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抠了抠耳朵,仿佛听到世间最大的笑话一样:“哦?你还拿我当最好的朋友,是吗?”

  “我。”

  '《

  “你就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是!”钟不传特坚定的说:“我只是答应我爸妈不想惹事,我爸妈虽然不想让我跟你玩,但他们管不了我,在我心里,你仍是我最好的兄弟。”

  我差点就被钟不传这突如其来的表白给感动到了,好在阳哥意志坚定,并不领他情:“这话你跟你阿辉哥唠吧,别跟我说。”

  我的话也算是给钟不传撅的嘎嘣嘎嘣的,心也碎了一地。

  陈辉这时候搂着钟不传往出走:“以后咱们是兄弟,这种心高气傲的人就是挨揍少了,要不是秦子晴拦着我,我说啥得干他一顿。”

  到了厕所,钟不传从兜里给陈辉递出一根香烟:“阿辉哥,算了吧,他是我的铁兄弟,别打他了。”

  “现在就看你这层面子上,我也不能打他啊。”陈辉笑呵呵的将烟叼在嘴里,随意找了一个坑,噗嗤噗嗤的直串希,蹦的旁边都是黄不拉几的:“昨晚火锅吃多了,py都要拉穿了,不传,兜里还有钱没。”

  钟不传一愣:“就还五块了。”

  “借我吧,回头有钱了还你。”

  钟不传心想,这钱借出去就是瞎了,哎。

  但又不能不借,只好将这三天的零花钱贡献出去,换一个平稳呗。

  教室里的李冰对我说:“你刚才对你的好兄弟说那样的话是不是太残忍了。”

  我反问:“他真的拿我当兄弟了吗?”

  李冰点头:“肯定拿了,他也跟我们说过,就是不想惹事,之前怂了确实挺不对起你的,你也理解理解他吧。”

  “行了别说他了,你帮我打听个人。”

  “谁阿?”

  “六班的苏胡,家庭住址在哪,平常喜欢去哪儿玩,帮我问问。”

  “干啥呀?”李冰斜楞眼睛问我。

  “你管我干啥干啥,帮不帮就完了。”

  “帮,给我多少好处费啊?”李冰伸出手。

  我啪的一声就给打掉了:“咋这么物质呢。”

  “跟你比我还差多了好吧,我宿舍有个闺蜜正好是六班的,我中午帮你问问。”

  “嗯,别声张知道吗?”

  “那你跟我说你要干啥。”

  没招了,我便在李冰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李冰听后对我竖起大拇指:“真爷们。”

  “那是。”

  李冰的效率挺快,一个课间操的功夫就帮我打听好了,看着上面的地址还挺熟悉,离我家不算很远,坐个公交车用不上十分钟就能到。

  一上午,英语,语文,数学,化学各一节课,没啥好说的,我发现自己最近有点不爱学习了,有点精神就去琢磨别的事情,自负的我,觉得就是几天不学,我也能很快的学会它,就没当回事。

  中午放学,我们照例拿出自己带的盒饭,我妈说我最近长身体,说啥都要给我整点肉吃,我爸最近也不去早餐店吃了,他也是肉食动物,吃饭必须有肉。

  本来是秦子晴,李冰,钟不传,外加我,每次都是我们一起吃饭,而现在我的位置已经被陈辉这个臭不要脸的取代了,我自己在一边倒也落得清闲。

  咣当一声,我们班级的大门让人踢开了,钟不传心里一颤,该不会娇娇又找人来找自己了吧?

  然而不是,来的人是迟小娅,她一进屋便四周扫视一眼,进我们班就跟进自己班是的,长着大嘴,扯着大嗓门在那喊:“东星耀阳哥呐,出来接驾。”

  所有人都往我的方向看,而我就这样凭空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是特意功能吗?显然不是。

  但我为啥就消失了捏?

  著名魔术大师刘谦为您揭晓,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迟小娅来到桌子面前,一把将猫在桌子下面的我给薅出来:“来来来,往哪儿藏呢,姐有那么吓人么。”

  我宠辱不惊的说:“我系鞋带呢。”

  “哦,系鞋带呢。”迟小娅点点头,将她的彩色小瓢鞋凑到我面前:“来,给天后的鞋带瞬间也系了。”

  “天后?哪呢?”我四周张望。

  “这里。”她捏着我得下巴注视她。

  呕!我吐了。

  迟小娅哈哈大笑:“你别搞笑,我看看你今天吃的啥,想跟你一起吃。”

  哦,那倒是可以,迟小娅家里这么有钱,吃的肯定是大鱼大肉,山珍海味,鲍鱼龙虾,况且咱抛开迟小娅的脾气来说,仅说颜值这一块,在班级说第二,可能也就秦子晴敢说第一吧。

  我肯定立马同意了,搓了搓手,期待的问:“丫丫,请开始你的表演。”

  “熊样。”丫丫打开她的饭盒,我一看,瞬间有想哭的冲动,大米饭配着几根青菜,绿油油的在我眼前晃,我这一看还不如我呢,我的碗里最起码有几片肉。

  我不死心的拿筷子在里面拔楞,啥也没拔楞着,新生绝望。

  “拔楞个鬼呢,吃呀。”迟小娅毫不客气的上我碗里夹豆荚。

  “你就吃这个?你爸妈都不给你整肉吃吗?”我崩溃的问道。

  “最近减肥不想吃肉,咋,你想吃肉?”

  “我肯定是不想吃菜就对了。”

  “哦,有。”迟小娅从她包里翻出两个大猪蹄:“我爸给我拿的,我嫌磕碜,你要吃?”

  这个大猪蹄子一出来,我的哈喇子瞬间流出来了,没啥形象的一把抢过来一顿造,真他娘的香!

  “有水吗?给我整一口。”迟小娅有个特别不好的习惯,就是一边吃饭一边醒大鼻涕,不一会儿我桌子上全是卫生纸。

  “有。”既然她都是我哥们了,一起喝水也没问题了。

  当秦子晴看到迟小娅喝我的水的时候坐不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这心里是啥滋味,就是觉得不好受,好像本应该属于她的物品正被人给分享了一般。

  “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以后在班里挨欺负了就跟我吱声,遭嘛?”吃饱饭,迟小娅困劲上来了,将我的校服圈吧圈吧就垫脑袋下面,准备眯一觉。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