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健洲叔跟我说的有点太长远了,我只知道我未来的那个她,很有可能像秦子晴一样,正在别的男的身边给人家点烟,跟人家开房啥的,想想我就心酸。

  最后我健洲叔也没给我电话让我给方柔打电话,拉着我硬生生的陪他打了一下午游戏,还好我是个坑,给他坑的电脑差点没给人家砸了。

  中途屡次想借上厕所的名义逃跑,都让他给我摁住了。

  “叔,你在不让我上厕所,我就尿裤兜子了。”

  “反正我彩洗,你爱尿哪尿哪儿。(他们管我妈都叫我彩)。”

  ¤l正,{版R☆首+发c

  “那我就跟我妈说你逼我上网吧,打游戏,还不让我走。”

  “甭废话。”健洲叔从兜里掏出十块钱拍桌子上了:“现在开始一言不发,这个就是你的了。”

  “叔,我这么小,根本就不是物质的人。”面对十块钱大钞,我不为所动!开玩笑,阳哥这么正直的人,能为了十块钱就耽误人家小姑娘么,不能!

  “这回呢。”我叔从兜里掏出五十:“就tm这么多了,你在讹我一分都没有了,兔崽子。”

  我嘿嘿一乐,将五十块钱揣进兜里,阳哥这么重感情的人,能忍心我看健洲叔自己孤苦伶仃的在网吧受虐么,我得陪他:“叔,想你也是咱哈市堂堂的副局长,抽烟都抽玉溪的选手,咋感觉你比我爹都穷。”

  “你房阿姨在美国进修需要钱,我紧吧紧吧没事,不能让我的女人也紧了,知道吗,还有你别老气你爹,也别看不起你爹,如果你爹愿意,就咱们圈子里的这些人没人有你爸混的好,这些人基本都是靠你爹起来的,他年轻的时候特别敢干。”

  “好男人。”我对他竖起大拇指,不是阿谀奉承,从小我就知道他为了房阿姨特别的拼命,每个月发的工资除了留点口粮钱跟烟钱以外,其它全部邮寄给房阿姨,而且房阿姨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她对结婚这一事感觉不着急的样子,房阿姨说,四十岁在结婚就赶趟,女人,也是可以先拼事业的。

  我健洲叔也不着急,四十岁结婚就四十岁结婚,反正你只要愿意嫁给我,就行。

  阳哥让健洲叔给收买了,在网吧陪他打了一下午游戏,我叔供我吃,供我喝,还供我玩,这种美事哪儿找去!

  一转眼,平安夜跟圣诞节如期而至,初四的考完试已经放假了,而我们初一初二初三的,还得经受两天的洗礼,也才能放假了。

  学校提前发了寒假作业,我们没事就写寒假作业,希望早点写完,放寒假就能肆无忌惮的玩耍了。

  这一天,苹果跟橙子大卖,并且价格比以前贵了一倍,一早上,我家就将昨天上人家菜店买的两箱苹果跟橙子卖光了。

  这玩意包吧包吧,卖出去的利润就是百分之六十,特好赚。

  我心想,这尼玛国外的节日,咱们国内的人为啥还过得这么开心呢。

  后来一想,明白了,大家只是趁着这次机会像自己内心喜欢却不敢表白的人明目张胆的送个礼物而已。

  我妈还问我呢,就没有给朋友送的吗?我努力想了半天,那就给方柔跟迟小娅,李冰三个人送好了,就她们三个跟我关系不错。

  然而到了学校我就惭愧了,秦子晴将一个包装精美的大大的橙子送给我:“圣诞快乐。”

  这下我就纠结了,一共就带了三个我,刚才给李冰一个,还剩两个,这俩人分别是迟小娅跟方柔的,可眼下秦子晴给我了,我就得给她一个,那么迟小娅跟方柔我必须放弃一个。

  当然了,大家可能还会说我可以把秦子晴送的给迟小娅或者方柔,但我不愿意这么做,秦子晴送给我的东西,我要留着。

  迟小娅跟我是哥们,就跟钟不传一样,不需要送。

  而方柔,是有机会发展成为我女朋友的,肯定要送。

  权衡再三,我心里有了答案。

  我对她说了声谢谢,刚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橙子准备回给秦子晴的时候,我们另一位姑娘拿着橙子向我走来,她对我说:“这是六班的谁谁谁给你的,她喜欢你。”

  这个女孩我已经记不得她的名字了,到现在更是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还有这么一件事。

  我低头扫了眼这个橙子,想都没想,开窗户就给扔出去了,你要是以朋友的身份送我礼物,我没准还能接受,但你上来就说喜欢我,我就接受不了,尤其在秦子晴面前,我更是接受不了。

  真的让我很意外竟然还有别人喜欢我。况且我目前除了接触三班的方柔以外,也没接触别的女孩啊。

  那个说喜欢我的女孩儿,没进钟不传的百人大名单,说明就长得不咋滴。

  要不然,送个橙子,你直接来我们班,跟我整一句喜欢我,万一咱俩看对眼了,没准我就跟你处了。

  真不是阳哥傲,只能说阳哥比较痴情。

  替人送橙子的女孩儿见我这举动弄的挺尴尬的,秦子晴帮着说:“耀阳你不要也别直接扔啊。”

  我笑呵呵的看着她:“我不要的东西,向来都是直接扔的,我想要的东西,就算别人夺走了,我也会想办法夺回来。”

  秦子晴一愣,我想她懂我这是什么意思,班里其他人也都懂我的意思。

  就连陈辉也听明白了,他脸色变了变,从凳子上咔咔踩着过来了,与我针锋相对的说道:“就怕你没那实力。”

  “呵呵。”我笑了笑:“你最好好好守着她,别让我一不小心就给她抢了回来。”

  “咱俩最近是不是没打仗了,你越来越有种了,啥话都敢说了呗。”

  我将衣服直接脱了,干就干呗,早特么想干了,不为别的,就因为那天在网吧你惹秦子晴哭了!

  千钧一发之际,我们班的门再次被推开,迎面走来两个气势如虹的女人,迟小娅与方柔。

  “小媳妇,来,老公赏你的。”迟小娅大大咧咧的对我屁股踢了一脚,随手扔过来一个大苹果。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