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自来熟的姑娘让人感觉挺可爱的,她安静睡着的样子,还是挺乖的。

  就是有点霸道,我就一个座位,让她给占了,便挺无聊的在一旁给她扇苍蝇,奇了怪了,马上入冬了,班里竟然还有几只小苍蝇,说明我们班级还是很暖和的。

  随后班里一阵安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我曹”两个大字,迟小娅砰的一声站起来,头发有点乱,脑袋懵懵的,看了眼台上的老师,又看了看我们班的同学,对着我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上课了不喊我?”

  紧接着一溜烟的跑掉了,我哈哈的笑了起来,这个丫头简直要逗死我,刚才老师进来的时候就指着迟小娅问怎么回事,我就说别的班的,困了要睡会。

  我们生物老师是个矮胖矮胖的女的,脾气好到爆炸,在她的课上,基本该说话的说话,该玩的玩,是最乱的班级,她也懒得管,也管不住。

  生物老师嫌我老在前面撩迟她,她说一句我就接一句,气的差点没吐血,就让我搬着桌子回去了。

  “哈喽,老铁我回来了,想我木有呀。”

  李冰一脸的哀怨:“你可算回来了,我自己老没意思了,杀一盘啊?”

  “困了,碎觉。”

  然而这时秦子晴转过头来,对李冰一阵卡鼓眼睛,李冰嘿嘿一乐,小声说:“那么在意,你自己问他去啊。”

  秦子晴否认道:“谁说我在意了,我才不在意。”

  接着她就装身子转了过去,李冰嘿嘿一乐。

  李冰捅咕捅咕我:“张耀阳,你跟三班的那个迟小娅什么关系?瞅着挺好的样子。”

  “……。”回给她的是我无尽的呼噜声,隐约间我其实也听到一点,但我特意没说,咋滴,就许你跟陈辉聊QQ,我就不能有个异性朋友了,如果秦子晴因为这事吃醋了,我反而更高兴。

  对,就是这么幼稚。

  一下午睡了三节课,最后一节自习课的时候睡醒了,见同学们都已经开始收拾书包准备放学了,我抬头扫了眼讲台发现没有老师,便自顾自的走到最后一排,将拖把给踹折了,选取一个差不多的长度,塞袖子里面了。

  钟不传发现我的小动作,问我:“阳仔,你又跟谁结仇了?”

  “没跟谁结仇啊。”

  “那你这是要打谁去啊?”

  “问那么多干嘛,你去啊?”一句话就给钟不传怼没电了。

  秦子晴转过头来:“你又要去打仗?谁阿,我看看陈辉他们认不认识,帮你说说得了,别打了,去练球吧,我陪你们练。”

  更N新%最f快上t4;

  我乐了:“收起你的好心吧,不需要指着他,阳哥战无不胜。”

  放了学,一溜烟的来到李冰给我指的地方,踩了踩点,确认这个地段是人最少的位置后,我便蹲在一旁抽烟,耐心的等着苏胡出现。

  是的,我今天的目的就是等着要干苏胡,不为别的,就为了今天钟不传跟我说的那句,他还拿我当兄弟。

  既然他拿我当兄弟,我就不能看着别人打他。

  说我执拗也好,偏执也罢,也可以说我傻,可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哥几个明天放假咱们去打篮球,明天见。”

  “滚吧。”苏胡笑着跟众人打了声招呼,挎着单肩背包往夹走,离得老远,就见到一个单手插兜,另一只拿着棍子托在地面,他眯着眼睛瞅了眼,嘴里不能的小声说了句二逼,便要与之擦肩而过。

  我用了一个自认为最帅的动作回头:“苏胡,是吧?”

  “咋的?”苏胡梗着脖子回了一句,眼睛不停的像四周瞄,没有要逃跑的意思,他在看地上的砖头。

  “没咋的,聊聊。”

  “我认识你么?”

  他是认识我的,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看不起我,我耀阳没能入他的法眼。

  不过哥们不在乎,不认识我,可以,过了今天,他就得tm记住我!

  “上回你上我们班打我兄弟钟不传这事,你以为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了?”

  “袄,钟不传找你来的?他人呢?”苏胡在心里冷笑一声,tmd什么玩意,上次不是都找陈辉来跟我自己聊妥了么,怎么又找人来找自己麻烦?他以为钟不传在附近领着一帮人准备伏击他呢,武侠片看多了这是。

  “不用看了,我自己来的。”

  苏胡松了口气,弯腰捡起地上的砖头,这一仗不可避免,他并不怂我,一对一,胜负各一半。

  他说:“我能让你兄弟低头,今儿我也能给你到下跪道歉。”

  “呵呵,是吗。”我学着我爸的动作点了颗烟,缓缓的吐了一口:“男人,只有在点烟的时候才低头。”

  “给你牛逼的。”

  苏胡将砖头向我身上扔了过来。我侧身一躲,顺手就将手里的棍子向他扔了过去,到底还是年轻,别人怎么打我,我就喜欢怎么还回去,这下我俩手里都没武器了,迅速打做一团。

  我们没有旗鼓相当,苏胡的战斗力挺渣的,也就是人多点,真正一对一打起来,很快这小子就让我给伦趴下了,大拳头照他脸上一阵呼,捏着他的脖领,骑在他身上,骂道:“****,服不服?”

  “呸,服你妈。”苏胡骨气挺硬,朝我啐了一口。

  “呵,呸!”玛德,说了老子是有仇必要的人,我直接醒了口大黏痰吐他嘴里了,给他干的干呕半天,眼泪哗哗的往出流。

  周围已经开始围上人了,来了几个大人将我们拆散,我心里老郁闷了,要是这帮大人晚来几分钟,我肯定能干服他。

  苏胡趴在路边还在那干呕呢,身上,衣服上全是鞋印子跟灰,一边哭一边指着我:“**妈,张耀阳你给我等着,看我回学校干你不。”

  “老子等着你,有事你来找我,再去找我兄弟麻烦,我还tm在这堵你,你记着!”

  苏胡让我打的挺惨,我自己也付出了不少代价,眼眶子让他闷了一圈,已经有点肿起来了,身上在地上跟他滚的也全都是灰,我妈看着我造型后,当时就急眼了:“儿子,你挨打了?!带妈找他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