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医院将钱交了后,钟不传就说去网吧包宿,我让他先去,我得给方柔送回去。

  一路上她不太开心的样子,踢着路边的积雪一言不发。

  “怎么了?”我问道。

  “没。”她摇摇头。

  我停住脚步,扶着她肩膀:“有什么不开心的直接说出来,或许我能帮你解决呢。”

  “好吧。”她想了想说道:“如果我跟你在一起了,你以后能离秦子晴远点么,连好朋友都不是的那种。”

  “能。”我不假思索的回道:“如果咱俩处对象了,不用你说,我也会尽量远离她的。”

  “真的?”

  “嗯。”

  “那我们是不是就算在一起了?”她挺开心的。

  “这件事,明天说。”

  “好吧,她今天借你多少钱?”方柔问。

  “我不用你跟着还,我自己还就行。”

  方柔说:“你就告诉我一个具体数额就好了,我要拿钱还给她,我不想让你跟她有任何瓜葛。”

  “哦。”

  给方柔送回家以后,我便去跟钟不传包宿了,这货身上全是伤口,在网吧特显眼,完了玩个游戏还各种骂人,也不知道低调点。

  我嫌跟他挨在一块丢人,就跑到另一边的角落里上网,这个臭不要脸的不一会儿就眨巴眨巴的跑了过来挨着我坐:“兜里有烟吗?憋死我了。”

  我从兜里掏出一盒崭新的利群扔桌子上了,这是付完医药费后唯一剩点的钱,估计刚好够我俩一宿的。

  玩游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感觉还没咋地呢,天亮了,我俩意犹未尽的往家走,钟不传说:“就我现在这造型我也不能回家了,上你家住几天呗,反正你爸也没在家,你妈住超市。”

  “去呗,我把钥匙给你。”

  “你不去啊?”

  “我妈自己看店怪累的,我去帮她盯白天。”

  “乖儿子。”钟不传摸摸我得头,让我一脚给瞪飞了。

  说实话我进屋之前都是挺忐忑的,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困。

  现在学生正直放假,店里也不忙,我妈在那擦地呢,见我回来后问我:“昨晚去哪了?”

  “上钟不传家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把舌头缕直了,重新组织语言。”

  我嘿嘿一乐,说了实话:“去网吧包宿了。”

  这个在我妈意料之中:“家里有电脑咋不在家玩。”

  更s新*L最h快上酷匠J\"网!

  “家里只能一个人玩,我跟钟不传一起玩有感觉,网吧的气氛多好啊。”我挺好奇的:“妈你咋没急眼?好像你提前就知道了。”

  “我儿子啥样我这个当妈的能不知道?”

  “呵呵,来。妈,我帮您擦地。”

  “钟不传请你包宿的啊?”我妈走到前台随口问道。

  我没敢说自己被狗咬的事,就说是他请我。

  我妈说:“你去网吧可以,但是得跟我申请。”

  “欧啦,妈,你真好。”

  我妈被我整无奈了,她知道我去网吧还能约束我时间,控制控制我,要是不让我去,我就偷偷得去,她能咋的,揍我?不存在的,她不会像我爸那么下狠手揍我,揍完我,她自己都得心疼。

  我曾一度想把方柔要跟我处对象的事告诉我妈,后来觉得她不能同意,就没说。

  今天没啥人,我就干脆趴着睡觉。我妈心疼我,就让我睡吧,她说她不困,那时候也是不懂事,真的就去睡觉了,也没说心疼心疼我老妈。

  一觉睡醒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感觉整个人都神情气爽,真是应了那句话,包宿治百病。

  坏了,我还没来得及得意的时候,就想起跟方柔的约定。哎呀,死了死了。

  我抱怨的看着我妈:“你咋不早点叫醒我啊。”

  我妈把菜端到桌子上,我也没吃,着急忙慌的跑出去。

  离的老远,我就看见方柔带着一顶蓝色小帽,脖子上一套暗红色围巾,穿着白色羽绒服配着一双白色皮靴。整个人看上去干净又纯白,还有一点点小女人。

  方柔可以说跟迟小娅,秦子晴她俩一比气质是最好的。当然只是跟她俩次,后来我上高中以后,真正碰见了一个气质女孩儿,这是后话了。

  “不好意思,睡过头了,来晚了,我妈也没叫我,等了很久了吧。”我挺抱歉的看着她。

  “不会,也就一个多小时而已,我还真的有点冷了。”她搓了搓手,又原地小蹦哒一下。

  我勾起一抹坏笑,低头点了根烟,坏坏的冲她吹了口烟,迷的她眼睛微眯了一下,却没任何闪躲的意思。

  不就是让我抱她么,那我就抱她好了。

  一个娇小的身躯贴近我得怀里,温暖了这个冬天。

  我轻轻的揽过她的腰,用富有磁性的嗓音说:“你不是说你喜欢我么,那我们就在一起好了。”

  “啊?”她以为我抱她就算给她答案了,想不到我还特意说了一嘴,不由得让她一愣。

  我想的很简单,既然要在一起,就得正式点,这是对女孩儿的尊重。

  从昨晚在大树上跟秦子晴的谈话来看,我跟她已经没有可能了,那我就不如潇洒的放手了,不纠缠就是最酷的转身了,对谁都好。

  她愣神的功夫,我说:“你考虑一会儿,我去买包烟。”

  为了庆祝我有女朋友了,我特意破费买了包利群,还是从我妈的抽屉里偷的。

  一边拆封,一边挺兴奋的往回走,给她两分钟的考虑,足够了,她喜欢我,让她考虑考虑就是给女孩一个面子而已。

  然而这时我看到挺令我寒心的一幕,初二项顶当时路过方柔的身边,驻住足脚步,对方柔说:“方柔吗?我是初二项顶,可以跟你交个朋友吗?”

  方柔点点头,微微一笑:“可以呀。”

  项顶很兴奋,拿出笔跟纸让她把qq号写上去,回头他加她,这一切看上去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而方柔真的给她qq号了,这让在秦子晴那边很受伤的我再次非常非常的没有安全感!

  “那我回去加你好友。”项顶挺兴奋的离开了。

  方柔还在原地嘴角挂着浅浅笑意。

  我呵呵自嘲一笑,低头甩了根烟,悲哀的向她走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