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有点恍惚,怔怔的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好啦小丫头,回去吧。”

  “嗯。”

  诶,对不啊?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么?怎么啥也没干就回去了,迟小娅转身都走到门口了,反应过来了,揪着我的脖领,给我拽屋里面去了,象征性的一扔,我顺势倒在床上,捂着胸口,谨慎的看着她:“你要干嘛,我可是良家妇男。”

  迟小娅诡异一笑,搓了搓手:“张耀阳,放我鸽子很好玩是嘛。”

  “请听我的解释!”

  “好啊,你解释。”

  “我本来打算眯一觉就过去的,结果一不小心睡到现在。”

  “你能如此不要脸的憨憨大睡,说明你就没拿我当回事!”迟小娅越说越来气,抄起床上的枕头对我一阵猛砸,我这求爷爷告奶奶都没好使,只能任由她发泄,哎,想我东星耀阳一世英名,算是毁在她手里了。

  钟不传这时走进来,看着这惨不忍睹的画面,忍不住开口说道:“我得去练球了,阳仔你别欺负丫丫啊。”

  “滚!”我都快哭了,这是谁欺负谁啊,你是瞎么。

  爱之深,护犊子之切,钟不传就是这样的心里。

  “钟不传篮球打得老好了,你跟他一起去练球嘛。”这个我最不想要的祸害,钟不传想要,我巴不得甩给他呢。

  “嗯嗯。”钟不传满心欢喜的看着迟小娅,说着还拿起我床下的篮球,原地运了几下球技。

  “可是他们人太多,我不喜欢。”迟小娅婉拒了。

  “好吧,那你跟耀阳练篮球也行,这小子发球发的老好了。”

  “滚犊子。”打不过迟小娅还打不过你了呗,我用我这双穿着白袜子的脚蹬他,钟不传贱嗖嗖的抢走我一只袜子给我挂鸡圈上面去了。

  屋内只剩我们两个人,迟小娅好奇的打量着,我随意的躺在床上,说:“想嘲讽我尽管就尽管嘲讽我,不用忍着。”

  “嘲讽你?为什么吗?”

  “我知道我家又穷又破,整个屋子加起来可能都不如你爸爸一个车门子贵呢。”

  “昂,这倒是事实,可我为什么要嘲讽你呢?”

  迟小娅表示不理解,在我的认知中,像她们这种高高在上的人,别说嘲讽我了,就是来我家里都得浑身不自在的那种感觉,坐哪哪都觉得脏。

  迟小娅又说:“你这思想就有问题,不是什么人出生就是大富大贵,我家为啥有钱,那是因为我爸有点钱,保不准哪天就破产了,我没准比你还穷,还有啊,你家虽然挺穷的,你穿的也不是什么名牌,但你不能因此自卑,你看看你家里,无论桌子上,椅子上,甚至窗户上,都没有灰尘,你的衣服,裤子,袜子,鞋,都是干干净净,漂白漂白的,说明你母亲是个很干净的人,你也是个很干净的人,我干嘛要嘲讽你?”

  “真的?”我指着外面院子说:“你看见我家养的那些鸡鸭鹅不会感到害怕吗?看见遍地鸡屎大鹅屎啥的不会感觉到脏吗?”

  “现在感觉脏了,吃的时候咋不感觉脏呢?肯德基,kfc,北京烤鸭啥的,不都是这些小动物做的么,我头一次见到活的诶,真可爱,一会儿你能不能送我个大鹅,我拿回家给我看看。”

  我乐了,她要是把大鹅拿回家,她爸得跟她拼命。

  “拿不了,那是我家辛辛苦苦养的,到时候还能卖钱呢,才不给你。”

  “瞧你那扣样,走了,陪我打球去。”迟小娅将我拽起来,我心情挺不错的陪她去打篮球了,既然她不是那种带有有色眼镜看的人,我也没必要处处针对她了,她脾气是坏了点,只要以后能改,还会是个挺不错的姑娘,至少,心地很善良,做人很真诚,这就够了。

  “你这眼眶子咋整的?”迟小娅问我。

  “跟别人干仗干的。”奇怪了,迟小娅问我啥,我都愿意说,从来不隐瞒。

  “干赢了干输了?”

  “这问题就问的有毛病,你看看阳哥这肌肉,你告诉告诉我,输字怎么写?”

  “我发现你好能吹啊。”

  “那咋整,就这点爱好。”

  我们到了篮球场,发现场地都让人占满了,就想走。

  学校一共就四个全场,八个半场,全都让人沾了。

  要比赛了练队都挺积极的,本来就领着迟小娅,我还不想去陈辉他们那边,就说:“咱俩走吧,你想玩球,不行去广场那边,那边除了筐有点高以外,其它还行,就是不知道让不让进。”

  “走?为啥走,这不这么多球场么。”

  “都有人啊,你不是不想跟别人一起玩么。”

  “抢一个不就完了。”迟小娅挺无所谓的走到最边上的一个球场,对那帮人说:“你们几个,上边玩去。”

  这几个人一愣,纷纷看了我一眼,他们认为,这女的能这么横,肯定是我牛逼呗,但他们看了我一会儿后发现根本不认识我,便梗着脖子说:“你谁啊?”

  “我迟小娅。”

  穿一号麦迪球衣那同学刚想说不认识,旁边的那个人说:“袄,是三班的丫丫姐吗?您玩,您玩。”

  他对一号麦迪那同学眨了眨眼睛,随后几个人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一号麦迪说:“你干几毛,怕一个女人?”

  “你懂个屁,那女的比男的都狠,在初一老特么出名了,一般人整不了。”

  “不就有几个男的罩着呢,还不是一个臭女表字。”一号麦迪往地上啐了一口。

  “小点声,别说了,咱惹不起。”一帮人嘀咕着离开了。

  我无奈的看着迟小娅:“你咋这么霸道,你就不怕这几个小子干我们一顿?是,你虽然挺牛逼的,可是目前就咱俩人啊,万一吃亏了咋办。”

  “吃什么亏,我吓死他们,就算真干起来了,他们还能打我一个姑娘啊,顶多你挨两下子呗,回头姐在帮你报仇不就完了。”

  最&I新章节O上13。

  “!。”我顿时崩溃。

  丫丫的三八式投篮能乐死我,但她偶尔来几个胯下运球让我知道她不是那种啥也不会的菜鸟,玩起来倒是也挺开心。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