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赶子不行啊,他不是太喜欢我,我得乘胜追击。”方柔给自己打气。

  哎,迟小娅无奈的摇摇头,果然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为零,也可能甚至连零都达不到。

  迟小娅说:“你得有个心里准备,他家不是很有穷,偏穷一些,当然我没有贬低他的意思,我也懂莫欺少年穷这个道理,我只是想告诉你,既然决定牵手,就别随便放手,到时候肯定得伤害一个,就算家里反对,你也得按照自己的心意来。”

  方柔说:“我滴丫丫呀,你是不是考虑的太久了,我们才多大啊,初中诶,整不好处一段时间就感觉不合适,就分手了呢,没准初中毕业就分手,高中,大学,乃至社会我们会碰见越来越多优秀的人,谁敢说这一辈子唯爱一人,终其一生。”

  额,方柔比迟小娅想象的要现实,她说:“张耀阳钟情于秦子晴十年,以后若是真的喜欢上你了,肯定也会钟情于你。”

  方柔美美的笑了:“这样最好了。”

  “但是我昨天套过他的话了,他很在乎女孩子的第一次,你......”

  “好了丫丫,我明白了,只要你不说他不会知道的。”方柔脸色变了变,挽着迟小娅去我家找我。

  当然她们没有去我家,而是来我家的店里。

  当时我在店里正无聊呢,就想着画一副方柔的自画像,我画画挺好的,小时候爸爸妈妈不在家,想她们了就画他们的照片,画画是我童年最快乐的打发时间的事。

  最o新qW章_3节上B1

  本来想画方柔的,可是画着画着竟然画成了迟小娅,卧槽,而且你不特意去想还好,一旦特意去想了,几乎满脑子都是她,怎么都挥之不去。

  画里的她美极了,紧接着我不知道咋想的,又在旁边画了一个小男生,夕阳下,男孩将头搭在女孩的肩膀上,挽着她的手臂,女孩推着单车。真的美。

  当我完全沉浸在这幅画像里的时候,听到客人问我:“来盒利群。”

  我头也没抬的递给他:“十三。”

  “帅哥便宜点呗。”

  “便宜不了,就这价。”我依旧自顾自的闷头画画,不想打扰这突如其来的灵感!

  知道迟小娅跟方柔哈哈一笑,将脑袋凑了过来,问我干什么呢这么认真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是她俩,我说听着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赶忙将画像藏在身后,心虚的说:“你俩特么鬼啊,进来都没声音的。”

  “靠,刚才跟你说买烟你没听到么,你干什么呢,那么心虚,背后藏的是什么?”迟小娅眼睛太尖了。

  “你管啥呢。”这铁定不能给她们看啊,咋说方柔现在也是我女朋友了,我要是画别人,她肯定得生气,完了这个女孩儿还是她闺蜜,这多尴尬。

  但显然她俩没这个觉悟,联合抢我的画像,我都被逼到后面的角落了,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要强*我呢。

  好在这时候来客人买东西,已经把自己当做我张家儿媳妇的方柔,第一时间去前面接待客人。

  而我一个不小心在方柔问我价格我回答的时候,画像就被迟小娅给抢走了。

  她看着上面的画像,愣了半天,我尴尬的原地咽着口水,气氛突然安静。

  她眼睛眯了起来,我真怕她告诉方柔那我就傻了。

  我想给抢回来,怎聊她给没收了,叠吧叠吧就给塞衣服里了,之后只字未提,可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总是带点鄙视?

  我现在就更好奇了,这藏衣服里能帮哪啊?

  后来陆陆续续的上来客人了,方柔又跟着卖了一些货,看她认真仔细找钱的样子,我觉得真挺贤惠的,客观上来讲,方柔不比秦子晴差,只是她的出场顺序晚了一些,如果能早一点出现,或许我跟她就能走的很远。

  上午我们三个里斗地主打发时间,下午迟小娅走了,说不给我们当电灯泡了。

  我俩落得自在,方柔就挨着我也坐,时不时对我动手动脚的,弄得我挺尴尬,家里有摄像头被我妈看见就废了,我就想让她先走,我晚点去找她,可她不得,拿着作业就在我旁边写作业,不会的题,我还可以略教她一二。

  我妈在下午三点的时候回来了,我本能想另外一边挪了一小步,方柔跟我妈甜甜的喊了声阿姨,我妈也没多想还笑着给方柔拿饮料啥的,两个人还聊了起来。

  我一听不对啊,我多了解我妈啊,这完全是在套话,就她这种老江湖来说,一会儿就得给她全套出来,我是我妈支持我早恋的,而且这次期末考试我肯定考的老次了,我妈还容易吧锅甩给方柔,于是我找了个借口就带着她离开了。

  “去哪儿?”方柔问道。

  “领你去看看我家啥样。”

  “好啊,你妈妈真好。”

  “必然的。”

  我在犹豫要不要牵她手,这种事情男的主动会比较好吧?

  这时,她却主动牵起我的手,一点都不害怕被人看到。

  看到她的笑容时,我心里也有了底气,将她的手握的挺紧,她给稍微用了用力,在向我表达她的态度。

  我家院子前是一个铁皮门,推开以后就能看见我家养的鸡鸭鹅,我指着我家的平房说:“小时候我妈得癌症,我爸变买了所有家产跟他的事业为救我妈,最终给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我爸好像也犯了什么错,因此我家现在挺穷的,咱俩在一起,我给不了你变着花样的惊喜,也给不了你各种礼物,逛街什么的更是难,我这人还有点好脸,没钱不会跟你逛街,现在呢。你就好好考虑考虑,还好我们只是牵牵手而已,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如果你后悔了。你完全就可以将刚才当做跟一只狗握手,呵呵。”

  我自顾自的走进家,拿出大铁盆刷鞋,咔咔的搓着。

  方柔几乎没任何犹豫,就随我走进来,抢走我手里的鞋刷子,说道:“刷鞋这种小事还是女朋友来做吧,阳哥您看着就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