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惊一场,还好她只是投篮,这个虎妞儿吓的我后遗症都犯了,你保不准什么时候就给你来一下。

  我的这个举动给方柔都逗笑了,只是她笑的很淑女,捂着嘴笑,尽量不出声不漏牙齿。

  “周末有没有空?”迟小娅拍拍手,问道。

  “我的周末是你的,只要这个到位,没啥不能不能研究的。”我比划了一个钱的手势。

  “我就喜欢你这现实劲。”迟小娅咬牙切齿的捏捏我脸蛋。我们都这么熟了,想约我还得是钱好使。

  “我更喜欢你身上的铜臭味儿。”跟她越来越熟了,说话开玩笑也是越来越放肆,因为我知道她不会往深了想,我仅仅是开玩笑而已。

  迟小娅做了一个大拇指向后指的动作,隐蔽的说:“我后面那姑娘长得咋样?”

  我又瞄了眼方柔,低声跟迟小娅说:“挺好的,瞅着挺乖巧的。”

  “那个就是我跟你说的方柔,周末,约一下她。咋样,娅哥够意思不。”

  “讲究。”我对她竖起大拇指,心里挺忐忑的问道:“人家能同意吗?啥想法啊,你也真是的,领姑娘过来也不早点告诉我,我得帅一下啊。”

  “就你那张跟车祸现场是的脸,咋帅都帅不起来,知道嘛。”

  “放屁!”这个我是不能承认的,绝不!

  “不对,你的脸是车祸现场还得是十台车连环相撞的现场。”

  有特么这么侮辱人的么,这个臭丫丫一天不埋汰我就难受,于是我回击道:“那你的胸就是抗日战争,小日本的国家,夷为平地!”

  “我去你爹的。”一言不合就tm动手,也不管人多人少,也不管此刻我应该在方柔面前注重形象,上来就是一耳屎。

  妈滴,我更不能忍了,伸脚一拌就给丫丫拌倒了,直接摁地上一点情面都不留。

  她就张牙舞爪的向我脸上一顿挠,我各种闪躲,完了还不停地痒痒她,这丫头痒痒肉也多,手刚放在眼间上就笑个不停,一边笑着求我松手,一边大骂我是王八蛋。

  方柔跑过来,蒙了:“聊的好好的,怎么还摔跤了呢。”

  “方柔你来的正好,咱俩一起干她。”

  在方柔面前我还是得保持形象的,松开迟小娅以后,这货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我一顿踢,完了我就跑,她就在后面撵我。

  方柔摇摇头,无奈的说:“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钟不传看到这画面,也挺无语,不把迟小娅当姑娘的人有很多,敢跟她摔跤还给摁地上收拾的,也就咱东兴耀阳哥了。

  闹了一会儿,我们的篮球赛就开始了,不过我跟钟不传没上场,如果班里内部较量的话,我很乐意去虐陈辉,如果玩班里团结去跟对手较量的话,那么抱歉,我不会与你合作。

  你可以说我小心眼,可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可以跟朋友大度,却没办法跟情敌合伙。

  我跟钟不传篮球打的特别好,虽然这货不喜欢传球,各种单打,但并不影响我们赢球,在没上大学之前,团队配合一点都不重要,一个人打一帮才是那时候我们追书的东西。

  我们班少了我们两个猛将,导致一度落后,导致陈辉心浮气躁,手上拼抢的动作越来越凶,而我依然淡定自若的看着这一切,就算我们班输了又怎样?反正一班说出去陈辉是老大,我一个小卡无所谓的吧。

  我不着急,可给迟小娅急够呛,也不知道她是哪班的,胳膊肘往外拐呢。她着急忙慌的对我说:“死耀阳,你在这晒太阳呢,上场啊。”

  我呆呆的望着她:“你们班领先,我要是上去了给你们班虐了你不怕啊?”

  “我怕个毛,输赢能咋滴。这只是比赛,别把你的爱情给输了。”迟小娅冲我眨了眨眼睛,意思是让我在方柔面前狠狠地表现一番,我仍无动于衷。

  最后陈辉因为拼抢太激烈给脚崴了。不得不下场的时候,我跟钟不传才慢悠悠的上场大杀四方。

  钟不传今天挺讲究的,竟然特么知道传我球了,感动的我差点哭了。

  他跟迟小娅想的一样,就是想让我表现表现。

  随着我各种进球表演,我们的姑娘们都沸腾了。包括三班的某些女生。

  因为我老去三班找迟小娅玩,也有不少认识我的。

  此刻,谁都没有注意到,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我,在迟小娅眼里竟然浑身散发着光芒,就连她自己都在问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赶紧摇摇头,擦了擦眼睛再次看向我,依然散发不可阻挡的光芒。

  随着我得一个突破上篮得分后,比分从落到十七分追到只剩七分了,翻盘我想指日可待了。

  O*

  因为时间还有九分钟,我想足够了。

  我嘚瑟的跟钟不传庆祝,这货也很给力不停地扇呼我们班男女生的情绪:“一班!”

  “必胜!”众人齐声高喊!

  “耀阳!”

  “无敌!”众人再次配合钟不传。

  这样的举动让体育老师警告制止了,不让瞎起哄,容易引起对方班级的不满,怕干仗。

  我那时候特别喜欢篮球,一直觉得打篮球的男生魅力超大,曾视篮球为第二个女朋友,没有它不行,可后来步入社会后,我就不在碰篮球,有时间就碎觉。不是不爱玩了,只是身边再也没有一个心爱的女孩子抱着水瓶在给我加油。

  话题扯远了,本来我是兴高采烈的,可一转头,就那么不经意之间,不小心看到秦子晴扶着陈辉去了医务室,我只是想看到她为我欢呼的样子,然而她更关心的是陈辉的脚是否扭伤。

  我突然间就没了任何兴趣,本以为我可以将秦子晴忘的差不多了,不必在乎她的感受,不必在乎她的喜怒哀乐,可我错了,她仅仅一个转身就能将我伤的遍体鳞伤。

  终于,那个曾经看我打球而欢呼的女孩子,不在为我喝彩,那我打球还有什么意义?

  没了!

  “张耀阳你在干什么。”随着我手中的篮球被人抢走,钟不传满头是汗的从我身边掠过,追着断我球的那个人跑去,本来就要追上了,因为我得走神而耽误了。

  接着,我做了一个让大家更费解的事情。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