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为艺术牺牲是嘛。”

  “嗯呢。”我一脸猪哥样的留着哈喇子。

  “我还有几个姐妹,我都给叫过来,一起为艺术牺牲好不好。”她的笑容更甚。

  ;看C!正3√版◇章G节上`酷?0匠网《t

  “好诶,好诶。”我已经开始憧憬屋子里面一堆小女孩一丝不挂的在屋里面的样子,多少男人的梦想就是当纣王那样的,夜夜笙歌,笔醉人生。

  “是吧,美滋滋吧,过瘾吧。”

  “嗯嗯,叫来,都叫来,哈哈哈。”我得意的笑了起来。

  “让你叫过来,让你摞画,让你牺牲,跟我家方柔在一块,还敢打别的姑娘的主意,我替她教训你!”迟小娅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我俩闹了一会儿,是真的闹,我真像个男的是的给她撂倒了,她也不贯彻我,给我这顿挠,脸上,脖子上全是印子。

  后来我终于被她干服了,乖乖的画画,等到这幅画画好以后,时间已经来到晚上九点多了,迟小娅满意的看了会儿:“画的不错,我收藏了,门口上那幅画,我也收藏了,放心啦,不要那么看着我,我会存好她的。”

  “你别让方柔看见了啊,就算看见也别说是我画的。”我挺担忧的说道。

  “怕什么的,光明正大,又不是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方柔没那么小气。我们的关系老好了。”

  距离刚才吃饭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了,确实挺饿了,我俩便去喊钟不传出去吃点东西,这货说要上分,等会在去,迟小娅一看他玩游戏自己也受不了了,也不管饿不饿了,开着机器就跟着一起上网,说好的撸串到了变成了香辣泡面…;…;

  她俩上网打游戏,我就跟方柔视频聊天,我用我幽默的语言给她逗的哈哈大笑,她就给我讲吉林那边好玩的事儿,说的我都想过去看一圈了。

  然而这时,我的QQ又弹了另外一条消息,是秦子晴的,以前放假的时候我总是会找理由去跟她玩,自从跟方柔在一起后,跟她基本没联系,她突然找到我,令我挺意外。

  “嗯嗯,在。”

  “忙吗?”她问。

  “不忙,咋的了?”

  “我在学校跟前这家的KFC店了,方便过来吗?”

  “哦,行,十分钟就到了。”结束掉与秦子晴的对话,我撒谎跟方柔说要去上厕所,她们也都知道我上厕所最少也得十五分钟,也就没多想。

  幸好今天赚了迟小娅一百块钱,除去刚才她熊我交的麻辣烫五十块,兜里还有五十,秦子晴说的KFC店与我在的网吧离得并不远,走路也就几分钟而已。

  挺悲哀的事就是明明我兜里有钱,明明我家就是开超市的,买好吃的我还得去别人家买,哎。

  买了一大兜子好吃的,我来到秦子晴面前:“喏,不开心的话吃点东西就好了。”

  秦子晴抬头茫然的望着我:“你怎么知道我不开心。”

  “呵呵。”我吐了口烟:“你开心的时候恐怕也不会想起我来吧。”

  “好久没看到你了,你在忙什么。”她的表情是悲伤地,也没有极力掩饰的意思。

  “还是老样子,打打游戏,睡睡觉,开开店,一天就过去了。”

  “听说你跟方柔在一起了?”

  “听谁说的。”

  “不想提他!”

  “跟陈辉吵架了吧。”

  “嗯。”她神情落寞的点点头。

  “因为点啥啊。”

  秦子晴希望陈辉能多陪陪她,自己感觉挺孤单,挺没意思的,以前还会跟我们这帮人在一起玩,自从跟陈辉以后,我跟钟不传也不找她玩了,陈辉的兄弟们又多,整天一帮人在网吧泡在一起,抽烟喝酒打架啥的,她又不太喜欢参与,而让陈辉单独陪她,陈辉又不太乐意。

  陈辉这人比较好面子,干什么总带着女朋友的话,不方便不说,也会让人在背后讲究,说一些不好听的话,所以一般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冷不丁才会找秦子晴。

  秦子晴感觉他俩越来越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明明身边的那些朋友处个对象都粘的不行了,到她这就没了。

  两个人今天为此大吵一架,陈辉也没打算惯她脾气,依旧在网吧跟朋友打游戏。

  “外面冷,进去吧。”

  “不了,送我回家吧。”秦子晴起身就往出走,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拎着吃的就在后面跟着。

  等到了她家楼下的时候,她依然往上走,我立在原地叫住她:“我给你买的吃的,拿楼上吧,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点东西就会好很多,我就是这样。”

  她回过头说:“大半夜的吃东西是想让我长胖么。”

  “你都瘦成这样了,胖点胖点呗,现在都流行胖姑娘,可爱。”

  她突然想起想起今吵架之前陈辉见到她时说的那句:“咋穿这么多,显得腿那么老粗,让我哥们看见都该笑话我的话了”。

  秦子晴确实不胖,陈辉所谓的腿粗只是因为今天实在太冷了,她不得已才穿了一天绒裤而已。

  相比较原先秦子晴的小瘦腿来说,现在看着确实稍微胖了那么一丢丢,但还是看着挺瘦的。

  秦子晴此刻觉得我对她真好,她说:“上楼陪我呆一会儿吧,我爸出差,我妈今晚值夜班。”

  她现在这个样子,我确实也是不放心,便说:“好吧。”

  我们一前一后进了她家,她给我找了一双毛绒拖鞋,我挺规矩的坐在茶几跟前,将目光锁定在电视剧上。

  秦子晴则是拿着我给她买的薯片,把它想象成陈辉嘎嘣嘎嘣的咬着,似乎在宣泄怒气一般。

  “不要生气了,跟那种人生气,犯不上。”我试着开口劝道,用眼睛瞄着墙上的时钟,说好的十五分钟,现在都过去四十五分钟了,不免有些着急。

  “嗯。”她低声弱弱的说道。

  哎,就这样子我也不好意思说走啊,万一一会儿再想不开的,来个自杀啥的,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她吃着吃着,就开始跟我诉苦,抱怨委屈,将着最近她跟他在一起的不如意,以及陈辉的变化如何。

  那我能咋办,听着呗,现在也不能劝人家分手啊,我想的就是等她发泄完了以后心情也就舒服了,我就可以走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