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边玩的正好高兴的时候,来了几个不速之客,陈辉与臭屁闻他们!

  陈辉一进来就看见我们了,淡淡的扫了我一眼,随后也没离我,直径向后面的机器去找地方。

  我原地想了想,电脑里的游戏就变成挂机。随即叼着一根烟慢悠悠的向后面走去。

  “用我跟你去吗?”迟小娅问了我一嘴。

  “不用,你待着吧。”我摇摇头,走到陈辉面前,说道:“辉哥包宿啊。”

  “昂,咋的?”他吊儿郎当的斜眼撇了我。

  “没啥事,能跟你聊聊吗?”我尽量压抑住我心中的怒气,说道。

  “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他说话挺不干净的,我也不恼。

  “聊聊秦子晴被。”

  “哦,她今天找你了吗?随便,我现在也好了,如果秦子晴能被你抢走,那就是你的本事,反正能抢走的都是垃圾。”

  “你tm说什么?”我顿时顿时大变,抬起手就要搂他。

  “我说,能被抢走的都是垃圾,难道不对吗?”陈辉脸色也不好看,猛然站起身,右手死死的抓着我欲挥起来的拳头,冷冷的看着我。

  我突然间的就笑了,放下拳头:“你说的对。”

  “呵,那就是了。”陈辉无所谓的笑了笑:“你要是真有本事你就追走就好了。”

  对于秦子晴这一块,他为啥这么消极呢,原因就是秦子晴真不让他上啊,甚至连亲嘴都不让,两个人在一起,如果只牵手还有什么意思?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处了。

  我哪有这本事,我要是真有那个本事,秦子晴早就是我的女人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你好好对她吧,我不想看她难过。”见他对我不是那么冲了,我也不想发火了,拍拍他的肩膀挺认真的说了一句。

  他一愣,没想到我会这样跟他说话态度平和,想了一下,说道:“听说你跟方柔处对象了是么。”

  我回头咧嘴答道:“啊,咋的,就行你处对象,不行我处一个啊。我家方柔不比秦子晴差。”

  “是没有她差,但有一点可能不及秦子晴。”

  “啥啊?”

  “女人最重要的那一次,听说她之前好像有过对象,开过房……”

  “我去你*的。”没等他说完,这次我的拳头真的挥上去了。陈辉猝不及防,直接摔倒在后面的凳子上。

  “**妈!”臭屁闻第一火了,抄起桌子上的饮料向我砸来。

  “别打,别打。”陈辉竟然给臭屁闻叫住了,他用手抹了把嘴角出来的血迹,说道:“这一拳看在你对秦子晴还不错的份上,我忍你了,刚才我说的话,你要是不信,就当我放了个屁就好,信不信随便你。”

  说完他就像没事人一样坐在电脑面前,悠闲的打着游戏。

  卧槽,这不是他的风格啊,吃亏了竟然不还手?新鲜了诶。

  其实就在几个小时之前,陈辉跟秦子晴吵完架就后悔了,想去找她哄哄她,又拉不下来男人的这张脸,于是就一直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当我出现在秦子晴面前的时候,他还是很愤怒,甚至都想上去揍我了。

  不过他忍了,他想看看我到底能不能跟秦子晴发生点什么,也就是说秦子晴能不能做出背叛他的事。

  于是乎,他就一直跟在我们后面,最后跟到了秦子晴的家里,他在门口一直听了好半天,感觉自己做的确实挺不对的,发现我这个人也没有趁机占人家女朋友便宜,对我的印象便没有之前那般坏了。

  而我当时那还有心情去想陈辉为什么转性,而是愤怒的指着陈辉,并不领情:“我告诉比,我的女朋友没有人可以埋汰她!在乱逼逼,我还打你。”

  “呵呵。”陈辉理都没理我,嘲笑般的笑了笑。

  我突然气的浑身发抖,感觉有一团火别再胸中没处发一样,他根本就没有与我对打的意思,我只能脸黑的回到电脑面前。

  “卧槽,你俩聊啥了,气成这样呢?”钟不传撇了我一眼,挺奇怪的说。

  首y发'

  我没理他,就低头玩游戏,但这次心境明显不一样了,追着人家一顿杀,有时候跑到人家塔里去杀人,最后被塔反杀,气的我大骂人家是孬种,有种出来跟我一对一之类的话,键盘也让我咣咣咣的一顿敲,恨不得给键盘敲碎。

  要不说人在生气的时候真有出来让人练级的人,比如说初二项顶!

  项顶大冬天的竟然只穿了一件背心就出来了,露出两条小细胳膊,完了不知道从哪整的纹身贴贴胳膊上了,就那种水一洗就得掉的那种。脖子上套了一条狗链子,集市上,两块钱买一大把那种,自认为自己可帅了,来到迟小娅面前,完全无视我,低身俯视着问道:“我丫,你就把方柔的电话号告诉我呗。”

  听到这,我的下眼皮抽了抽,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了,但我没发作,想看看他到底要干啥。

  “你不是有她QQ吗?自己要去呗。”迟小娅往后一靠,翘着个二郎腿,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不知道为啥给我好友都删了。”项顶挺郁闷的说道。

  “删你好友是因为烦你呗,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么。”迟小娅挺不客气的,嘲讽的说道。

  “嗨,女人嘛,都那样,假矜持,装几天清高,等着追到手,那还不是在床上任由我摆布的命。”

  “你tm说话给我注意点。”女人两个字连同迟小娅在内一同都给埋汰了,这句话瞬间给迟小娅惹火了。

  “袄,我忘记丫爷也是女的了,抱歉,嘿嘿。”他双手合十,脸上的表情十分欠揍。

  “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们家方柔有对象了。”

  “哦,谁啊?在哪儿呢?我怎么看不见,是他吗?哈哈哈,你别闹了,方柔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小鸡仔,这年头人家结婚的都有离婚的,没有踢进不了的球,只有不努力的运动员,真事,丫爷您给我一个电话,我还她一个新的完美男友。”项顶早就听说方柔的对象是我了,我连陈辉都整不了,他自然更没把我放在眼里,今天他就是故意来挑事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