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骂着骂着,最后也都不了了之了,而她俩都气的够呛,电脑差点给砸了。

  迟小娅不停的拍着胸口,气的完完的了,腿上还躺着一个挺不要脸的人。

  她脑袋一转,突然间嘿嘿一乐,紧接着她也把自己的鞋脱了,随即将脚抬起来,用她的彩色袜子放在我的脸上,问道:“我滴可乐先生,这味道酸爽不?吼吼吼,哈哈哈。”

  她都要乐屁了。

  迟小娅的小脚丫子确实没啥味道,反而有种淡淡的清香,在梦里我就梦见迟小娅拿着鸡腿在我面前一顿晃悠,这家伙给我馋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现实中她都乐的不行了,拿着手机一顿猛拍,还传她QQ空间的相册里去了,这个小贱人。

  玩了一会儿,她也失去兴致了,不一会儿打着哈欠也睡着了,最要命的是你睡就睡呗,还给我从沙发上踢下去了,让我特么在地上睡一宿,最后冻醒了,啥特么玩意。

  我是被冻醒的,从地上爬起来,一看电脑显示器已经灭了,拔楞拔楞还在睡觉的迟小娅:“走了走了。”

  迟小娅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竟然发出“eng(二声)”的撒娇声音,翻翻身,接着睡。

  我擦,原来也是个小懒猪,我就捏着她的鼻子,掐住她的嘴不让她呼吸。

  她感觉气顺不过来,就给憋醒了,还说我烦人,直径走到卫生间洗漱。

  此刻镜子里的我跟一句话完美对应,一宿包完满脸油,我恨不得赶紧回家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再回学校。

  迟小娅的头发也跟大疯子是的,我随便抹了把脸就换她去洗。

  她低头弯腰的功夫,便看见她的露出来光滑的后背,让我差点窒息。

  青春期的我们对于这种还是挺扛不住的,我赶紧将视线转移,转着转着又转回她露出来的那一点后背上了。

  张耀阳,你不是无耻的人,我不停的在心里告诉自己。

  对,我是个正直的人!!嗯呢。

  然而我刚有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时,迟小娅那大大咧咧提裤子的动作,瞬间让我看见里面的绒裤,不知道为啥,我就有点招架不了了,索性赶紧逃离卫生间,跑到网吧门口抽支烟。

  东北的冬天,尤其是早上,那叫真tm一个冷。

  没咋地呢,大鼻涕给我干出来了,感觉要跟感冒是的。

  熬了一夜,身体抵抗力本身就在下降。

  就感觉大笔挺掉嘴里了,咸咸的……

  “你咋跑那么快?我还以为你爸来抓你来了呢。”

  我没好意思说刚才不小心让你诱惑了一把,感觉有点太特么完蛋了。

  “吃点东西去吧。”

  “走呗。”

  我见大马路上人开始多了起来,就随口问了一句:“几点了?”

  “八点半吧。”迟小娅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哦,几点!!!?”

  八点半!!卧槽,我们学校七点就得全体到校,晚五分钟就是迟到,现在八点半了,灭绝老尼不得气死了。

  C^更$新:8最-J快上EvIX

  灭绝老尼生气倒也没啥,要是找家长怎么整,我爹在知道我骗他,还是去包宿了,非得整死我不可。

  哪还有心思去吃东西了,赶紧往学校撩吧。

  “你慌什么玩意,反正已经迟到了,还差这几分钟啊?”

  说的好像有道理,肚子也饿了,该吃吃,该喝喝。

  我俩来到一家kfc店,点的全家桶。

  迟小娅说平常在学校吃的那早餐就跟吃猪食的,这好不容易出来了,不想再去吃路边摊了,咋也得吃点肉啊。

  她呢,还是属于那种咋吃都不胖的气人选手。

  “小媳妇,今天回去跟你家那位告白不啊?”迟小娅吃了口大鸡腿,弄的满嘴都是油,我顺手就帮她擦了擦。

  “今天没工夫追秦子晴了,我这伤口好的差不多了,我得去干苏胡了,让他蹦跶好几天了。”嘴里的肉塞牙了,便伸手指头进去抠。

  迟小娅告诉我这样不卫生间,完了她给我演示一遍如何抠牙,抠牙的时候一定要用手给捂住,让对方看到是不礼貌的行为。

  我便学着用了这个动作,发现着实很尴尬,也不是什么市里上班的人,不需要这么注重,继续我行我素的抠牙。

  她看我这么抠的挺爽,完了比我还奔放,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一边抠牙,也不挡着了,也不上流社会了。

  “你几点去干他啊?带我一个呗。”

  “小姑娘家家的老掺和这事干嘛,我得回去跟钟不传研究研究。”如今只有去踢班才能找回面子了,现在整个初一都在传我挨揍的事情,不干他真不行了。

  我俩吃完东西以后,窗外便开始飘起了鹅毛般的大学,并越下越大。

  真是天助我也,等到我俩回学校的时候,发现这帮小子都拿着撬,扫把在门口清雪呢,这样一来老师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迟到了。

  跟迟小娅说了声拜拜后,我便去找我的班级。

  当时钟不传手拿着锹,双脚踩在锹上面蹦跶呢,好锹都是让他这么给用坏的。

  我抢走秦子晴手里的锹:“来,我帮你扫,你去休息会儿。”

  秦子晴都有点没反应过来,我就拿着锹跑钟不传那了。

  “阳仔你可算来了。”钟不传兴奋的跟我说:“咱们初一昨晚跟初二的项顶干起来了。”

  “昂,咋滴呢?”

  “听我说啊,陈辉领着初一的这帮人给初二的一顿干,现在咱们老出名了,尤其咱们班,哈哈。”

  “你也别高兴太早,人家初二不是白玩的,就那个项顶,我听说挺牛逼的,你还是小心点吧。”我提醒道,我刚开学就听过这个项顶,那是刚开学第二天吧,项顶就领着一帮人跟人家打群架,据说杠杠猛,吃亏了,不可能就这么忍着。

  不过我不太关心这个问题,我现在关心的是要怎么去干苏胡。

  我还没开口,钟不传竟然主动跟我说:“我觉得咱们现在该干苏胡了,可是这样本来初一就跟初二的干仗呢,咱们要是突然给苏胡干了,会不会让别人以为咱们叛变了?”

  “不是,等一下,你不是不打仗了么?”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