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跟我想的差不多,除了三班的人没来外,其他班级都来了。

  此时我们班让人围的水泄不通,班里的其他男女纷纷放下笔跟纸好奇的看着我们这边,钟不传不知道去哪儿抽烟了,给我一个单枪匹马战群儒的机会。

  我默默的抓起一旁的凳子。

  臭屁闻嘎嘎的扭两下脖子,拳头捏的紧紧的,咬牙切齿的说:“张耀阳你tm可以啊,联合初二的来干我们,怎么的初一容不下你了呗。”

  他很会挑动情绪,这话一说瞬间就将我归为到叛徒的高度上了。

  我无所谓一笑,并没有因为他们人多感到任何畏惧:“揍你我一个人就够了,需要联合初二的吗?太高看你自己了。”

  臭屁闻脸憋的通红:“你tm放屁,刚才没跟初二的一起打我们?真tm可以,联合外人打自己班的人,整个学校也就你张耀阳能干出了吧。”

  “呵呵,现在跟我五马长枪的咋呼,早上那会咋不逼逼呢?”

  “废什么话,干他就完了。”另外一个别的班的人开口说道。

  紧接着臭屁闻便向我踢了过来,我一个侧身一躲,顺手扒楞他后背,使劲一甩,他脑袋咣的一声磕桌子上了,将书本连同桌子撞翻。

  紧接着我就跳到桌子上蹭蹭蹭的跑了,开玩笑。这么多人我跟你恋战?又不是黄飞鸿!

  “追。”这帮人看我没啥气节的跑了以后,像磕兴奋剂一样玩命追我。

  还好我是一楼,打开窗户就跳出去了,跳下去的一瞬间我就tm后悔了。为啥屋里跟屋外面不是一样高?

  由于没有准备好,给脚整伤了,强忍疼痛就开撩。

  这帮虎逼就跟我是他爹杀父仇人一样,拼了命的追我,曹。

  “起来。”迎面走来两个小姑娘,我顺手一扒楞就给她们扒楞倒了。

  小姑娘“哎呦”一声痛呼,书本瞬间散落一地:“你没长眼睛啊。”

  我哪还有时间说抱歉,头也不回的就跑,后面一般人呼啦啦的往出追。

  最后我是翻墙出去的,才躲开他们的殴打,等到上课铃响起,我才重新翻了回去。

  “辉哥,让他给跑了。”臭屁闻挺来气的说。

  “没事,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就要寒假考试了。我不信他敢逃课,回去等他。”众人呼啦啦的往回走。

  我确实没逃课,听到上课铃响起后,我才溜溜达达的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我都是胆战心惊的,生怕这帮逼在哪堵我,等到走到走廊的时候才松了口气,看见钟不传也在走廊呢。

  他急忙给我拉到厕所:“他们打你没?”

  “玛德,幸好劳资跑得快!”我心有余悸的说道。

  “双星回力鞋不白买吧。”

  “那是,十八块大洋你以为白花的吗。”好吧,我俩说着说着就跑题了。

  正L版首F!发C

  “你咋不进班,怕他们揍你啊?”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笑呵呵的问道。

  “废话,你不在班,他们肯定揍我,我这不等你呢么,咱俩进班踹陈辉一顿得了,班里那点逼人,也就臭屁闻敢上手,2v2咋样?”钟不传跃跃欲试,从厕所的暖气片后面拿出两根棍子。

  “老师没在班?”

  “可能让校长叫到办公室嗯嗯啊啊去了。”

  “哈哈哈。”我让钟不传给我逗笑了:“就灭绝老尼那样的,校长能下得去手么?”

  “黑色塑料袋往脑袋上一套,啥都一样。”

  一支烟抽完,我搓了搓手,与钟不传来到班级门口,顺里面瞄了一眼,发现没有老师,我带头冲了过去,对着陈辉就是一棒子。

  陈辉在我进来的时候就反应过来,抄起桌子上的书本向我砸来。

  紧接着臭屁闻拎着凳子过来了,我们瞬间交缠在一起。

  我在空中不知道挥了多少下棍子,打到陈辉身上的次数屈指可数,这货挺特么灵巧。

  不知道咱们班谁故意伸脚绊了我一下,我就爬地上了,陈辉趁机夺走我手里的棍子抬手向我砸来:“偷袭老子。”

  “你妈。”我抬胳膊一挡,忍住胳膊上传来钻心的疼痛,伸手一拽陈辉的小腿,使劲一扳就给他扮倒了。

  我寻思骑上去揍他呢,结果这货躺在地上奔着我就是一脚,你老舅的,这要是踢到了,我非断子绝孙不可。

  意外的是突然出现的钟不传一把抓住陈辉的鞋子,紧接着就给撸下来了,顺手就从窗户外面扔出去了,露出一个破了洞的袜子。

  “哈哈哈。”班里没忍住爆笑起来。

  陈辉老脸一红,破口大骂我一句,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向我扑来,我俩便扭打到一起,说实话,实力不相上下,一会儿他骑着揍我,一会儿我骑着揍他的。

  而钟不传那边深得他老爹切猪肉的刀法,给臭屁闻这顿轮,轮到最后臭屁闻捂着脑袋趟地上不动了。

  这下我们乐了,二打一,在打不赢,别混了。

  随着钟不传的战局加入,画面急转直下,让我们给陈辉这顿轮,揍懵了都。

  陈辉也挺充实,一个跟我两个,还坚持了挺长时间。

  最后钟不传抱着他的腰不让他动弹,我上去一顿大嘴巴子,之后便抓着他的头发,抬膝盖对着他的肚子一顿猛磕,终于给他干了。

  当我们打的最尽兴的时候,一道极其愤怒的声音响起,秦子晴用尽她最大的力气推了我一把,很奇怪,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将我推倒在地呢。

  啪!啪!

  秦子晴照着我的脸蛋就是两嘴巴子,气氛的说:“张耀阳,你tm过分了!”

  这是十年来,我头一次听到秦子晴说脏话,竟然是为了陈辉来骂我,呵呵,讽刺么。

  一点都不讽刺,应该的,谁让她是他的女朋友呢。

  我猛然从地上坐起来,抬手就要打回去。

  “你打啊,你打。”秦子晴梗着脖子,大声冲我喊道。

  我气的不行,手在空中硬生生的停住。

  秦子晴失望的说:“张耀阳,你tm就是一个人渣。”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