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纹身男骂骂咧咧的跟丫丫叔说着满嘴脏话,后者一点都不怒,脸上始终挂着笑意,但他旁边的人不乐意了,上去一个过肩摔就给揍了一个跟头,随后一个反擒拿就给摁地上了。

  我们把这种人称之为保镖?小弟?马仔?啥都行,随你便,反正这人一看就是当过兵的,身体素质极好。

  纹身男挨揍了,旁边那几个跟来的朋友互相对望一眼,啊的一声冲上来了,不过这就是自寻死路,让人空手夺白刃了,前后不到一分钟,全趴下了,这让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以后我也要去当兵的感觉,太男人了,我估计女朋友找个兵哥哥的话,也会很有安全感。

  随着我年龄的成长,认知跟环境,小时候梦想当的职业似乎越来越远。

  多少人小时候的梦想当警察,医生,教师,可后来都去干了木匠,工头,城管,饭店服务员。

  fY更&*新最快上

  现实与梦想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纹身男也怂了,跟丫丫叔说:“大哥,我错了,咱能聊聊吗?”

  “你跟丫丫跟我进来。”这人简单明了的说了一句,随后走进网吧的办公室里,而其他人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纷纷在原地呆着。

  迟小娅大大咧咧的挽着我的手臂:“走啦进去喽,给你出气。”

  “你叔没叫我啊。”

  “我叫你就行了呗,放心他很惯着我的。”

  于是,办公室里就有我们四个人,这人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我撇了眼玉溪,赶忙将打火机凑了上去,丫丫叔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冲我点点头,我也嘿嘿一乐,傻乎乎的挠挠头。

  丫丫叔吐了口眼圈,声音不大:“我不管你们因为啥事,但你欺负我侄女就不行,你要聊,说吧,怎么聊?”

  “我认了,我赔钱。”这人低声说道,在学校玩,玩出来面子才是玩,但在社会上,不仅玩不来面子,更能玩出来钱才是玩。

  丫丫叔听后,反而转头看向迟小娅:“大侄女,他刚才是打你了还是骂你了?”

  “他骂我小逼崽子!还说我是小屁丫头,要给我脑袋拧下来当球踢。”迟小娅添油加醋的说道。

  这人快哭了:“哥,天地良心,我没说后面的那句话。”

  “那也就是说你说前面的话喽?”

  “啊。”

  “那行,你喊我一声大哥,还总在这边上网,我也不为难你,就按小逼崽子这四个字算行不行?”

  “啥意思?”这人皱眉问了一句,没懂。

  “在东北哈尔滨这个地方,连我都不敢轻易的喊人是小逼崽子,人家是龙是虎你知道吗?今天哥就给你上一课,一个字一万,四万,二十分钟送过来。”

  “四万!!!”这人倒吸一口凉气,你怎么不去抢!

  “五万。”丫丫叔淡淡的说了一句。

  “啥?大哥不带这么玩的,刚才还四万呢,怎么,怎么突然又涨了一万。”这才一个呼吸的时间啊,尼玛,一万块钱都够他五个月的工资。

  “六万。”丫丫叔依旧云淡风轻的抬了一万,这尼玛比高利贷都狠,不就是骂了人家一句么,就得赔这么多钱,社会有这么复杂么。

  后来当我步入社会以后,我渐渐懂得了丫丫叔的那句话,不要轻易的去看不起一个色,你随口那人家一句,整不好他爹就是王思聪呢。有钱人,有势的人太多了,越是这种牛逼的人,他就越低调,越是能咋呼的人,他就越不咋地。

  实力跟声音大小总是成反比的。

  我突然对这个人极其崇拜,甚至在我心中这种人也就我赵心干爹能抗衡。

  这人也不敢说啥废话了,只是哀求着抽自己嘴巴子:“大哥,我手里真的凑不到六万块钱,我媳妇刚生完孩子,在家里坐月子,本身就要钱,四万我都得出去借,六万,真的掏不起了,您行行好,就四万行吗,我立马给您借去。”

  呼。

  突然间,我有点可怜这人了。刚才还牛逼到不可一世,碰见丫丫叔这种大碴子,瞬间成了这熊样。

  人呐,果然还是低调点。

  我转身跟丫丫叔弱弱的说:“叔,要不算了吧,他就是骂我几句,他也挺不容易的,再说他也怕了,以后不会这样目中无人了。”

  丫丫叔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这钱要到手里都给你们,我一分不要。”

  “叔,不是钱的事,这钱要出来我们也不能要,您看他家里还有妻子刚生完孩子,肯定也需要钱。”

  如果这四万掏出来,他们家得困难成什么样子,我不敢想象,我只知道自己就是苦出来的,不想那个刚出生的宝宝跟我一样苦。

  丫丫叔弹了弹烟灰,思考一刻,慢慢的走到这人面前,连踹了他三脚,这人坐在地上既不敢挡,也不敢坐起来。

  随后丫丫叔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知道我为啥踢你三脚么,第一你活了三十年都不如人家一个孩子,有媳妇不在家陪着媳妇带孩子,整天出来网吧玩,你有一点父亲的样子么,这一脚是为了你的孩子跟你媳妇踢你的,你也可以认为我多管闲事,但老子就是看不下去。”之前还云淡风轻的丫丫叔,在这一刻突然发火了,而且这种人发火真的挺吓人的,我下意识的往丫丫身后躲了躲。

  额,我也不知道为啥要躲一个女人身后,反正我就感觉她能给我安全感。

  丫丫乐了,摸摸我脑袋跟哄孩子是的:“小媳妇别怕,有老公在呢。”

  晕!她是不带放过任何调戏我的机会的。

  “这第二脚是你骂我侄女的,一脚顶六万,你赚了。”

  躲了躲又说:“这第三脚是因为你在我这里惹事,踢的你有毛病没?”

  “没毛病,没毛病大哥,谢谢谢谢。”此刻这人听见不用自己赔偿了,别说踢几脚了,就是来一套黄飞鸿的无影脚,他都能接下。

  “跟我说不到谢,要谢就谢这个孩子吧。”丫丫叔随手指了指我。

  “谢谢老弟,想不到我那样骂你,你还帮我说话。”这人挺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道,而我也从他嘴里的小臂崽子变成了老弟,这就是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都是浮云的事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