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后背重重的砸向货架子,一阵生疼。接着我爸的大飞脚,大嘴巴子啥都来了,气哄哄的骂我:“小兔崽子,我才走了几天啊,你就给我淘成这样是不是,对得起我们吗,啊。”

  我爸等着眼珠子挺吓人,可任凭他怎么凶我,怎么吼我,我就是tm不吱声,有能耐就打死我,一副爱砸砸滴的样子。

  我这死出让我爸更是来气,薅我脑瓜子踢我,尤其一拳打我胸口的时候,疼的我差点没喘过气来。

  我刘铂叔看不下去了,拦着我爸:“行了浩哥,孩子随便打两下得了,再打下去在打坏了。”

  我爸气呼呼的叼根烟,指着我:“瞅你那跟不拉几的样子,我上学⊙?⊙?就不是你这样子。”

  我心里不服气的想,少tm吹牛逼,你上学那俩分数可能都不如我呢,心里这么想,嘴上没敢说。

  我爸打完我,就领我妈出去跟我刘鹏干爹,裤衩干爹以及健洲叔出去喝酒了,也没管我,直接将超市门一锁,任由我愿意干啥就干啥去。

  他也是真的火了,不然不能连衣服都不换,接到我妈妈的电话就连夜从山西往回赶,可能挣那点钱都不够油钱的,好在我刘铂叔有钱,说算他的。

  他们走了后,我就坐在超市门口呜呜大哭起来,有一种有家不能回的感觉。

  这时一道清脆带有调戏的声音响起:“呦,哭鼻子呐,羞不羞哦。”

  我没抬头,只觉得这道声音挺熟悉,愣是没想起来是谁,但绝逼是个姑娘。

  我当时是趴在双膝之间,透过下面就看见一双小瓢鞋,在我认识的姑娘中,字现在这个年纪就穿这种鞋的还真是屈指可数,挺前卫的,再加上声音跟动作都挺欠的情况来看,只有一个人,迟到小姐。

  迟小娅贱贱的用脚丫子凑到我鼻子跟前,以至于我不得不将头抬了起来,她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左一圈右一圈的打量着我:“呦呦呦,真的哭呐,因为啥啊。”

  “你眼花了,我才没哭。”我倔强地说道,虽然哥们挺脆弱的,但还轮不到在女孩子面前哭鼻子的地步。

  “哭的大鼻涕都出来了,擦擦。”迟小娅从兜里掏出五毛钱一袋的面巾纸递给我。

  我没接,非常豪放的用手抹了一把大鼻涕,别说,还真流了。

  “咦,真埋汰。”

  “连你也嫌弃我了,是吧,都嫌弃我,全世界都嫌弃。”我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看你这脆弱的小心灵吧,不就是被甩了嘛,有啥大不了的,衣服脱下来。”

  “干嘛?”

  “叫你脱六天脱,哪那么多废话,不听话打你小pp。”我被她调戏的话语给我逗笑了,听话般的将羽绒服脱下来给她,她垫在台阶上一屁股坐下来。

  很奇怪,脱了外套的我竟然不感觉寒冷,是心的温度在上升吗。

  我悠悠的叹了口气:“说的挺轻巧,你是没试过爱一个人的滋味有多痛苦,尤其是那种明明的喜欢的不得了,却怎么样也无法得到的感觉。”

  迟小娅露出一个回忆的表情,最终无奈低头一笑,递给我一根烟,我一看玉溪,真尼玛有钱。

  “头一次接女孩子递过来的烟,挺别扭呢。”

  “啥事你不都得经历一下么。”她到看的挺开。

  “你咋知道我失恋了。”

  “就你那点破事,初一都传开了。”迟小娅说:“其实你大可不必难过,每个人他(她)身上都有属于自己的优点,有的人看不到,有的人能看到,懂你的人自然懂,不懂你的人,你没办法让他进入你的世界,秦子晴没跟你处对象,伤心的不应该是你,而是她,如果你足够优秀足够自信的话,后悔的应该是她啊。”

  “可我并不是一个足够优秀足够自信的人啊。”

  “那你就想办法变成足够优秀足够自信的人。”

  我呵呵自嘲一笑:“曾经我就是那么想的,变成一个可以让秦子晴觉得很骄傲的那个人,可是现在不会了,我没啥想法了,过一天算一天了。”

  “自暴自弃了呗。”

  “呵呵。”

  “儿女情长太麻烦,你要是个带把的,就特么别纠结这点小事了,明天带你去半件大事。”

  “啥大事啊?”

  “我最近发现一条冻的河,里面肯定有鱼,回头我整俩大锤,去凿冰整鱼啊。”

  我晕,她消失这么久难道就是在找地上要打鱼?我也是醉了。

  迟小娅拍拍屁股:“好了,太特么冷了,不跟你在这挨冻了,我去网吧包宿你去不?”

  我想了想还是不去了,我爸今天刚回来我的消停点,一会儿跟我干爹他们吃饭肯定得喝多,喝多在轮我一顿我可就傻了。

  迟小娅前脚刚走,后脚一辆警车停在我面前,我健洲叔摇下车窗:“小耀阳上来。”

  “嘎哈去啊?”

  “吃饭去啊。”

  我有点不敢面对我爸,就说:“健洲叔你们吃吧,我就不去了。”

  “咋的,兔崽子大人物了呗,找你吃个饭都没功夫了呗?”我爸突然摇开后面的车窗,龇牙说了一句。

  我白了他一眼,表示并不想理他。

  最后我还是上了车,跟他们去吃的涮羊肉。

  我爸可能是有点心疼我了,竟然主动给我夹了一只海兔,我最不愿意吃了,又不敢吱声,只能默默的夹着羊肉吃。

  他也不管我吃没吃,随手喝了口啤酒,说道:“赵心那狗篮子在上海那边咋样了?”

  裤衩干爹说:“混的挺好,就快赶上我了。”

  刘鹏干爹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下子:“别特么吹牛逼,一个早餐店卖豆浆的水平,急眼了,在吹牛逼给你灌点我自己产的豆浆。”

  “去你妹的,别刚我,你给裤子脱了,劳资就敢喝。”

  “嫌你嘴埋汰在给我感染了。”

  ;O

  两位干爹聊得内容越来越下道,我听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那几个干妈跟我亲妈无动于衷,时不时的还得配合他们捧腹大笑,真搞不懂这是怎样的一帮人。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