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的挺好。”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你上次考9分那回就说考的挺好,意思跟上次差不多呗。”

  “老妈,英明!”我竖起了大拇指,咧嘴一笑。

  “找揍了是吧。”我妈在我成绩出来之前,任何的对话都是玩笑心,等到出来之后,就变成了现实。

  夜晚,北风呼呼的挂着,猫在被窝里,懒懒的不想动弹,捧着手机看《那年我们正青春》这本小说,根本停不下来,尿尿都得一只手提着裤子一只手捧着手机看,越看越过瘾。

  这时,我就听见门外传来钟不传的声音:“彩姨,耀阳呐?”

  “后屋死觉呢。”

  我一听,连忙关掉手机闭眼假寐。然后我就听一阵小跑的声音,就特么跟地震似的,完全不考虑我是否睡着了,他特兴奋的扒楞我:“耀阳,耀阳,耀阳。起来别睡了,走包宿去!”

  也就是我特么在装睡,要是真睡给我弄醒了,说啥得干他。

  我假装睁开眼睛,打着哈欠说:“不去了,你去吧。”

  “怎么的呢,我好不容易骗我妈出来的,你陪我去呗,我自己没意思。”

  “哥们兜里比脸还干净,哪有钱包宿啊,顶多能在被窝里自己包自己。”

  我给他逗笑了:“哈哈,没事,我请你。”

  我天真的相信了他的鬼话,撒了一个谎就跟他出去了,我妈看我俩在一起倒也放心。

  网吧十点开始包宿,一个人包宿是十块,我们两个人出去的时候才八点半。

  两个人特别落魄的蹲在人家网吧门口,钟不传说:“我兜里就十块,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咱俩包半宿,一家五块正好,第二,包全宿咱俩一人可以玩一把或者半小时一换,你自己选,不过不管你怎么选,咱俩都得在这蹲到十点进去,要不然咱俩也可以去厕所蹲会儿。”

  “*-*?#”我tm倍感无语,都想骂街了,早知道这样在家呆会儿多好啊,此刻我无比想念我暖和的被窝。

  钟不传出了鬼主意:“耀阳我知道前面有家钢铁木材厂,咱俩去偷点废铁呗,回头卖给收破烂的,就够咱包宿的。”

  “靠谱吗?”

  “应该行,王卓他们老去那偷废铁,我还跟过去一回呢,卖个二十块还是稳的。”

  小时候啥都敢干,钟不传的建议很快就被我们采纳。

  于是上哪整车就成了我们的问题。

  钟不传说他爸给人送猪肉接肉的时候特意买了一个倒骑驴问我会不会骑。

  这玩意有个特点,那就是喜欢瞪自行车的人,冷不丁骑这玩意愿意往沟里拐,憋不过那股劲儿。

  …》正版f首h发Z

  上回钟不传就因为骑这玩意给他家半头猪都翻沟里去了,挨了一顿胖揍。

  我一次都没骑过,却吹牛逼的说太会了,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我俩鬼鬼祟祟的来到钟不传家门口,等着合适的下手机会。

  他也是没谁了,带着哥们偷自己家的车,这得是多虎的人干出来的事。

  终于他爸妈给门关了,灯也关了,正是我俩下手的好机会。

  我俩猫着身子往过走,我看见一个大锁链子,心想坏了,怎么给锁上了。

  我抱怨的说:“你家这破逼倒骑驴,白给人家都都嫌占地方,你家还给锁上了,好玩意啊?”

  “我爸妈怕丢呗,东西瞅着破了点,实用就行呗,没有它你扛着废铁去卖啊?你看这是啥。”钟不传神秘一笑,从兜里拿出一把钥匙:“我早就给我家这配的钥匙偷出来了。”

  看来这是他蓄谋已久的事了。

  远处的方柔在黑暗中看见我们这两道人影,就觉得挺熟悉,于是她凑近一看,是我俩,欢快的拍了下我的肩膀:“喂,耀阳,干嘛呢。”

  我吓的一哆嗦,跟钟不传连忙抱头认错:“阿姨,我们没有想偷车就是想借着骑一下,回家拉点货。”

  钟不传就赶紧认错:“妈,他说的是真的。”

  方柔哈哈大笑:“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大儿子。”

  声音如此年轻?我们一抬头瞬间松了口气,不过也没时间跟她说话,给她抱上倒骑驴,我咔咔一顿瞪,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太特么吓人了,给我吓的冷汗都出来了,果然坏事还是不要做的好。

  方柔都乐的不行了:“你们偷车呢袄?”

  “不是偷,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用一会儿就还回去。”我满脸狂汗的说道。

  “他们不知道的就是偷。”

  “我们只是不想打扰夜的温柔,人家岁数那么大了,吵醒他们休息不好。”

  “偷就是偷,你别跟我嘴硬,不然找丫丫揍你了袄。”得,这小妮子现在就会威胁我了。

  “呵呵,哥们是吓大的,我会怕她?”

  “咦,丫丫你来了?”方柔向我身后欢快的说了一句。

  “嗯?”我非常的淡定,连身都没转过去就知道她在骗我,于是阳哥的牛逼吹的更响了:“编接着编,别说她现在不在,就算在,我也得给她打的满地找牙,都不许流哈喇子那种,钟不传你干啥,别拉着我。”

  钟不传捂着眼睛,不愿意看到这血腥的一幕:“阳爸爸,丫爷真的来了。”

  “忽悠,接着忽悠,还组团忽悠,阳哥什么智商,能被你们两个小毛孩子骗了?我话重申一次,阳哥往这一站,我就得给她吓的尿裤子,裤衩一天让她换三条!!”整个街道都能听见我吹牛逼的回声。

  方柔都忍不住捂着嘴笑了,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

  钟不传无奈的摇头叹息,见过吹牛逼的,没见过吹牛逼找死的。这种人,吹起牛逼来,是一百头牛都拉不回来,哥们只能帮你到现在了,后面是生是死,您看着办。

  丫丫离的老远在她爸车里就看见我们这帮人了,于是让司机靠在路边满心欢喜的向我们走过来,就听见我在这朗朗的吹牛逼,脸色顿时一变,双眼眯着,双手环抱,慢慢的走到我的身后:“阳爷,你说给谁吓的尿裤子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