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睁开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秦子晴看,我想看看她会是什么举动。

  可她,呆立在原地。

  身上不知道挨了陈辉多少下,反正越打越狠。

  我依旧没有还手,就那样站的笔直的看着她。

  此刻我有一种为国捐躯的感觉,就像杨门女将里的杨宗保,敌人让他下跪,他宁死被万箭穿心,最终也没跪下一句,那句杨家男儿永远不会下跪的话,到现在还让我无法忘怀。

  对于杨宗保来说,国家跟杨家是他的信仰。

  对于我来说,秦子晴就是我的信仰。

  他大到国家,我小到儿女情长。

  陈辉终于在打骂声中停手,最终搂着愣在原地无动于衷的秦子晴转身离去,留下一脸自嘲的我。

  就在前不久我还感叹娇娇的爱情之于,一转眼变成了我自己。

  她带给我的伤口远比身体上的疼痛要疼得多得多。

  看着躺在地上呻吟的钟不传,苦笑着踢他一脚:“死了没?”

  “差不多快死了,啥也别说了,吻我,人工呼吸,快。”

  “死样。”我呵呵一笑,坐在地上,挺疲惫的躺在钟不传的肚子上:“传传。”

  “滚,死基佬,别叫滴这么肉麻,你可以叫我传长。”

  “船长?嘎哈,下海啊。”我呵呵一笑,本能的就要从兜里摸烟。

  “别抽了,在学校抽烟,你想开除袄。”钟不传还是有理智的,还行,脑袋没让人踢坏。

  “差点忘了,钟不传,我突然想喝酒了,一醉方休的那种。”

  钟不传叹了口气:“别喝了,没逼用,酒不醉人人自醉,初恋痛吗?痛过之后就好了,我跟迟小娅帮你研究了,准备给你介绍个对象,她跟你说没?”

  “是那个叫方柔的姑娘吗?”我努力回忆半天,隐约的迟小娅跟我说了一句。

  “嗯,那个姑娘也是我想睡的百人大名单之一,如果你跟她处对象了,我就给她从名单上划了。”

  “长得咋样啊。”我是个颜控,长得不好看,我是死活不带处对象的,宁缺毋滥。

  “就你长得这逼样还有脸挑人家吗?稍微长得好看点,秦子晴也不能跟人跑。”钟不传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上边啦去,我长得没有陈辉帅?”

  “你是比他帅一点,跟我一比,那完了,自杀都拦不住你的决心。”

  “你一天就特么能埋汰我。”

  钟不传又说:“能在我百人大名单上的女孩儿,能差吗?”

  我忽然挺好奇的问:“那迟小娅在你百人大名单上第几啊?”

  “这个。”他伸出一个大拇指。

  得了,迟小娅都能是第一的话,那这个方柔估计长得会让我失望,我也就没当回事。

  最后拖着浑身疼痛的身子跟钟不传去网吧了,我俩也是心大,被揍成这逼样了还有心思上网也是没谁了。

  网吧里,钟不传叼着烟,问我:“为啥不还手啊。”

  “想看看秦子晴啥反应。”

  “这下彻底伤心了没?”

  “……”我没理他,将注意力放在电脑上。

  。

  另外一边的迟小娅正在极力劝说方柔能跟我处对象,迟小娅拽着方柔的胳膊一顿摇晃:“柔柔,我滴小柔柔,真的,我给你介绍这个男朋友绝对靠谱,老痴情了。你要跟他处对象,绝对幸福。”

  方柔微微一笑:“又是你身边的那些朋友吧,一个一个都太能惹事了,我可不跟他们处。”

  迟小娅将手举了起来:“我发誓这个不一样。”

  “哎呦,能让你发誓说不一样的,是什么人啊,哪班的。”方柔来了点兴趣,将书本放在腿上,笑呵呵的看着迟小娅。

  “这小子我也说不上来,长得说是磕碜点吧,个头也不高,但是打起篮球超帅的,你记不记得上回跟咱们班打篮球比赛穿马刺2号球衣的那小子,就是他。”

  方柔努力的想了想,摇摇头:“没印象了。”

  “哎呀,就是上回踢碎我暖壶的那个。”

  “可你说他不是一个挺混账的小子么。”

  “那不是没接触之前,接触之前,感觉人不错,我小时候就认识他,挺好的,柔柔,你信我,这小子靠谱。”

  方柔乐了:“既然靠谱你就跟他处呗,干嘛非让我处。”

  迟小娅双手合十:‘求求你了,求求你了,这小子喜欢一个女生十年,最后这女生跟他的对头处对象了,难过的要生要死的。’“所以你就让我出现?那我不成替代品了么,不同意!”

  “不能这么说啊,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你不出现,他怎么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更好的女孩呢。”额……姚明要是知道迟小娅将拿他的广告名言做这个比喻,能不能疯?

  “你怎么对他那么伤心,不会是动心了吧,哈哈。”方柔笑着调侃了一句。

  “哪有,我跟他是好哥们,看着好哥们受委屈了,就我这性格自然憋不住了,而且这男的真的挺靠谱,还幽默,老搞笑了,要不你先试着处处看?他学习还挺好呐,你这么爱学习,可以互补一下的。”

  “好啦好啦,见一面就见一面,可你干嘛约去小树林,多尴尬,换一家kfc店不行吗?”

  “我那不是寻思处对象见不得人么,偷摸的。”

  “谁说处对象了,先当朋友看看感觉嘛。”

  “好吧,那我回头QQ约他。”

  “不用,你把他QQ告诉我,我先跟他聊两天,看看感觉再说。”

  “我都约好了。”

  “推了嘛,我跟你说,同意跟他暂时先处朋友就已经看在你的面子上了。”

  “好吧好吧,上你家,我把他QQ给你。”

  两位女孩研究好以后,便一同回到方柔的家里,方柔学习成绩挺不错,家里对她玩电脑这事也不管,爸妈常年在外地忙生意,每个月给她往回打钱,跟奶奶过,爷爷在她七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经常帮奶奶分担家务,是个典型的乖乖女。

  看完一部电影,我刚准备下机回家的时候,QQ便咳嗽一声,有人加我好友,我打开一个,是个女孩,在一看资料,是哈尔滨本市的,名字叫薰衣草。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