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打开纸条一看,上面是一串电话号码,以及一行清秀的小字:“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我琢磨了一会儿,就将纸条随手揣兜了。

  我妈洗着梨子进来了,将其在空中抛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准确无误的落在我手里。

  我妈问我:“出去一圈回来衣服咋还变了呢。”

  S\\!首◎发wm

  “啊,我碰见一同学看她穿的少,就把我衣服给她了,完了跟我看电影那女孩儿给她爸的衣服拿来给我了。”

  我妈这一听,信息量挺大啊,便在我一旁刨根问底的问个不停,我只能以要写作业给搪塞过去了,她不想放过我,可这时前面来客人了,她不得不去前面卖货。

  然后我妈妈的手机就落在我的心屋里,我想了想拿着我妈妈的手机就躲卫生间里去了,播打方柔的号。

  “你好。”电话那头传来礼貌性的声音。

  “我你耀阳哥。”我屁嘞噶几的说了一句。

  “耀阳哥,什么指示。”她倒也配合我,嘿嘿一笑。

  “你存一下,这我手机号,我不给你打的时候你别给我打袄。”

  我们这边煲电话粥的时候,秦子晴跟陈辉因为我的衣服大吵一架。

  陈辉打完这盘lol一看时间,卧槽,九点半了,他着急忙慌的就要下机,王卓叼着烟,说道:“辉哥着几毛急啊,再打一盘。”

  “改天玩吧,约了女朋友,这都晚了。”陈辉离开了黑网吧。

  当她跑到秦子晴面前时,满脸愧疚的拉着她的手说:“晴晴对不起啊,来晚了。”

  秦子晴的都快感冒了,嗔怪道:“说好的就一盘,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随后陈辉就给她讲刚才的游戏战况,秦子晴根本就听不懂,可陈辉越说越兴奋,手舞足蹈的,她也不想破坏他的性质。于是她低头玩弄自己的衣服拉链。

  两个人似乎没有共同话语,陈辉也不会像我一样以秦子晴为中心去讲一些她感兴趣的事,两个人各自神游着。

  陈辉说了半天都口渴了,已经从青铜一说到白银五了,见秦子晴根本不搭话,有些尴尬的说:“是不是我说的你不爱听。”

  秦子晴微笑:“你说的游戏我听不懂诶。”

  “袄,哪天放假了我领你去玩玩这游戏。”说着,陈辉这才看见秦子晴身上明显大一号的羽绒服,龇牙问道:“这是你给我买的衣服吗?”

  可能他还觉得秦子晴对他真瘠薄好呢,心里美的不行。

  可接下来的秦子晴的回答让他脸色骤变。

  “张耀阳刚才路过,见我冷,把她的外套给我了。”秦子晴故意将实话说出来,她想表达的意思有两种,我等你好半天了,真的冷,你出来也不知道关心我,满口都是游戏,第二层的意思就是在警告陈辉,别以为得到我了,就可以不在乎,你不在乎,张耀阳可是在虎视眈眈。

  可这话说出来以后并没有收到理想中的效果,反而激怒了陈辉:“你出来为什么不穿一些衣服?他给你衣服穿你就穿,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啊!”

  秦子晴委屈,见他火了,自己也火大,为啥不多穿衣服,那不就是想在他面前展现美美的自己么,不理解,不心疼也就算了,还对自己吼,这才处了多久就这样了,以后不得打自己?

  可秦子晴不会说脏话啊,眼泪含眼圈的看着陈辉,接着一言不发的转身就往回走。

  “站住!”陈辉一把拉住秦子晴不让她走。

  “你弄疼我了。”秦子晴试着挣脱几次,后者的手更用力了,挺无助的。

  “对不起。”陈辉缓了缓自己的情绪,他知道现在感情还处在热恋当中,如果这时候发火,很有可能就会失去秦子晴,而张耀阳还在一旁等着秦子晴,他不能给张耀阳任何一丝机会,他语气没有之前那般冲了:“你知道我很在乎你的,张耀阳一直对你不死心,刚才看见他的羽绒服穿在你的身上让我的情绪瞬间失控了,如果伤害到你,那我像你道歉。”

  这一席话,瞬间也让秦子晴冷静下来,她说:“你没有之前在乎我了,一个游戏用得着玩那么久么。”

  陈辉也挺委屈:“我让你来网吧找我,你也不来。”

  秦子晴摇摇头:“我不爱去那种地方,乌烟瘴气的。”

  陈辉妥协:“那好,以后我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错误了,行吗?别生气了,晴晴。”

  秦子晴原谅了他,陈辉也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像个赌气的小孩一样:“既然不生我气了,你冷了就得穿男朋友的衣服,而不是别人的。”

  秦子晴说:“我人都是你的了,你还跟一件衣服吃醋,要不要这样啊。”

  “要,我就吃醋,我只为你吃醋。”陈辉挺会哄人,一把搂过秦子晴在怀里:“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可我还没能亲过你呢,啥时候能让我亲。”

  秦子晴指了指天空,乐了:“那你得等。”

  “可我不想等。”

  “……”秦子晴特无语,亲嘴这件事用得着问自己吗?人都是你的女朋友了想亲就亲呗,秦子晴觉得如果自己说行,你亲我吧,就显得自己太放荡,如果说不行,你不能亲我,她又很想亲对方,于是乎,陈辉的这个问题问的就显得问的挺傻,让秦子晴这种害羞的女孩儿来主动亲你,或者说你可以亲我,那你就等着吧……猴年马月也不带说的。

  最终陈辉将秦子晴身上的羽绒服给脱了下来,继而换上自己的衣服,随手就给张耀阳的衣服扔了。

  秦子晴急了,就要去捡:“你扔人家衣服干吗?人家好心好意的给我穿,怕我冷。”

  “谁让他贱呢,我女朋友我自己关心,轮不到他!”

  “那也不能扔人家衣服啊,我明天还给他就是了。”秦子晴在想将衣服建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衣服不见了,咦?哪去了呢。

  陈辉两手一摊,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你看吧,老天都不愿意你让留他的衣服,我发誓,刚才还在那呢,真不是我故意藏起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