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迟小娅的话,我的信心突然变得高起来了,感觉拿下秦子晴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迟小娅说我的眼神不是太自信,要锻炼我一下,我问她怎么锻炼,她就说把她当成秦子晴,让我很认真的跟她表白一次。

  }看#_正Z{版章^3节上\"K;

  我一想这方法可行,表白的时候很重要,无论是从眼神,到话语,在到气质,必须全都拿捏到位,追求她才能成功!

  我尴尬的看了眼四周:“人多,我不好意思。”

  “嗯,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

  “去了就知道了。”

  迟小娅拉着我,坐着十路公交车,去一个有海边的地方,这个季节,海边的海估计已经上冻了。

  很难想象,像她这么一个千金小姐竟然还能轻车熟路的坐客车,这个丫头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我开始越来越好奇了。

  没接触她之前,就单纯的以为是个叛逆的丫头,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想法在我脑海中逐渐褪去,她在学校里表现出的叛逆,不懂事,好像是故意装出来的,她其实是个很懂事的姑娘。

  “干嘛这么迷恋的看着我,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哈哈哈。”我跟迟小娅坐在最后一排,见我一直注释她,便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我酝酿酝酿情绪,一会儿表白。”

  “你现在别酝酿啊,等到了地方在酝酿。”迟小娅捋了下耳边的秀发,这一小女人的动作顿时给我吸引了。

  “你家那么有钱,为啥不打电话找你家司机过来,坐公交车多挤多受罪啊。”我挺不理解的,要是我爸有个大奔驰,我恨不得去对面上厕所都得开车去。

  “你看看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像不像我们的以后?”迟小娅指着这群人说:“从小我家里来的那些人都是笑里藏刀的人,他们每个人都是西装革履,开着豪车,说着一些体面,好听,奉承的话,可我觉得都好虚伪,我爸前一秒还能跟他们饮茶做乐,谈天说地,回头人家走了,该背后骂人家还是骂人家,在利益上该占大便宜还是占大便宜,你在看公交车里的这些人,他们与我爸他们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可他们活的更加真实,我家庭条件还行,可我更喜欢过这种在我爸眼里所谓的市井生活。”

  似乎富二代都有这样的情节,在我看来纯属于身在服中不知服,要是我能有个这样的老爹,绝对开轿跑拉各路美女,别说小小的秦子晴了,就是林心如我也得睡她!

  我从小就喜欢林心如,小时候看还珠格格,紫薇那温柔劲儿,长大就想找个那样的媳妇!

  “你这属于矫情。”

  迟小娅不服:“你看我是那种矫情的女孩儿吗?我比爷们还爷们好吧,如果说给你花不花的金钱,在跟你有一个父母疼爱下的环境长大,选一个,你选啥?”

  我毫不犹豫的说:“不用选,你要是我这种既没有父母陪伴着疼爱与长大,完了还没钱的生活这才叫痛苦。”

  “哈哈哈。”迟小娅大笑道:“你家的情况特殊。”

  “你知道我家的情况?”

  迟小娅白了我一眼:“这才过了几年啊,你还没想起来我啊,你踢碎我暖壶那天,我就瞅你眼熟,后来在公安局出来后,我跟我爸聊了聊,我终于想起你是谁了。”

  我眯着眼睛看了看迟小娅,还是没想起来她是谁:“你该不会是我晨曦妹妹吧!”

  “靠,晨曦才大多,那是小丫头片子,你在瞅瞅。”

  我又看了看,还是没想起来。

  “八岁的时候,有一回你给我手里的糖葫芦抢走了,说给你晨曦妹妹吃,完了坐地上哇哇哭的那个女孩儿。你记不记得了?”迟小娅提醒我,而我完全不记得了,好几年过去了,谁还记得八岁时候的故事了,我到现在也就记得有个晨曦妹妹,她长什么样我都不记得了,就是总听我爸说起我们小时候的故事。

  对于迟小娅,真心没啥印象。

  迟小娅噘着嘴:“知道我为啥总是针对你么,就为了报小时候你抢我糖葫芦的仇,我还满心欢喜的天天缠着你玩,你竟然不记得我了,哎,伤心了,回家你问问你爸,问问他认不认识我爸!”

  “认识你爸能咋的,也不说给我爸安排个经理啥的干干的。”

  “听我爸说你爸以前挺厉害,不找他就是他那几个好哥们也能混得不错。”

  我撇撇嘴:“快拉倒吧,他那死倔的性格,不带求人的,我看他没一点厉害,到是酒能喝的挺猛。”

  “哎呦!”

  公交车猛然挺住,我跟迟小娅身子猛然前倾,我差点飞出去,让迟小娅给我拉住了,同时也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对话。

  司机探着脑袋破口大骂:“你tm的瞎啊,走路不长眼睛是不是,没看见路灯啊,撞死你谁的责任啊!!”

  这瘠薄司机车让他开的,要不是他低头玩手机,也不会出现差点撞到人的事情,这尼玛锅丢的到是真快。

  迟小娅问我:“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看见迟小娅因为拉我长长的手指甲弄出血了,整得她挺疼,我看着都疼。

  我从兜里掏出指甲刀,小心翼翼的问道:“都出血了,我帮你剪了吧。”

  迟小娅有点不想剪:“我留了好久的诶。”

  “又不练九阴白骨爪,留她干嘛。”

  “好看啊。”

  “好看啥啊,跟大鸡爪子似的。”不由分说,我也霸道一回,强行替她剪了。

  她还挺惋惜的说:“就剪一个就行,其它几个留着,干仗用,敢惹我的人,我挠死她!”

  “留着下回再劈了还得出血,遭那罪干啥,你还想不想打篮球了,听我的,都剪了,想留以后咱们在留。”

  奇怪了,迟小娅竟然没有反对我的行为,而是面带害羞,双眼迷离的看着我,为啥会是这样的表情呢,还得从两个月前她刚上初一的时候说起。

  当时她在电脑上看完了大话西游,看到紫霞仙子说谁能拔开手中的紫青宝剑,他就是我的如意郎君。

  而迟小娅这一天便心血来潮说:“爸爸,以后我要留手指甲,谁若是第一个愿意给我剪手指甲的男生,我就嫁给他!”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