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一同学的。”生怕我妈在追问下去,我连忙打岔的说道:“行了,不说了,我打游戏了,明早回去给我留门,放假了就得让我轻松轻松。”

  我妈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自言自语道:“这个电话怎么好像有姑娘给我打过呢。”

  “老板,有玉溪吗?”

  “有,二十一。”

  “来两盒。”好在这时候有人进来买东西了,否则绝对让我妈给破案。

  挂了电话,我刚想往出走,一个不经意的抬头,便不小心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迟小娅的裤衩,白色带着草莓,看的我怦然心动,浑身一抖,赶忙捂着眼睛告诉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虽然挡在眼睛上的手指头不经意的露出一道缝吧。

  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许多,看着上面一排毛巾,我懵逼了,正常来说每个人的家里有三条毛巾,洗脸的,洗脚的,洗完澡擦身上的,对吧?

  可迟小娅家里挂着这是多少条毛巾,一二三四五......九。

  靠,九条毛巾,哪个是擦脸的呢?

  我这个人有点少女心,于是哥们就挑了一条粉色的毛巾,这么好看的毛巾肯定不能是擦屁股的对不对。

  pj

  于是乎我就用这个擦脸了,嗯,还有种淡淡的香味,果然,男人的第六感也是很准的。

  挺香的,我又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一个回头的功夫,看见一个人正盯着我呢,我往后跳了一大步:“晕,你要吓死谁!”

  迟小娅看了看我手上的毛巾,一把抢了过来,骂了我一句臭不要脸之后,脸色绯红的给我推出去。

  不就是用你的毛巾擦擦脸么,还说哥们呢,切,小气。

  迟小娅今天难得的害羞了,从卫生间出来后,咬牙切齿的:“小媳妇,以后你用人毛巾的时候能不能问一问。”

  “我真想问你了,脸着急进水了。”

  噗,一口水从她嘴里喷出来,忍不住哈哈笑了:“你这是什么理由。”

  这个丫头太愿意笑了,总是笑得那样没心没肺,前一秒气的够呛,后一秒能乐死你。

  “不过,那毛巾是擦什么的?”我好奇的问道,要是擦脚的,我可得吐血了,要是擦脸的,她应该不会这样生气,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我不敢想象。

  随后迟小娅打热水泡脚的时候,我特意观察了一下,不是刚才那条毛巾啊,然后我的目光又不自觉的望向那条毛巾。

  迟小娅急了:“你的眼睛乱瞄什么呢,是不是得给你眼珠子扣下来,你就爽了?”

  粗鲁,一点都不淑女,哼,不理她了,碎觉!

  我将自己的羽绒服盖在身上,会会周公他姑娘去。

  迟小娅看了看我,乐了,起身将洗脚水到了以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诶,屋里面躺着那么个大美女,你都不进去的?是不是男人。”

  面对她的打趣,阳哥特别的淡定,勾起一抹坏笑:“是不是男人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呸。”她朝我呸了一口气:“我看你呀,是*无能吧。”

  “额,话题有点少儿不宜了袄。”

  “那你跟我说说你咋想的呗。”

  “又不能跟她结婚,我给她祸害了,以后万一没嫁给我,她的一生不就毁了么。”

  迟小娅眼珠子滴溜一转:“呐,她要是没有第一次,你怎么办?”

  “肯定跟她分手啊。”阳哥c女情节这么严重,自然希望她的第一次给我,我真的无法想象她在别的男人胯下承欢的样子。

  “哦。”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她该不会没有第一次了吧?”勾起了我的警觉心,我挺担忧的问道,如果她回答是,我毫不犹豫的就抛弃她,没商量。

  “应该还有。”

  “啥玩意叫应该啊,到底有没有。”

  “回头我帮你问问。”

  “嗯。”

  这个夜晚过得稀松平常,我们伴随着滴答滴的时间悄然入梦。

  方柔一屋,迟小娅一屋,我在客厅上睡得。

  这个冬天,我不是在跟钟不传两个人无聊的打着游戏,而阳哥也进入了自己的第一个热恋期。

  与方柔的初恋。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早早的离开了,确认方柔这时候已经醒酒了,就证明没事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妈在我身上一顿闻,就跟福尔摩斯的一直盯着我看,现在的女人们怎么都愿意这么看人呢,我被我妈看的有点毛发,就嘿嘿的傻乐。

  “你昨晚绝对没去网吧!”我妈斩钉截铁的说道。

  “真在网吧了。”

  “不对,不是,网吧不是这味,以前我跟你爸俩去网吧包完宿,第二天都得是满身烟味!你这全是香味!是不是……”我妈想到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画面。

  “妈你跟我爸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也去网吧包宿啊?”

  “没有,高中以后才去的。”

  “哦哦,你们高中的时候就是同学啊,给我讲讲呗。”

  “呆着没事,就给你讲讲吧,上学那会妈妈是班里的班花,你爸就一盲流子……”我妈成功的被我带跑偏了,后面的故事我根本也没听就睡着了,我妈吐沫星子飞了半天一看我睡着了,挺上火的去擦地了。

  我妈说今天要去我姥爷家,让我自己看店,有啥不懂的就给她打电话,我高兴的不得了,这样就能肆无忌惮的玩QQ了。

  九点钟的时候方柔便悠悠醒来,想到自己恋爱的她,特兴奋,她看着空空如也的客厅,一把拽起睡的前仰八叉,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好悬掉地上的迟小娅,一把就给裤子扒了:“醒醒,我家耀阳呢。”

  “那不在客厅么,呦呦呦,这就我家耀阳了,你扒我裤子干嘛,让你家那位看到了,我多尴尬啊。”迟小娅赖在被窝不肯起床。

  “别睡了,别睡了,起来了,我家耀阳好像走了,你不是知道他家在哪儿么,你带我去呗。”方柔给迟小娅一顿晃悠,根本别想睡。

  迟小娅挺无奈的坐起来,头发乱糟糟的,双眼无神,像个大疯子:“我说姐妹,咱能不那么上杆子么,女人的矜持呐!”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