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的看前提你喜不喜欢他啊,那个人是谁?”

  我没好意思跟她说是我,却也让迟小娅猜出来了,她仿佛就跟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样:“该不会那个人就是你吧?啊,哈哈哈,笑死我了,是哪个没长眼睛的跟你说这话。”

  我顿时就不乐意了:“哎哎,你这有点看不起人了啊,哥怎么说也是一表人才,喜欢我怎么了。”

  “来,你站起来。”迟小娅用手比量了一下我俩的身高,我刚好到她鼻子那:“长得都没我高,你告诉我,谁能问你这句话,放心好了,不管是哪个姑娘问你这话,绝对是要戏耍你,等你很认真的说了喜欢她之后,不定怎么打击你呢。另外,你真不是一表人才的主,你属于一表人渣,来好好照照自己长得什么样。”

  从迟小娅递给我的镜子里,看着自己的样子,刹那间让她给我打击的好像还真不如陈辉帅气了。

  哎,我幽幽的叹了口气,顿时间什么自信都没了,早知道就不该问她了。

  迟小娅嘿嘿一乐:“小伙子告诉我,是哪个不长眼的姑娘在逗你玩。”

  我蔫蔫的说:“就是秦子晴了,你昨天看见的那个姑娘。”

  “她啊,那就更不可能喜欢你了,我从她眼里没看到对你有爱意。”

  “可我喜欢她好多年了,从幼儿园开始。”

  丫丫噗嗤一声就笑喷了,将嘴里的饮料喷我一脸:“幼儿园?你才多大,用本山爷爷的话说,你懂爱情么。”

  我郁闷的抹了一把脸,感觉脸蛋全是黏黏的饮料:“你就跟瞎似的,喷我一脸,擦。”

  “你才瞎呢,我这不是没忍住么,哈哈,来给你擦擦。”丫丫从兜里拿出一块手绢替我擦脸,我没看错吧?这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带手绢?这妞上古时代来的吧。

  我一点都不撒谎,在我的印象中,就算用手绢也应该是那种温柔的,淑女,像秦子晴这样的姑娘用,而丫丫用手绢的时候就跟用擦屁股的卫生纸似的,在我脸上一顿呼噜。

  “靠,我瘠薄自己擦。”

  “手绢送你了。”迟小娅拍拍手,说打篮球打累了,请我去吃米线。

  “我一个男的要手绢干嘛。”

  “不要就扔了。”迟小娅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随后领着我就往过桥米线店走,暗暗的摸了摸兜里的几块钱,一把拉住她:“事先说好,你请我,我就去。”

  “真特么抠,你是我见过最抠的男生。”迟小娅无语的白了我一眼。

  “你错了,我这不是抠,是穷!”

  “没区别。”

  迟小娅点了两碗麻辣的过桥米线,随即带着我进了一个用帘子挡住的单间,我有点别扭,万一我爸妈突然过来了,见我跟一个姑娘在单间,该说不过去了。

  Ja{

  迟小娅说我娘们唧唧的,她都不寻思,我乱寻思个屁!

  我告诉他我脑袋上还有伤口,不能吃辣的,她说我怕死就别活着。

  妈滴,我说一句她怼我一句,索性我也不吱声了,她说啥是啥吧。

  不一会儿,服务员端着两碗米线上来了,她不停的往自己碗里倒麻油,一边倒还一边说我既然有伤口,麻油就别倒了吧。

  完了她拿个小碗往里盛了点,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说真的,你挺完犊子啊。”

  “咋滴呢?”这丫头开口不刺激我就难受。

  “喜欢一个姑娘那么久都没追到手,你不完犊子是啥。”

  我突然挺想跟她坦露心声的:“我曾试着每天都在跟她说我喜欢她,但她总觉得我是在跟她开玩笑,昨天她突然让我认真的跟她说一次,我发现自己又说不出口了,不知道为啥。”

  她又开始醒大鼻涕了,这说个话的功夫就醒了三张纸了:“她都让你说了,你为啥不说呢?”

  我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没自信吧,就像你说的,我从来不觉得她喜欢我,我感觉她就是在试探我,万一她知道我真的喜欢她了,她该远离我了,她就该别扭了,五年级那会,有个长得挺磕碜的一个小姑娘跟我表白后,我就挺挺烦她,离她远远地,之前我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你知道你这属于啥么?”迟小娅滋溜一口汤,吧唧吧唧嘴说道。

  “啥啊?”吃累了,就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迟小娅要了一根。

  女人抽烟,尤其长得好看的女人抽烟比男孩子要酷上许多:“你这属于贱,你的性格我也看出来了,平常吹牛一个顶俩,一到真章就完犊子的选手,有点受虐倾向,说白了也就是闷骚,现在的情况就是你喜欢那个秦什么晴。”

  “秦子晴。”

  “不tm重要。你喜欢那个女孩儿,你不敢表白,怕失去她,我要特么是你,就勇敢的去追,初中就这么几年,你犹犹豫豫的,早晚得成别人对象,到时候再被别人拉宾馆里,有你的哭的。”

  “额,你这话题是不是过于少儿不宜了。”

  “我说的事实,小学生都知道处对象的年代,你还犹豫啥啊,喜欢就去追呗,难不成你等着她来追你?别做梦了,就那个女孩那么腼腆的样子,她要是能跟你说一句话,张耀阳我想跟你处对象,你同意不?我脑袋摘下来给你当凳子坐的。”

  “真的?可你说我长得磕碜啊,个子也矮啊,都没啥自信了。”我被她说的有点心动了。

  “小男生发育的都晚,更何况你爱打篮球,身高绝对矮不了,只要你爸妈不矮,你也应该差不多,至于长得磕碜,那就没招了,不过没关系,男生的魅力不在于颜值,而在于他的气质,这年头,谁还喜欢小白脸啊,我是不喜欢。”迟小娅说:“只要你是个办事靠谱,说话算话,完了还有个人魅力的话,搞定那种姑娘应该不难,最主要的这年头都是癞蛤蟆配天鹅肉,瘦子跟胖子处对象,好白菜让猪拱了。那女孩长得不错,对你应该也有好感,你可以试试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