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柔眼角噙着笑意,认真的说:“不骗你,真的来了。”

  我不用她说丫爷真的来了我也听出来了,就感觉这后背呼呼的冒冷汗。

  阳哥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说:“幻觉,肯定是幻觉,人家我丫爷这天之骄女这时候肯定在家里泡着热水澡,蒸个大桑拿啥的,好的,咱们也别逗乐了,天色不早了,你俩上驴,咱们走吧。”

  说着我就上了倒骑驴,准备跑了,玛德。这要是反应慢点,不得让丫爷搓弄死。

  “往哪跑呢,不是要给给我吓的尿裤子么,来,表演一个。”丫丫揪住我的耳朵,给我揪的腰都弯了下去,这次揪是往死了给我拧。耳朵瞬间通红,不过她还不打算放过我,一边揪一边用脚踢我屁股,她踢一下,我就得蹦哒一下,越蹦哒,耳朵抻的就越疼。

  我前世究竟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儿,今生才会碰见迟小娅这个女魔头来教训我,哎!

  “丫爷,我吹牛逼呐,就这点爱好您也不是不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阳哥只能服软。

  方柔看不下去了:“丫丫,别揪了,真的疼。”

  丫丫打趣道:“你俩处对象了?心疼了袄,哈哈,没事儿,我帮你教训他,收拾的卑服的,省的以后老吃牛逼。”

  方柔也不避讳:“我就喜欢他吹牛逼这股劲儿。”

  “在一起了?”丫丫挑眉问道,随后欢呼雀跃的说:“发糖,发喜糖喽。快快快。”

  钟不传这个二傻子跟着一起蹦哒:“发糖喽。”

  方柔“抱怨”的说:“没呢,人家阳哥对待感情比较认真,说要好好考虑一晚上,你这给我阳揪坏了,人家该生气不跟我好了呢。”

  “这就倒贴了,小贱样。”迟小娅亲昵的捏了捏方柔的脸蛋,随即松开我:“看在柔柔的份上放你一马,下次在敢我背后吹牛逼说大话就不是这么个过程了!”

  我揉着通红的耳朵疼的龇牙咧嘴,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耳朵就跟掉下来似的,现在还是麻的。

  “哎,你们去哪玩啊,我送你们呗。”

  方柔摆摆手,表示她也不知道。

  钟不传知道自己干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啊,就说:“马上到了我们自己去就行。”

  “随意。”说着迟小娅就上了车。

  “哎,你把方柔送回去吧。”我扯着嗓子来了一句,随后你就看方柔盯着我一脸莫名的表情。

  我赶忙说道:“大冬天的怪冷的,你坐这玩意多遭罪啊,让丫丫送你,袄。”

  方柔没理我,而是对丫丫说:“你回去吧,某些人烦我,我也不碍他眼,家就在附近,走两步就到了。”

  迟小娅莫名的勾起一个弧度的笑容,然后上了车跟她爹走了。

  在车里,他爹挺无奈的:“你一天欺负人也没有那么欺负人的啊,给那孩子眼泪都给揪出来了,我瞅着都肉疼。”

  迟小娅嘿嘿一乐,满不在乎的说:“爸你不懂,那个人就是贱,你打他越狠他越舒服。”

  说完笑的眉毛都弯了,看着后视镜里的我们,她多想下去跟我们一起玩啊,只是她爸说要趁着寒假去找智允阿姨,不让自己留在这边,挺无奈的。

  我尴尬的看着方柔,解释道:“不是那意思,你咋还站着原地不走了呢,我送你回家行不。”

  “你管我干什么,你走你的呗。”

  “这大半夜的,你自己走我不放心,你不愿意坐大奔驰,就坐我的倒骑驴吧,全景天窗,自然吸气,空间大,就是没暖风......”

  方柔想笑,给憋住了。死活都现在原地不跟我走,在怄气,现在就这样了,以后还有好?

  于是,阳哥火了:“你爱走不走!!”

  “耀阳。”

  更新}最:O快上;%

  “闭嘴!”钟不传让我一嗓子给憋了回去。

  “哼,你行!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你,告诉你,追我的有的事,我不是非要赖着你,我走,省的你觉得我廉价!!”方柔被我凶的眼里闪着泪花,极度的委屈,终于转身离开。

  “你走吧。”我甩开钟不传捂在我嘴上的手:“你走吧,别以为你长得好看,就可以任性,别以为你有一双大长腿就可以胡作非为,别以为你哭的让我心疼,我就能心酸,别以为你是我的公主,我就能惯着你!”

  画风突变,就当方柔以为我是真的在凶她的时候,听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了,破涕为笑的向我跑了回来,一副小女人的样子,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钟不传默默地记下了我刚才的话,心想,卧槽,高人呐,吵架也能吵的这么浪漫,回头我女朋友生气的时候也去试试。

  我嘿嘿一笑:“这回能上车了不?”

  “嗯嗯。”方柔点点头,跳上我的倒骑驴,我将钟不传的外套脱下来点方柔屁股下面坐着,省的凉,男女不一样,男的顶多冻出个痔疮,女的就不一样了,具体哪不一样,自己研究去。

  钟不传郁闷了:“卧槽,你泡妞不该是脱你衣服吗?”

  我挺淡定的说:“我多冷啊。”

  “我不冷呗?”钟不传想自杀!

  “哈哈哈。”方柔爆笑:“你俩不能在一块,逗死人了。”

  为啥脱钟不传的衣服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他。阳哥至于在这遭罪吗?早就在温暖的被窝里,搂着周公他的闺女碎觉了。

  “你们到底去哪儿啊,带我一个呗,这个时候也睡不着。”方柔坚持不要回家,就想跟我泡在一块。“我也不知道啊,你问问你家阳阳呗。”问我我就当做没听见,她只能问钟不传,钟不传没脸说,就让她问我。

  我想了想,说了实话:“我俩兜里没钱上网了,就寻思偷点废铁去卖钱。”

  “这么刺激吗?我去给你俩放哨呗。”方柔这么乖的女孩竟然表现的跃跃欲试,我以为她会极力阻止我呢,来一句你没钱我有啊,我请你上网呗,结果整了这么一句。

  我突然意识到方柔为啥跟迟小娅关系好了,原来就是臭味相投啊,也可能是迟小娅给方柔带跑偏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