家说出来了,倒是让我很意外。

  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我故意讽刺道:“阿辉哥,做为咱们班的扛把子,昨天让人踢班了,还给你小弟打了,你是不是得去踢人家六班的门,这牌面才算找回来啊?”

  陈辉呵呵一笑,搂过钟不传的肩膀:“他是我兄弟,苏胡也是我兄弟,我们之间不存在踢班这一说。”

  “袄,这么回事啊,是我多嘴了。”我挺不屑一笑,刚才那一声小弟给钟不传说不乐意了。

  钟不传说:“阳仔,就算现在我不惹事了,可我还拿你当朋友,最好的朋友,你这样说我,是不是太让人寒心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