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爷可能都看下去我暴遣天物的这种行为,在我低头烧炕的时候喷出来一个火苗,瞬间给我前面的头发给燎了。

  而迟小娅这时候也进来了,随手把柴火扔到低声,嘟囔道:“下回能不能给我个口罩,呛死我了。”

  下回?这丫头还惦记下回呢,孺子可教。

  我刚想跟她说话,就看见她满脸是灰,造的可埋汰了,跟要饭的似的,逗死我了。

  而我头发上被火给烧了,显得也可滑稽了,我俩这对视一眼。紧接着都笑喷了:“哈哈哈......”

  这位大小姐能给我抱回来柴火就已经不差啥了,在指望她给我烧炕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我就很知足了。

  看着迟小娅造的跟没人要的孩子似的,我就憋不住乐,她警告我回学校不准说出去,而且要拿走我家一个大鹅才行!

  草,我立马觉得不合适了。抱个柴火赔个大鹅,血亏。

  我跑到厨房,随手给她拿了两个土豆子扔灶坑里,不一会儿炕烧好了,土豆子也烧好了,让我从灶坑里拿出来了,还挺烫手的。

  “这啥玩意啊?能吃么。”我敢打赌做为富家女,这种吃法她绝对没吃过。

  “还能吃么,杠杠香。一会就怕你吃不够。”

  她看着黑漆漆的土豆子表示怀疑:“你该不会是想毒死我吧。”

  我懒得跟她废话,把手洗干净,就给她扒皮,这么烫也不能让人家大小姐来弄啊,我伺候呗,那咋整。

  我掰开一个土豆子喂到她嘴边:“来,丫爷。尝尝我们农村地地道道的灶坑烧土豆子,肯定比你在饭店吃的那些玩意好吃。”

  她半信半疑的吃饭嘴里,小心翼翼的咬了几口,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最后变得惊喜万分:“嗯嗯,真好吃,在给我来一口,别的了,整个都给我吃吧。”

  烧了两个土豆子,都让她给造了,我嘴角挂着洋溢的幸福笑容,就那样呆呆的杵着下巴望着她,恍惚间,她的身影慢慢的变成了秦子晴的样子。

  如果此刻坐在这里的是她那该多好。

  迟小娅的声音给我拉回现实:“你怎么研究出来这些好吃的的,还有别的吗?我还想吃。”

  我乐了乐:“都是以前我爸给我弄的,你从小家庭条件优越,体会不到我们这种人的快乐,现在冬天了,等到夏天,我带你去河里抓鱼,烤青蛙,烧蜻蜓肉吃,掏鸟蛋,拿弹弓打猫头鹰。”

  现在回想起以前小时候干的这些事,有的挺损的,有的挺不卫生,但那时候过得就是快乐。

  迟小娅被带进我描绘的画面当中,挺向往的。

  又过了一会儿,她说她浑身脏兮兮的实在难受,就跟我说得回家洗澡了,我点点头说了声嗯。

  临走之前她跟我说:“张耀阳,你是个爷们,不要总停留再过去,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变成相守,既然抓不住不如潇洒的顺其自然,喜欢一个人就要在一起,不喜欢就别勉强,你自己想吧。”

  迟小娅离开了,我一个人陷入了沉思。

  炕上还残留着迟小娅身体的温度,让我一阵恍惚,刚刚还欢声笑语的屋内,随着她的离开就这样冷清下来。

  我突然很慌张,如果,如果有一天她突然离开我的世界,那我的心会不会随着这栋房子一样,变得空落落的呢。

  不知道为啥这么想,只知道片刻后迟小娅返回来的时候,我是挂着笑意跑出去的。

  “额,这么激动干嘛?是不是舍不得我离开呀。”迟小娅钻进屋内笑着调侃我一句。

  “你怎么又回来了?”

  “咋的,不行啊,翻脸不认人了呗,不是刚才求我抱柴火的时候了呗,开完房提上裤子就走人,说啥不给钱了呗。”

  额,这都是什么比喻。

  “不是,我是说你要着急回家洗澡么。”

  “现在不着急了行不行。”迟小娅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哈哈大笑起来:“你该不会是怕黑吧,不敢回家吧。”

  她切了一声:“做为经常走夜路的丫爷来说,黑天算个毛,你兜里有没有纸,我想上厕所,擦,可能就吃你那个土豆子吃的。”

  更新t-最快ue上`☆

  “不可能。你刚吃就消化了?直肠子啊。”最后我拿她的饮料一看,过期了,我就说嘛。就算没吃过烧土豆,也不可能这么快拉肚子啊。

  “赶紧的,带我去一个能坐着上厕所的地方,老蹲着,脚麻。”

  事多,周围都是平房,我上哪给她整坐的地方:“要不我抱着你上厕所?就跟把小孩似的。”

  “也行。”

  行你妹啊,在一松手给你掉进去。

  农村的厕所还是有点吓人的,迟小娅自己不敢进去,说啥都得让我在里面陪着她,而且还是女厕,要是个男厕所也行啊,万一进来一个女的,我多特么尴尬。

  “你在那杵着啥呢,拿手电给我照照,看看哪个坑干净。”迟小娅不满的喊了我一嗓子。

  “都是干净的,天天都有人扫。”还好已经半夜了,基本不会有人来。

  找了一个我认为极其干净的坑,她认为不是很干净的坑蹲下了,我则是返回到门口,我在里面我尴尬不说,她也拉的不痛快。

  我捏着鼻子催促道:“快点的啊,死啦臭的,竟味儿,还冷。”

  “你别tm废话,我不冻屁股似的。”我搁一分钟就墨迹一遍给她墨迹犯了,后来我干脆就不知声了,门头抽烟。

  “给我整一根。”

  我捏着鼻子进去给她递了一根,她不满的说道:“瞅你那逼样,还撇个脑袋,闭个眼睛,这黑灯瞎火的能看见啥。”

  我打开闭气神功,一瞬间逃离厕所门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其实厕所就那个味道,适应了也就没啥,只是我心里的作用。

  不一会儿见我没声音了,迟小娅挺害怕的:“小媳妇?你在吗?说话呀,喂,张耀阳你不会跑了吧。张耀阳。喂喂喂,给老娘放个屁。”

  任凭她怎么喊我,我就是不出声,求人就这么求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