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逼。”迟小娅对我竖起大拇指,随即走到一旁,从兜里拿出五块钱递给跟苏胡一起来的人:“去对面超市给我买瓶可乐回来,要百事的。”

  这小子有点为难,但明显认识迟小娅:“丫丫姐,我这跟胡哥出来干仗呢。”

  “干不干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话放这了,五分钟见不到可乐,咱俩就是个事。”

  “哎!”这小子非常的无奈,抱歉的看了眼苏胡,一溜烟的跑了。

  这一下,苏胡身边还剩四个帮手。

  “你,你,你还有你,过来跟我打篮球,赶紧的。”迟小娅将魔抓再次指向苏胡身后的那四个人.这几个小子根本就不认识丫丫,虽然长得挺好看,可她太臭屁了,引起了那几个小子的不满,对于她的话,几个人恍若未闻!

  迟小娅笑了:“阿辉哥,我说话有点不好使了,你看着办!”

  陈辉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无奈的对苏胡说:“你俩单挑吧。”

  苏胡当时就傻了,我俩不是没有单挑过,他根本干不过我。

  “张耀阳你靠一个女人有意思吗?”不得不说他挺无耻的,死活就要一帮人打我自己。

  那时候自己也好面子,即使知道丫丫这是为我好,可我还是说了:“丫丫,不用你帮忙。”

  迟小娅原地拍了拍篮球:“我不是帮你啊,我就是找人陪我打篮球而已。”

  说完还故意朝我眨了眨眼睛,整得我挺无奈的。

  我一看跟苏胡跟我是一对子了,我还贯彻他干嘛,砖头也都用不上了,随手扔到一旁,大骂着冲了上去。

  一拳我就怼他脸蛋子上了,他连揉的时间都没有,反手一拳向我怼了回来。

  我俩迅速扭打在一起,别小看这种打架方式,属于最较劲的那种。

  谁的劲儿小谁就得被摔倒。

  但这玩意也可以赢在一个巧劲上面,不然电视上的摔跤比赛岂不是个小的,瘦弱的就吃亏?

  这是一个力量与技巧共存的干仗方式。

  苏胡死死的将我的脑袋勒在他的腋下,再加上他的狐臭,感觉都要上不来气了,擦。

  千钧一发之际,我脑海里灵机一动,将脚抬的高高的,对着他的脚使劲一跺,十指连心,就哥们这篮球运动鞋踩在他的北京布鞋,俗称懒汉鞋上,疼的唔袄瞧叫唤!

  我趁机将腿身在他的后边,使劲一拌就给他拌倒了,满天飞舞的大拳头如暴雨般落在他身上,他根本没啥还手的机会。

  我双手死死的摁着他的双手,身子再次骑在他的上面,任凭他涨红了脸也别想反抗!

  这时,他带来的那几个朋友也不管你是迟小娅,还是佟丽娅了,爱谁谁吧,其中一个人从我背后一脚就给踹倒了,对着我脑瓜子一顿砸。

  苏胡得到喘息的机会,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我刚才丢的砖头,一板砖就拍我脑袋上了,迅速隆起一个大包!

  接着,血就从我脑门上流了下来,进我嘴里,腥腥的味道。

  而我也因此失去了战斗力,苏胡这帮人也都开始后怕,都开始往出跑。

  钟不传急眼了,捡起砖头就撵他们,撵的嗷嗷跑。

  但不是钟不传多猛,只是苏胡他们害怕了,这么小打架,还出血了,都怕干出人命。

  要是我在篮子点,告诉老师跟学校他们铁定开除。

  几个人都慌了,谁也没有刚才那气势了,钟不传眼瞅就追不上了,拿砖头奔着最后的那个人腿砸了过去。

  这帮小子也挺不讲究的,给这个人丢下,全跑了。

  “**妈,**妈。”钟不传一边骂,一边怒打那个人,此刻管什么父母住不住院,管什么听不听话,满脑子都是我刚才被打坏的坏面。

  “好了,钟不传,再打就严重了。”见那个小子被钟不传打的鼻血蹭蹭往出冒,陈辉出手阻拦。

  钟不传也没恋战,跑过来一把背起我往医务室跑。

  学校的大夫看了看,说道:“脑袋破了,得缝针,最好在检查个脑ct,看看有没有脑震荡啥的。”

  众人一听吓坏了,赶紧打出租车往医院跑,我躺在钟不传的腿上差点没气死,这个臭不要脸的,秦子晴也跟了过来,你就不能把我的脑袋放她腿上么,不知道哥们不喜欢搞基啊!

  好吧,此刻我脑袋虽然有些迷糊,但思想确实清醒的。

  不知道当时为啥是这想法,年少轻狂的我没有把这个当回事,让搬砖拍了一下就是脑震荡了,那我点子得多背。

  钟不传就跟我小媳妇是的,一直牵着我的手,带我到处检查,大夫给我脑袋处理伤口的时候,他把两位姑娘叫道外面,说道:“这事,我们不想让他爸妈知道,你俩兜里有钱没?就当我借的,回头我还你俩。”

  “差多少钱?”迟小娅问。

  “大夫说得五百多。”

  “算检查脑ct了吗?”

  “算了。”

  “行,我给我爸打个电话。”说着迟小娅就拿着电话离开了。

  秦子晴焦急的看了我一眼,见我嘴唇发白,都吓坏了,她哪经历过这种事,就说:“咱告老师吧,他这样蛮也瞒不住啊。”

  =e首发

  “不行。”钟不传摇头说:“事情不管咋说都是因我而引起的,现在我爸都那样了,要是告老师的话,在知道我早恋,他肯定得气死了,绝对不能告诉老师。”

  “可我们这么小,哪有五百多块钱啊,耀阳脑袋上还得缝针,还得换纱布,上药,这些都是钱,早晚都瞒不住的。”

  “能瞒一阵是一阵,现在就看丫丫能不能弄到钱了。”

  楼下一辆黑色大奔驰正霸气的停在医院门口那,迟小娅着急火燎的对她爸说:“先给我拿六百吧。”

  他特无奈的说:“你又给谁打坏了?”

  迟小娅撒谎:“有个人骂我,我就找人给他揍了,我朋友受伤了,脑袋开瓢了,要缝针不能跟他家里说。”

  要不说迟小娅这种姑娘最适合混呢,人缘也好呢,忒讲究了,跟她八竿子联系不到一起的事情全让她给兜了下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