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我爸之前不是住院了么,生死未卜的,哪还有心情打仗了。”

  “现在的意思就是说你爸好了呗?”

  “嗯呢,没啥事了就是以后烟不能抽,酒不能喝了。”

  钟不传他爸这一病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得了这种病,但烟酒不碰了,以后就是个好人了,倒也没啥影响,还不会用酒醉的状态下殴打钟不传了,对于钟不传来说,这绝逼是个好事!

  而且他们住院花的钱,国家也给报了,等于没花几个钱。

  钟不传心情大好,也不学习了,又开始研究打仗了。

  他的天空忽然放晴了。

  人的心情一好就愿意臭嘚瑟,钟不传是这类人的代表。

  既然有了好兄弟的力挺,干苏胡还研究啥,直接干就完了。

  我拎着铁锹奔着苏胡他们就走过去了,钟不传紧随其后。

  当时苏胡正背对着我,他们班有个小子向他指了指身后,他慢慢的转过身,看着我一愣,没吱声!

  我指着他,张口便骂道:“**妈,咱俩得账该算算吧!”

  “你是个瘠薄!”

  “去*妈!”我挥手就是一铁锹奔着他肩膀砸了过去,本来我是想着奔脑袋砸的,有点不敢,怂了。

  即使这样也给他吓够呛,他也拎着手里的铁锹想要轮回来,但他没我那两下子,就在那比划也不敢真的去轮,旁边的人都没怎么用力他。

  现在的苏胡尴尬点在哪儿,就是我跟钟不传往死轮他,给他轮的节节败退。

  他还不敢还手,完了不还手面子还丢了!

  我这一铁锹轮完,钟不传的大飞脚就冲了过去,真的,打架这一块我跟钟不传的默契非常好,我们两个人在苏胡他们班给他摁着一顿胖揍,周围都没有敢上手的。

  这年头打便宜架的人有很多,打吃亏架的就没几个了。

  我俩都给他踹雪壳子里了,我拉着他的衣裳,钟不传就往他衣服里塞雪!

  本身雪就不是很厚,混合着地面的泥土可给他造完了。

  当我俩踢的正爽的时候让体育老师过来给我们拉走了。

  一家一个大飞脚给我们踢散了,我的仇终于报了,也解气了,用不了多久全校都知道我给他踢了,面子算是找回来了。

  干完活,回到班,小脸一个个冻的红扑扑的,我赶忙给秦子晴接了杯热水,像个小太监似的递了上去。

  她跟我说了声谢谢,双手捧着暖水瓶子,对我说:“你怎么去打人家苏胡啊,不是都已经和解了么。”

  听着她话里对我有点小埋怨,便说:“他打完我说完事就完事啊?当他是世界总统啊,啥玩意都得可他py子灌铅了呢还,阳哥能是轻易吃亏的人嘛。”

  “这回出气了吧。”

  “下次在惹我还踢他。”

  秦子晴倒也没表现的很不乐意,等会回头再陈辉出面就应该没问题了。

  她问我:“你爸妈昨晚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说到这我就来气了:“你说你脑子也真是的,反应就跟大脑痴呆似的,我那么跟你眨眼睛就tm没看见似的。”

  “有你这么跟女孩子说话的么,满嘴脏话真是讨厌。”

  她突然间就生气了,在我看来也不算是矫情,每个人的性格不同罢了,最近跟迟小娅聊的久了,说话满口脏话,张口就来,然而当着秦子晴的面也是不小心就说出来了,对于这种女生,你必须的像宠公主似的,小心翼翼的去呵护她,爱护她才行。

  我贱贱的嘿嘿一笑,给她捏腰捶腿,同时轻轻的抽自己的小嘴巴:“不要生气了嘛,我错了还不行嘛,下回说话注意好不好。”

  “张耀阳其实你哪都好,就这张嘴太欠!”

  “是是是,小的明白。”我点头哈腰的。

  这时,陈辉领着苏胡气呼呼的过来了,在门口挺拽的叫我:“张耀阳你出来一下!”

  我斜楞眼睛一撇,这是要干我啊:“钟不传,我跟你阿辉哥干起来你帮谁啊?”

  “阿辉是谁?”

  “妥了,那家伙!”

  m

  我招呼一声,钟不传一脚给凳子腿踹折,随便拆两根棍子就跟我往过走。

  秦子晴不愿意看我俩干仗,赶紧追了出来,夹在我俩中间。

  陈辉无奈一笑:“你干啥啊,我不打他。”

  “少tm吹牛逼,你行啊!”不说那句话没事,那句话出来直接让我炸掉了!

  还瘠薄整的稳稳揍我的意思,谁不是都是一条命,装啥啊。

  “秦子晴你躲了,我不揍他。”

  陈辉咧嘴一乐,问我:“耀阳,今天你给我兄弟打了,他也认了,之前你们无论谁吃亏这次看在我的面子上都扯平行不行。”

  我跟让我削的一脸包苏胡对视一眼,他率先冲我伸出手,我一想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就跟他握手了。

  陈辉说:“咱们初一现在挺团结,跟初二干仗,耀阳,你俩的恩怨也没了,以后就是兄弟了,咱一起干初二的。”

  我呵呵一笑:“恩怨没了,以后谁也别惹谁,对于打初几,还是当什么老大,又或是什么帮派我就不参与了。”

  “难道你就对干翻初二,打倒他们的气势不敢兴趣吗。”

  我微笑着指着秦子晴:“对于我来说,她才是最让我感兴趣的事儿。”

  随后的日子里,陈辉便忙着跟初二干仗,我就忙着追秦子晴,而迟小娅突然就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我们没有联系,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我以为秦子晴肯定是我的女朋友时,殊不知这时候的女孩子还是喜欢打架猛的男孩子,而她的爱情天平渐渐像陈辉靠齐。

  我学会了上网,家里的超市赚到钱了,而我爸在超市稳当以后,便跟我刘铂叔去了山西那边弄煤矿,据说一笔生意谈成能赚十万呢!

  我妈不太想去,可是又没别的办法,家里光指着超市猴年马月能挣够我上大学的钱。

  走的这天我妈偷偷的哭了挺长时间,与之对比的是我心里高兴到爆炸的心情,终于离开我爸了,回家再也不用担心他喝多揍我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