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了司机的车钱,我在原地看了会她,真的很冷,我穿羽绒服都冻够呛,何况她还穿的这么少。

  终于我忍不住了,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问道:“在等他吗。”

  秦子晴微微诧异:“嗯,你怎么来了。”

  我说:“约了个朋友,刚巧在这附近,看见你穿的这么少,就想问问你。”

  秦子晴说:“我就是想穿的好看点。”

  哎,恋爱中的女人怎么这么傻,不是穿的少就好看,你本身就挺美,如果真正爱你的人,会接受你一切的样子,不怕你瘦,希望你胖嘟嘟的,不怕你穿的少,就怕你冷。

  一个你爱的,一个爱你的,千古难题。

  低头一打眼,发现她鞋带开了,我便蹲了下去,细心的帮她系好,之后站起身,瞅瞅她,什么也没说,拍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走的时候,我还特意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给她一种挺颓废的感觉。

  “耀阳,我那样对你,你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好。”秦子晴忍不住向我喊道,刚才我不小心给她温暖到了,她以为她彻底失去了我,她以为我不会再对她好了。

  其实她错了,这段日子我之所以远远的离开她,不跟她说话,不跟她有交集,就是怕陈辉不乐意跟她吵架。

  她打我那两嘴巴子又如何,我不在乎,我经常看我秦然干妈打刘鹏干爹,可干爹觉得很幸福。

  或许我就是这么贱吧,哎,我这么贱曾一度怀疑我是刘鹏干爹跟裤衩干爹的私生子。

  再次返了回来,我将她搂在怀里,说道:“因为我跟你一样傻,照顾好自己。”

  秦子晴没有挣扎:“对不起,上次打你两巴掌,我很愧疚,你可以打回来,我骂你人渣,不是真的说你是人渣,你知道我不会骂人的,情急之下随口整出来的两个字,看着陈辉打你,我错了,真的错了,看陈辉打你,你不还手的样子,我就知道错了,耀阳,你打我吧,只是不要不理我好吗,我们做不成恋人却能做最好的好朋友,我不想再生活中失去你这样一个朋友。”

  “真的让我打回来?”

  “只要你能消气原谅我,打吧。”秦子晴将眼睛闭的紧紧的。

  “那我打了,我下手挺重的。”我将手抬了起来,随着我一个要往下扇的动作,她的肩膀不自觉的缩紧了,是吓的。

  傻瓜,我又怎么舍得打你呢,将烟头踩灭,离开了。

  秦子晴见我走了,睁开眼睛大喊:“那我们还能是朋友吗?”

  我背对着她,挥挥手:“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是朋友。”

  要么恋人,要么一辈子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秦子晴哇的一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在她这耽误了一会儿,导致跟方柔的约会晚了十分钟,去的时候她手里买的奶茶也已经凉了。

  “不好意思,路上遇见点事,耽误了。”见她在台阶上左右张望着,我连忙跑了上去。

  “你来了就行,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发你qq也不回,你没有手机吗。”她明显松了口气。

  “没有。”我老脸一红,说道:“我妈说冬天考试考好了给我买。”

  “哦哦,那我们进去吧。”

  “嗯,我去买票,你想看什么电影。”我直径走到售票处那。

  “我已经买好了。”方柔晒了晒她手里的两张票。

  “多少钱我给你。”我将手伸进了我兜里。

  “我请你,嘻嘻。”

  “不行,没有花女人钱的习惯。”

  在我的坚持下,还是将钱给她了,由于装逼了,整张一百都给她了,我还没脸说你找我四十啊。

  ),((首O.发

  我们这边的电影票比较便宜,三十一张,而且她看的电影又比较老旧,自然就便宜一些。

  片子是唐山大地震,特别有意义的一部电影。

  我俩并排走了进去,找到自己的座位坐落下去。

  前面的时候没啥好说的,我们像其他人一样,吃着爆米花,嘬着饮料,她将视线全部放在电影上,我则是目视前方,眼睛却在偷瞄她,偶尔回头看她让她发现的时候她就会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我瞅着挺好看的。

  不过不知道为啥,就是没有那种特心动的感觉。

  除了秦子晴之外,我很难在对一个人动心了吧。

  现在的我性格古怪,不愿意去猜疑,不愿意去受伤,更害怕感情深了以后你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将我抛弃,更不愿意花费大把的青春浪费在一个女人身上,就这样一个被秦子晴伤害过的我,怎配拥有爱情。

  后来方柔看哭了,连我这种冷血的人见到唐山大地震以后,都有些动容了。

  看完片子以后所有人都哭的稀里哗啦的,方柔也不例外,心疼那些天灾中受难的人。

  她趴在我的肩膀上哭了良久,如果此刻我将手搂住她的腰,毫无疑问,我们便成为情侣关系。

  可我终究没有这样做,在我心里始终有一道人影出现,我无法忘了她。

  就这样任由她在我怀里,我却无动于衷。

  她见我呆呆的像个木头,便从我怀里出来了,我们溜溜达达的往回走,她问我:“你的外套呢?”

  “没穿,为了见你,想打扮的帅帅的。”我撒了句谎,明显很受用。

  “傻瓜,在给我自己冻感冒了就得不偿失了,好了,我到家了,你在楼下等我一会儿。”

  方柔留下一句话就跑上楼了,我以为她会从窗户中探出脑袋告诉我她到家了,可谁知道仅仅片刻功夫后,楼道的已经熄灭的灯又一次亮了起来,她手中多了一件外套,她披在我的身上,说道:“这是我爸去年买的,没咋穿,不嫌弃的话你先穿着,别冻感冒了。”

  一股暖流直逼心田,她真的很关心我,突然我觉得我跟方柔好像,真的好像,她在我关心我,而我在关心秦子晴,还是那句话,选择爱自己的,还是我爱的。

  明明方柔各方面都不输秦子晴,可我为啥就没有心动的感觉呢。

  在我愣神的功夫,她往我手里塞了张纸条:“不许看,等你回来再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