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迟小娅的叔叔说了声谢谢后,也都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为此我挺感慨的,要是我能有这样一个牛逼老爸那该多好。

  也还跟丫丫说呢,你叔真牛逼,有这么厉害的靠山在,在初中就能当老大。

  人家丫丫说本来她现在也是老大,但他叔不管他们小屁孩的小打小闹,除非真的挨欺负了。

  也是,不对等,打啥打啊。我们平常在学校干的热血澎湃的,在人大人眼里都不入流。

  陈业兴他们都去接着上网了,我跟丫丫压马路,我让她送我回家,我说我怕黑,她就骂我不要脸,呵呵,就喜欢跟她厮混在一起,越来越喜欢,不知道为什么。

  丫丫大方的挽着我的胳膊,散步在街道上,她说:“陈辉的气焰太嚣张了,要不你立棍吧,我捧你。”

  “立个毛线,我可不愿当什么大哥,我得心愿就是处个对象,跟女朋友整天混在一起就挺好。”学校大哥,班里扛把子,不过都是跳梁小丑罢了。

  “那方柔不是挺好的么,你跟她处呗。”她挽着我的手,整个人的重心都在我这,压的我怪沉的,我将手挣脱出来,反手搭在她的肩膀,这回把重心压她身上。

  于是我把自己内心纠结的地方就跟她说,她听后有点气愤的说:“好马不吃回头草这话你听过没?”

  “兔子还就吃窝边草呢。”我回道。

  “那不一样,我告诉你张耀阳你可想好了,不能对不起我家小方柔,要是跟她处可不能三心二意的。”由于太生气,她便将我的胳膊从她的肩膀上甩了出去。

  “你看你那么激动干啥,我这不是纠结呢么,所以来找你给我研究研究,咱们是哥们,你给我出出主意。”

  “袄,求人办事就这么求的啊,我渴了。”迟小娅在一家超市门口停住脚步。

  我也明白咋回事,尴尬的跟她说:“好嘞,丫爷,小的明白,你先转过去。”

  “干啥,买饮料还得给我玩个惊喜。”

  “不是,你转过去就完了,哪那么多废话,踢你!”我挺装逼的整了一句。

  “好嘛好嘛。”迟小娅转了过去。

  我默默的从鞋垫里扣出我压箱底的五块钱,紧接着就听见响彻夜空的魔性笑声:“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倍感无语的看着她,有特么那么好笑么。

  “哎呀张耀阳你太搞笑了,还藏钱,藏鞋垫里啥味啊。上次见你藏袜子里,这次鞋垫,下回是不是裤衩啊,啊哈哈哈。”她笑的直抹眼泪。

  “擦,不买了。”我让她的魔性笑声给我自己都整的想乐,还不能让她看见,转身进了超市。

  看着货架子上琳琅满目的饮料,也不知道她喝啥,便抻着脖子问道:“你喝啥饮料?”

  “张娜拉的妙恋,初恋般的感觉~”说着她还摆了一个张娜拉在代言这个广告时的poss。

  张娜拉拍摄刁蛮公主曾经红遍亚洲,后来说错一句话惨遭封杀,至今也看不到她的什么新闻了,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真的太红了,也是小时候我们喜欢的那个女明星。

  如今张娜拉没了,小洋人没了,妙恋却还坚挺的存在。

  “没有。”这不是为难我么,人家都不生产了,我上哪买去!

  “这个可以有。”她就故意撩吃我。

  “问题真没有,益生菌促进胃肠动力的行不?”

  最新b章^那啥玩意。”迟小娅自己进来瞄了一圈,最后指着木瓜味的饮料。

  于是乎我下意识的往她兄上瞄了一眼,都说吃木瓜丰“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咋不买?”她喝着饮料随口问我。

  “我不渴。”

  “那你咽吐沫干嘛。”

  “......”玛德,是不是非得说我穷没钱了,买不起她才开心。

  这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你喝饮料就喝呗,咕咚咕咚的一个劲的发出声音,还吧唧吧唧嘴说真好喝,弄得我都馋了,一会儿回家说啥烧点开水放点白糖当饮料喝,解解馋。

  快到我家的时候,我指了指不远处的公共厕所:“兜里有纸么,咱俩蹲坑去啊。”

  迟小娅指着自己:“咱俩蹲坑?你丫的没病吧,你让我进特么男厕所?!嗯!”

  “你不是丫爷么,你怕啥。”我咧嘴笑道,终于能有一个憋她的话题了,阳哥心情舒适,真舒适。

  咱们老百姓呀,今呀么今高兴,吼吼吼。

  好吧,此刻我可能是有点精神病犯了,请大家忽略阳哥这么有气质的男生犯二的表现。跟二呵呵的丫丫呆的久了。自己也变得二了。

  “我不是说我,是说你一个老娘们进男厕干啥,要脸么。”

  我:“......”

  说话扯犊子的功夫,就来到我家平房这,冬天屋里面也有点冷,我轻车熟路的烧炉子,烧炕。

  这货一点都不客气,钻我被窝里,将手贴在火墙上:“多烧点。整得热乎的知道么。”

  “去外面给我抱点柴火进来。”真特么拿自己当且儿了。(客人的意思)

  “你让我一个萌妹,傲娇软妹给你抱出去抱柴火,这么冷的天,我才不去,你是男的,你自己弄。”

  靠,这时候寻思我是男的了,平常小媳妇小媳妇的叫着。

  这我能同意么,我说你要是不去,我就不烧了,冻死你,大不了同归于尽。

  “这么狠,小媳妇你跟我玩的这么绝呗?”

  “对,就是这么绝。”我索性给炉钩子一扔,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闭着眼睛哼唧着,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管冻成什么逼样,我都会坐这里陪着你(唱出来效果最好)。

  她可能是太冷了,也可能是受不了我歌声的折磨了。也是看出我铁了心拿脸皮跟她拼一波了,她放弃了抵抗,同意给我抱柴火了。

  我怕她给她衣服弄埋汰了,就把家里平常我妈抱柴火那衣服披在她身上,又给找了条裤子,穿着我奶自己做的大棉鞋,带着手套子就出去了,一个富家大小姐硬是让我整成一个农村小媳妇,哈哈哈,看见她滑稽的模样我自己都乐了,不知道让她爹看见了,能不能踢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