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这姑娘,一般人真招惹不起,我就这么众目睽睽的将她抱起的时候,这丫头一点害羞的觉悟都没有,反而不停的对我吹气,时不时就用她的头发在我脸上乱划楞,弄的的心跟脸都是痒痒的。

  迟小娅向后撩了一把头发:“这样抱着我,好么。”

  她想做的是风情万种的女人的那种姿势,结果她做出来给我的感觉像个大逗逼,逗的我直接笑喷了。

  迟小娅着急火燎的往回跑:“你可真烦人,我着急上白银一呢。”

  我挡在她身前:“晚了,机器已经给关了。”

  “草!”迟小娅气的差点没昏过去,不停的拍着胸脯告诫自己是淑女,淑女是不打人的,嗯嗯。

  感觉自己不是那么生气了以后,迟小娅说:“你刚才跟我说啥,我真没听清。”

  “我说咱俩能不能单独聊聊。”我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果然还是中了她的计。

  “啊?你说啥?大点声我听不见。”迟小娅抠了抠耳朵,这明显就是故意玩我了。

  任凭我如何大声撕喊,她就是听不见,完了我还给一个社会上的小混子给惹到了,暂且看他身上的纹身,给人家归到混子那一类吧,实在找不到形容词了,只见那个没素质的渣渣冲我喊道:“小逼崽子在那喊你mb呢,滚出去喊。”

  我立刻怂了,在牛逼也不能跟人家三十来岁的支扒啊,我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于是我这一次我跟迟小娅只动动嘴,根本没发出声,迟小娅“袄”了一个长长的音:“你这么说我不就听见了吗,哈哈哈。”

  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你就玩我吧,差点我就挨揍了。

  但迟小娅显然没有这个觉悟,她走到那个纹身男的后面,一屁股坐在她电脑上,用身子挡住他的屏幕:“大哥,你刚才骂我朋友什么,小臂崽子?”

  这大哥见迟小娅这么冲,心里挺不托底的,他也总在这个网吧玩,总见到迟小娅她们一帮人来这里玩,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子能进网吧,本身就说明跟这里的网吧老板认识,而且一般能开得起这种大型网咖的,身后都有点人。

  可刚才自己还挺牛逼的,也不能让这小姑娘给吓唬到啊,只见这大哥笑了:“小丫头片子还能为他出头袄。”

  迟小娅呵呵的笑了:“那咋的,不行么。”

  接着迟小娅朝楼上喊了一嗓子:“陈业兴,有人要揍我。”

  话音刚落,陈业兴他们这帮人就拎着棍子哒哒哒的下楼了,跟特么黑赦会是的,我还在纳闷这棍子从哪找的时候,这帮人就给这三十岁的人给围住了。

  但是,无论你在同龄人之间怎么猛,多么厉害,在大人面前,你就是一群稚嫩的小孩儿,他不屑的笑了:“一帮小孩子就跑来装逼?”

  “一会你看看我们这帮小臂崽子能不能给你干趴下就完了。”陈业兴拿起棍子指着这人,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

  “干什么玩意呢。”迟小娅给陈业兴的棍子拔楞一边:“瞅瞅你们给我大哥吓得,就我大哥这纹身,这体格子能怕你们吗?”

  “就是。”这大哥挺了挺胸脯。

  迟小娅又说:“大哥,这里是我叔的地方,我不想在他这里闹事,那啥,外面地方大,咱们出来聊聊,或者说您出来教训教训我们这帮逼崽子呗。”

  这大哥面对十来个小臂崽子,各个手里都拿着棍子,心里也不拖底了,但气势不能输啊:“你等我打个电话。”

  “行,等你。”迟小娅肯定不杵,带着我们这群“小孩”就出去了,出去后,陈业兴他们蹲在路的一旁点着烟,说说笑笑,完全没拿对方当回事。

  我心里很不托底:“丫爷,咱们这个逼装的是不是有点大?那小子有纹身啊,还是三十多岁的,他要是打电话,不用过来多,来三个人咱们这群人就得gg。”

  “叫小老公,谁特么是你爷,差辈分了。”我晕,这小丫头什么脑子,这不是重点好伐。

  “叫你妈妈都行,咱们跑吧,人家真打电话叫人了。”我隐约间看到屋里那男的挺自信的挺起胸脯,时不时指着我们说了一句,别跑啊,谁跑谁孙子的,不是牛逼么,磕一下子呗。

  “就他有人袄。”迟小娅也掏出电话,就一句话:“叔,有人在你店门口要揍我。”

  那人根本就不信,乐道:“还有人揍你,你不揍人就是谢天谢地了。”

  “叔,我发誓真的。”

  迟小娅一般不发誓,一旦发誓了,那就说明是真的了。

  随后的画面,我特么终于知道为啥三班的人不叼陈辉他们,而陈辉他们也不敢揍三班的人,而丫丫为什么会是三班的大姐大,就因为她这个叔的威名太狠了,混哪的不知道,就觉得挺牛逼。

  那个纹身男叫了三个朋友过来,各个拎着菜刀,扬言要灭了我们这群小崽子,并声称一个打我们三个。

  他肯定不是吹牛逼,岁数,年龄,实力都摆在那呢,他们打我们就跟我们打幼儿园的小孩似的。

  迟小娅也不哆嗦,就是不停的像远方驻足。

  然而下一刻,五台黑色奥迪A6整齐划一的停在网吧门口,下来黑压压一群人,各个都在二十六七岁左右的样子,穿的都是西装,但脖子上,手背上偶尔露出来的纹身,就会给人一种压迫的窒息感。

  C#看B正Q#版章F_节上l-

  领头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挺着浑园的大肚腩,云淡风轻的走到迟小娅面前:“大侄女,咋的了,谁还敢欺负你啊。”

  “就是他们,叔,他们欺负我了。”天呐,我没看错吧,迟小娅在撒娇?

  叔笑呵呵的走到那个纹身男面前,说道:“小朋友,跟我说说为什么欺负我侄女?”

  这个就是我说的那个问题了,我们在纹身男面前是小朋友,而三十岁的纹身男在迟小娅的叔叔面前依然也是小朋友,只不过一句对话就能看得出,这个叔叔的气质明显比纹身男要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