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晴咬咬手指头,呆萌的说:“我想可能还是他心里有什么过不去的难关呗。”

  我点点头:“知道了,我去跟他聊聊。”

  “你千万别说是我啊,我怕他知道了,怪不好的。”

  因为知道钟不传的事情以后,回到班我就特意去留意他,平常看起来他跟众人没什么两样,嘻嘻哈哈的,可就在那么不经意之间眼里闪过的悲伤总是不经意间的就让他给掩饰过去了。

  “阳仔,你这又跟谁干起来了?不惹事不行吗,能不能让你父母少操点心。”换做往常,钟不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会嫌他虚伪,可今天却让我格外的敏感。

  我一脸思考的看着他,他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顿了顿,他说:“嫌我烦,就算了,我不说了。”

  “呵呵。”我也没跟他搭话。

  糖尿病的患者在我的印象里好像不算啥病啊?为啥就能让钟不传突然就这样了呢,就跟变了一个人是的。

  我决定等中午回家问问我妈糖尿病是啥病,找到病根,才能治愈心里。

  前面三节课,到还好说,就是最后这一节课变得格外难熬,计算器上有个时间,我给它调的秒数跟放学铃声几乎是同一时刻响起,一点偏差都没有。

  一个人影将我拦在门口,陈辉凑到我耳边对我说:“苏胡让我给你传个话,下午学校大操场磕一下。”

  我咧嘴说道:“那你帮我也跟他传个话,牛逼就来我们一班干我。”

  陈辉突然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行,我一定帮你传到。”

  这时,秦子晴整理好书包走到我们跟前,她拍拍我的肩膀:“下午来练篮球。”

  心里有事,便随便的敷衍了一下,转头就往家里跑,这时候我爸妈都在超市忙着整理货架子,看着诺达干净的房子,感觉在这里住都比在我家住好。

  我问我妈什么是糖尿病,我妈告诉我那是小病,没啥大事,就是引起迸发症以后吓人。

  我又详细的问了问,她正在跟上门的售货员进货呢,也没空搭理我,就敷衍着说了句她也没得病这病她怎么知道。等我再三追问,差点就给我妈问急眼了。

  耐着性子,等我妈进完货,我对她说:“妈,钟不传他爸因为糖尿病进医院了,我想去看看。”

  “严重吗?”

  “我也不清楚啊。”两手一摊:“最近钟不传变化挺大的,我估摸着得挺严重,我想去看看。”

  “去呗。”我妈毫不在意的说,完了见我在原地没走,乐了:“啥意思?”

  我挺为难的说:“我是不是得拿点钱,买点东西啥的啊?我俩关系那么好。”

  我妈转头看了眼我爸,用钱这种事一般都是我爸说了算,只见他眯着眼睛裹了几口烟,说:“这么大点小屁孩拿钱人家也不能要,去对面水果店买点水果就行,自己能去吗?”

  “能。”

  头一次,他们给我一百块钱大钞票,看着这张小红牛,心里暗爽,买水果才能花几个钱,剩下的都是我的私房钱了,噢耶。

  光顾着激动了,买完水果就傻了,医院在哪儿?天知道秦子晴她妈妈在哪家医院上班。

  直接去她家找她?万一她爸在家了,我一个小男生去找一个小姑娘是不是不太好。

  犹豫再三,还是到了秦子晴家。敲了敲门,心里突突突的直跳,虽然一直都知道秦子晴家住在哪儿,可却从来没进过她家。

  SSem首发

  “咦,你怎么来了?”开门的果然是秦子晴,看来我的祈祷有效果了,她低头扫了眼我手上的水果篮子:“你咋知道我爱吃香蕉呢。”

  我尴尬一笑:“这个是给钟不传他爸买的,我想去看看他爸,不知道是哪家医院,所以来问问你。”

  “哦,你等我一会儿,我换身衣服跟你一起过去。”秦子晴一溜烟的钻进她的卧室。

  当时屋里面没有人,我却更加的尴尬了,坐在她家沙发上连鞋也没脱,就怕她爹回来说不清。

  看着她们家的装修风格,比钟不传家的楼还要好上一些,顿时让我心中一种距离感,这种距离感是可以用钱抹平的。

  “好看吗?”秦子晴换了身衣服在我面前转了一圈,这款是大明星诗茵最新代言的同款羽绒服,销量很火爆,一直深受年轻人的喜爱。

  “挺好看的,就是这腿怎么看着有点粗啊?”

  “哎呀,我妈呗,非得怕我冻到,让我穿了一条绒裤,你看。”秦子晴大大方方的给我看了眼她的绒裤,倒是给我整的害羞的不行,平常说真的,要比臭不要脸这一块,我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可我也仅限于嘴上功夫,等到了真章的时候,就完蛋了。

  “显得腿粗啊?要不我脱了吧。”爱美的秦子晴决定回卧室脱了。

  “别的,也不算粗,就是跟你平常比起来好像粗了那么一丢丢,也挺苗条的看着。”

  “是吗,没骗我?”

  我摇摇头:“没。”

  “那好,我们走。”

  秦子晴直接去了对面的水果店,同样买了些水果,注意看,她是自己掏钱买的,并且是临时起意,都没用她父母给钱。

  真特么应了那句老话,穷养儿富养女。

  一路上我们边走边聊,我帮她拎着水果,别的想法我也没有,就是尽可能的对她好一点。

  秦子晴说:“等到了医院,你就说你发现钟不传的事情,千万别说是我,知道么,我脸皮薄。”

  “怕啥的,你跟着我就行,啥都不用说。”我将水果递回给秦子晴手里,来到病房门口朝里面看了看,见钟不传正在他父亲旁边写作业。

  这小子竟然写作业了?看来他是真的要改变。

  直径推开门,我面带笑意走了进去,喊道:“叔,我们来看你了。”

  “叔。”秦子晴就跟我的女朋友是的,紧随其后喊了一声,将水果放在旁边的柜子上:“也不知道您爱吃啥,就随便给您买了点。”

  我们的举动给钟不传的父母都弄的不好意思了,对待我们的态度也是笑脸相迎,根本就没之前钟不传所说的那样“讨厌”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