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不传在那愣半天,还是他母亲招呼他说同学来了也不知道说个话。

  “阳仔,你们怎么来了?”他特意外。

  “出来说。”我用眼神示意他往外边走。

  “怎么不跟我说啊。”走到厕所里,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递给他。

  “不好意思说。”钟不传声音低沉的说道。

  “跟我还不好意思啊。”我笑着搂过他的肩膀,用了几分力。

  “就是跟你关系太好,我才不想说。”

  “那你也没必要骗我啊,整的我还真以为我惹你父母讨人嫌了呢。”我松了口气。

  “怎么可能,你聪明,学习还好,对我也好,还讲义气,虽然爱惹事,但这属于年轻人正常的范涛之内,我爸说像咱们这么大不惹事的小孩才是有问题的小孩呢。”

  “哈哈。”我心情大好的笑了起来。

  钟不传愧疚的说:“阳仔对不起啊,我感觉心里挺愧疚你的,上次咱俩划完人家的车,我回去就找我父母要钱了,恰巧我爸糖尿病犯了,还昏了过去,给我吓够呛,我爸现在有啥毛病我妈也不告诉我,家里挺着急用钱的,我就感觉对不住你,那天你都不知道,我真的打算忍忍就过去了,为了我爸也不能惹事,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他倒了,我们这个家就完了,我也突然的迷茫了,直到那天我挨打的时候你突然出现,瞬间让我有了一种依赖感,这种话咱们都是男孩,说起来怪矫情的,我也不好意思说。”

  我笑容更甚,感觉之前他带给我的阴霾随着嘴里的香烟一同烟消云散。

  “你昨天跟苏胡干仗的时候,我也在,我一直都在悄悄跟着你,看你没吃亏,我也就没露面。”

  “草,哥们帅不帅?”

  “眼眶子都让人干肿了,有我在不在这样的。”

  “哈哈,那你以后可不能看着我挨干了,知道不。”我心情大好。

  钟不传说:“咱俩现在说开了,之前的隔阂也就没了呗?”

  “有个屁的隔阂了,有隔阂我还能偷着帮你干别人去袄!”

  “嘿嘿。”钟不传乐的像个小孩,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他问道:“你咋知道我爸住院了?”

  “不小心看到你来医院了。”

  “哦。”钟不传也没多想,憨厚的挠挠头:“咱有啥说啥,其实陈辉这个人随着这几天的接触感觉人不错。”

  “停,你别给我说他,我没看出来哪好。”

  “行,不说他。”

  我又撇了眼病房门口:“你爸现在咋样了?”

  “大夫说过阵子就能出院了,等着手术做完就能好。”

  “还得做手术啊,卧槽。”

  “嗯。”这时,正好看见秦子晴出来了,往三楼走,可能去找她妈妈了。

  钟不传提醒我:“最近秦子晴跟陈辉聊得挺好,你得注意点了。”

  &正YX版3首、发

  “她不会真看上陈辉了吧?”

  “那还说得准啊,女孩子不都喜欢爱混的男生么,下午练篮球,你过来吧,别到时候媳妇在让人抢走了。”

  “明天再说吧,现在浑身酸痛,下午想回去睡一觉,睡他个昏天暗地的。”

  我确实也是这么做的,跟钟不传只见的隔阂清除后,心情非常的好,很快便进入睡梦当中。

  当天下午,迟小娅穿着篮球运动服装,腋下夹着一颗篮球,在空旷的篮球上一阵无语。

  嘎嘎嘎嘎,一群乌鸦飞过,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她都要气死了,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大字:“张耀阳,敢耍我,我跟你没完!”

  这时候,陈辉他们一帮人拍打着篮球出现了,众人看到迟小娅后有的想躲远点,有的在她身材上一直逗留,秦子晴暗暗的看了下自己的身材与之比较。

  钟不传现在嗷嗷喜欢迟小娅,就想被她征服,他笑呵呵的走上去,说道:“丫丫,一个人来打篮球呀?”

  “约好人了,结果没来,放我鸽子。”迟小娅气的小粉拳握的当当紧。

  “我去,连你鸽子都放,那个人该死。”钟不传巴不得有这个好机会呢,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是吧?你能不能带我去找那个人,我知道你肯定知道他家在哪儿。”迟小娅诡异一笑,钟不传身后发凉。

  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孩有求必应这一点钟不传深受我的遗传……他连篮球都没练,带着迟小娅就来我家了。

  钟不传说:“丫丫,你得有个心理准备,耀阳家遍地鸡屎,要不我给你买个塑料袋,别脏了你的鞋子。”

  “没必要,鞋子脏了送干洗店刷就好了。”迟小娅大大咧咧的进了我家院子,瞬间就兴奋的叫了起来:“这是啥,大鹅吗?快快快钟不传你给我挡住它,哇,太好玩了。那个是啥,鸭子吗?哈哈哈,我头一次见到活的诶。”

  钟不传就跟进了另外一个神奇的国度一样,开心的像个小疯子。

  刹时间,我家让她弄的鸡飞狗跳,遍地鸡毛。

  最要命的是给我家大公鸡撵的嗷嗷直叫唤,这帮动物可能也郁闷了,这是从哪出来的小恶魔?

  钟不传痴痴的看着玩的不亦乐乎的迟小娅,感觉这丫头既可爱又率真,喜欢的不得了,之前处的那几个女朋友加起来可能都不如她一半,真的好。

  他太想向那群鸡鸭鹅一样,被迟小娅抱在怀里,征服了。

  而我终于被她们给吵醒,我以为有人来我家偷大鹅呢,拎着棒子就出来了:“放开我家的大鹅,不然我打你了。”

  等一回头,才看见是迟小娅,心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她怎么来了?

  迟小娅见到我就跟见杀父仇人似的,将手里玩弄的大鹅一把就给扔到钟不传身上了,拍了拍手向我走过来:“张耀阳,你tm玩我是不,4不4想死了?”

  我一愣,瞬间反应过来了,感情是放她鸽子了,这是杀上门来了呗?

  没事,阳哥什么人,暖男,我要用爱感化她。

  “不要等。”我神秘兮兮的突然说了一句。

  “咋滴了?”她立在原地。

  “小姑娘家家的这么调皮,弄的一脑袋鸭毛。”我温柔的将她额头上的鸭毛给摘下来,随即送上一个最帅气的笑容:“下次不要这么调皮了,不然打屁屁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