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身上的篮球运动服一脱,重新穿回我自己的衣服,连招呼都没打,直径走下场,大家的脑袋上都打着一个大大的问号,甚至我都听见钟不传在那喊我回去打完再走啊。

  我真的是不想打了,就算打的再好又有什么用,无非是观众们的跳梁小丑罢了,没人在乎我,或者说,我在乎的那个人她根本不在乎我。

  默默地走到学校阶梯处坐了下来,身后就是医务室,我相信此时秦子晴肯定又特别心疼的眼神看着陈辉,让我难受至极。

  一瓶矿泉水递到我面前,方柔想坐下去,可能嫌冷,最后变成蹲着的动作。

  方柔说:“丫丫说你喜欢喝可乐,但你刚打完篮球,喝可乐肺容易爆炸,就给你买的矿泉水。”

  “谢谢,我不渴。”

  对于我直接的拒绝举动让方柔一愣,她笑着说:“拒绝我,会领我很尴尬的。”

  我扔固执的低着头,不想理她,此刻我的脑海里特乱,就想安静的呆一会儿,我想我这样的表现会让方柔觉得我这个人不咋滴,就会自讨没趣的离开了吧。

  我从不认为我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人,事实上我除了学习稍微好一些之外,再无其它优点。

  方柔果然跟我想的一样,离开了。

  可是没多久,她再次回来了,这次她拿的是一个保温杯:“可乐先生刚才打球的样子很帅,坐在这里半天了,很冷的,请你喝一杯开水,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抬头怔怔的望着她:“我们好像不熟。”

  方柔微微一笑:“是吗,如果我说我是薰衣草的话,那我们算不算朋友?”

  我猛然站了起来:“你是薰衣草?”

  这次她倒是没有说话了,小手一背溜溜达达的像操场中心走去,我在原地思考片刻,我说她怎么知道我的QQ,感情是迟小娅告诉她的。

  如果说对于方柔我仅仅停留在这是迟小娅要给我介绍的对象份上,而薰衣草真的就是我的老朋友一般,我们确实聊了很久。

  “你早说你是薰衣草,不就完了么。”疾步追上方柔,拆开保温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她并没有告诉我,这是她用过的杯子,也就是说方柔对我的印象不错,可以试着处处。

  “如果我不把薰衣草的身份说出来,是不是你就会对我像刚才那般冷淡?”

  “呵呵。”我羞涩的挠挠头,嘿嘿傻乐了一下。

  “能跟我说说你怎么了么。”

  “我觉得迟小娅肯定已经跟你说过了。”

  方柔点点头:“是说过了,可跟从你嘴里说出来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

  方柔微微笑,没吱声,如果我能亲口跟她说出来,证明我就可以放下秦子晴跟她展开一段新的恋情,她愿意接受我,可如果我不说,她就会觉得没有安全感,生怕有一天,我抛弃她。

  感情,这种事,尤其是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她玩不起。

  见我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说,方柔也没再逼问,她话锋一转:“你小子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我一愣,这个问题好像谁问过我来着:“记得,方柔啊。”

  “哦,记得就行,那你跟我道歉吧。”方柔小手往后背一背,有些俏皮的看着我。

  我低头喝着开水,努力想着为啥要跟她道歉,好像哥们也没对她做过什么始乱终弃的事啊。

  “怎么还是不记得了。”

  我点点头。

  “那天你不知道跟谁干仗,从教学罗往操场跑,给一个女生撞了,致使她的书本洒了一地,你还记得吗?最后你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就跑了。”

  我瞬间想起来了,不好意思的说:“是你。”

  “.j=By

  “嗯哼。”

  “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原来是你哈。”

  “可以道歉了吧。”

  我摇摇头:“你好像不太了解我,我从来不道歉的。”

  “可你跟迟小娅说过对不起。”

  “那次是意外。”

  “这次也可以是意外。”

  “呵呵,我还有事,就不陪你溜达了。”跟这个女孩聊天过后,我发现她有点强势,这种女人以后在感情占有欲上应该会很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站住,既然不愿意说,那我就不勉强了,周六晚上,万达电影院见。”

  我们班的篮球赛因为我的离开最后还是输了,大家对我虽然有些不满,但没啥怨言,如果不是我的出现,估计比赛早就花了。

  周六这天晚上,我跟我妈说了实话:“妈,有个姑娘约我去看电影。”

  我妈一听,乐了:“追你的啊?”

  我一捋板寸,矜持的说道:“必须的,您儿子这魅力,嘎嘎的,你说我去吗?”

  “去呗,不然伤了女同学的心多不好,但是,只能看看电影,不能早恋,知道吗。”

  “嗯嗯。”我为啥跟我妈说实话呢,因为看电影得要钱啊,我兜里哪有钱,只能跟我妈说,我妈比较开放,虽然一直禁止我早恋,但这段时间看我实在是太忧郁了,怕我得抑郁症,今天见我话开始多了起来,心里也挺高兴,随后扔给我一百块钱:“剩下的拿回来,报账,不许乱花。”

  玛德,头一次见这么多钱,我妈为啥突然这么大方了呢,是因为我爸挣到钱了,上次打我那回,就拿回来一万多块钱,据说在那边是个头头,管理不少人呢,挺牛掰的样子,而且超市也赚钱了,对我也不再那么抠了,如果说期末考试考的不错,兴许还能给我买个手机。

  揣着这笔巨款,准备前去赴约,这次哥们准备好好地消费一把,最后就算不跟方柔处对象,也不能辜负迟小娅的一片心意。

  于是我打车去的,走了三个红绿灯的样子,我不经意的一撇,发现秦子晴穿的很单薄的衣服站在马路上,似乎在等人,天已经很冷了,冻得她小脸通红,双手环抱着肩膀,不停的剁着双脚,极力让自己暖壶一些。

  秦子晴跟陈辉约好去溜达溜达,可陈辉此刻正在网吧里跟朋友激情的干着游戏,没能准时赴约。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了,对司机说:“师傅,靠边停车。”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