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仗回家见到父母心里还是挺慌得,我爸还在那呢,整搭着眼睛看着我。

  照镜子一看,浑身脏兮兮的,跟泥猴是的,我挺骄傲的说:“是我给别人打了,你儿子打架要是一对一的情况下,一般输不了。”

  我爸咧嘴乐了,让我妈一顿臭骂,说什么儿子打架你还能笑的出来,我爸两手一摊:“那你还让我哭袄,要不我揍他一顿?”

  我妈无语:“那还是我来吧。”

  她拍拍我身上的灰尘,问我:“因为啥打架啊?总得有个理由吧,是别人欺负你了,还是抢你东西了?”

  “都不是。”我摇头。

  “因为姑娘?处对象了是不,熊孩子!”以前我爸打架就因为我妈,所以她本能的就想到我可能是因为姑娘而打架。

  “妈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就咱家这条件,就我这长相,这身高,谁能看上我啊。”

  “也对……”我妈认真的点了点头,让我这幼小的心灵受到不少伤害。

  啥玩意叫也对,儿子在丑在母亲心里也应该是最帅的。

  最后在我妈再三逼问下,我说出了实话,她顿时就不懂了:“钟昊延干嘛去了?他咋没跟你一起。”

  我喝了口水,将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下来,钻进被窝,随后我爸妈也跟着进来了,我挺来气的说:“别提了,怂包一个。”

  “你是不是闲的,袄,人家都不跟你玩了,你还帮他去打另外那个人?”

  对于这点,我也不知道咋解释,反到我爸整了句,随他了。

  我妈便说:“要是随你,咱俩等着操心吧。”

  随后我妈又将我身上检查一遍,确认没有其它大伤以后才放松下来,不过看着我眼睛肿起来老高,心里还是心疼要命。

  我裤衩干爹拎着一瓶白酒进来,一进屋就吵吵:“小浩子,出来整点,人呢?本帅来了,小媳妇,我彩,煞笔浩,给大爷滚出来。”

  “叫你奶奶个勺子你叫,在卧室呢。”我爸扯着脖子回他一句。

  “呦,咋滴了这是?让人干了。”裤衩干爹见到我的样子后,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起来。

  我没理他。

  接着,我裤衩干爹又说:“上学要是挨熊了,你给干爹打电话,我去收拾收拾那群小崽子。”

  我妈说:“多大岁数的人,去欺负人家初中生你也好意思。”

  我裤衩干爹搂过我:“他们欺负我儿子,我还不能去欺负欺负他们了?要不给他们父母叫出来,咱们码队形干一下。”

  我爸摆摆手:“要干你去干吧,我可特么不去,太丢人,男孩子打架打输了,就想办法自己干回去,回家掉猫在哭哭啼啼算啥。”

  我不乐意了:“我可没哭,哭的是苏胡。”

  “整完没?整完干爹教你两招打架的绝招,保准好使。”

  “你快拉倒吧,你那手段全是偷袭,可别给我儿子教坏了。”我妈说:“我让你给我整的货架子整了吗?”

  “整了,原价一百八一米,我张口一百六,杈爷办事靠谱不?”

  “杈爷威武。”

  “干爹威武。”

  我干爹高兴的笑了,从兜里摸出十块钱给我:“儿子,拿去买好吃的。”

  我将自己的裤兜趁的老大,凑到干爹手跟前,嬉笑道:“干爹我不能要。”

  “哈哈哈,那小子。”干爹将十块钱揣我兜里。

  后来他们就去超市那边忙活了,留我自己在家里写作业。

  没啥好说的,第二天就是周六,还有大半天课程上完才放假。

  一大早,我五点多就起来了,因为昨晚打完仗,浑身疼得难受,就没时间去放秦子晴的车气,只能大早上去放了。

  秦子晴当时正在喝奶粉,泡饼干,他爸在阳台抽烟,完了正好看见我在楼下放车气,便招呼她:“姑娘,你看看你的车是不是停在那了?”

  秦子晴顺着窗户一看,人咋那么熟悉呢:“爸,就是她老放我自行车气。”

  “爸消他去。”秦子晴他爸挺来气,穿衣服,踏着皮鞋就要下楼。

  “等会,爸,你不用下楼了,我知道他是谁,我就能搞定。”秦子晴看清了来人是我后,叫住了她爸!

  “你就能?”

  “嗯,我同学,恶作剧,没啥事。”

  “好吧,告诉你同学在这样恶作剧,我就得找他父母了。”

  “没事,我们是好朋友,闹着玩呢,不说了,我去上学了。”

  秦子晴背着书包,双手环抱着肩膀,正一脸戏谑的看着我。

  当时我还浑然不知,给她车带气放完后,在那嘎嘎乐呢,想着秦子晴一会儿见到车胎又憋了后的苦恼表情就好玩。

  “张!耀!阳!这么好笑么。”一道冰冷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吓了我一哆嗦,当时便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说:“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往哪里溜,回来。”秦子晴在我身上一顿拳打脚踢:“好哇你,天天都是你放我车气,说,你是啥居心。”

  我嘿嘿的笑了笑:“我就是想帮你检查车带气够不够,你信吗?”

  秦子晴反笑:“你认为我信吗?”

  YK

  “那我不管,反正不是我放的车气。”我死不承认。

  “告诉你,最后一次,下次你在放我车气,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而且以后只要我的车带没起了,就是你放的!”

  我咋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

  秦子晴看着我眼眶子上贴的创可贴,问道:“你给苏胡打了?”

  我一愣:“李冰跟你说了?”

  “嗯,真爷们。”秦子晴对我竖起大拇指:“其实你也别怪钟不传了,他父亲重病,进了医院,所以才不想惹事的,他之前说的他父母不想让他跟你一起玩,纯粹是胡扯呢。”

  吱!

  我将自行车停在路边,突然这么一下子好悬给秦子晴甩飞出去:“你说啥?”

  “我昨晚跟我爸去医院接我妈妈下班,看见钟不传了,我就问我妈一声,钟不传的父亲糖尿病挺严重的,我想这才是他不想惹事的原因吧。”

  “他爸住院了,跟我在不在一起玩有什么关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