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阳他都这样说了,你在不干他,我真不知道你啥脾气。”迟小娅转头脸色不好看的对我说道。

  “你tm跟我出来。”我的面子也挂不住了,起身将键盘摔的桄榔一声,喊他出去。

  “装几毛呢啊!”项顶不杵我,一步三晃的跟我往出走。

  而后面打游戏的陈辉见到项顶来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所谓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这句话,他还是知道的,当下领着臭屁闻就往出走。

  从屋里面到外面的这个距离我见到的衡量一下,觉得单挑赢的把握性挺大的。

  可是出去以后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外面七八个人,清一色初二的,项顶牛逼闪闪的裹了根烟:“单挑。群殴,任你选。”

  他这意思就是单挑我挑他们一个,群殴他们一帮欧我自己呗。

  现在跑根本就不能跑,碍于面子问题,我也不指望钟不传过来帮我,两个人也只是送人头而已。

  “呵呵,你是有备而来呗,是得有怕我多啊。”手上要吃亏,嘴上也不能服啊。

  “我看你是跟我有点不服,特意来问问你怎么回事!”项顶用手指头不停地戳我肩膀。

  “别戳我。”

  “戳你怎么的。”人多势众的他哪里还把我放在眼里,越说戳的就来劲。

  戳我,我就让你付出代价!

  他没寻思我动手了,一把将他的手指头往下这么一撅,就听见卡巴一声,他满脸痛苦的捂着手指头,身子往下躬躬。

  撅他的同时,还往她身上踹了好几脚,之后我就没占到任何便宜了,让这帮人给我一顿踹,我扔打死不松手给他一顿撅,疼的他也哭爹喊娘,后来还是有个穿黄衣服的小子将砖头砸我手上我才不得已松了手。

  项顶龇牙咧嘴的一个劲的揉手指头,都麻木了,好像这手指头就跟不是他的一样,没啥知觉了,这可给他整鸡眼了,打我越来越狠。

  钟不传之后拎着拖把也冲出来了,一棍子拍人脑袋上了,放倒一个,但人家很快就反应过去了,留下两个踢我的,全都去踢他了。

  我俩已经反抗都不行,然而接下来出现的一个人到是让我很以外,陈辉,他领着臭屁闻很迅速的加入战局,这下我们人数就差不多一样多了,场面瞬间不一样了。

  陈辉在乱战中过来拉我一把,一瞬间我竟有些犹豫,他咋这么好心帮我了?

  我没扯他,自己从地上爬起来,追着项顶一顿猛打。

  这场仗打着打着就停了,谁都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停止,我们现在陈辉身边,项顶领着他的那帮人,他挺恨陈辉的:“有几把你什么事儿,忘记他跟我合伙干你的朋友的时候了?”

  “我tm就看你不爽行不行?”陈辉一点不贯彻他,随手指着我:“他不仅是我们班的,还是我媳妇的好朋友,我还是特别特别的烦你,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我就干你了。”

  他的那句因为我是他媳妇的好朋友所以就回来帮我,这句话不小心给我暖到了,真心暖到了。

  他帮我的理由可以有很多种,唯独这个理由让我最不可思议。

  “如果你非要插手的话,行,咱们慢慢玩。你等着。”

  “随时奉陪。”

  两伙人没有打下去的意思,周围已经围观了不少人,双方互有胜互后,项顶便带人离开了。

  陈辉与臭屁闻也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转身就要回去上网。

  “内个……谢了。”

  %更9w新;最、R快n上“H;'

  我突然开口道谢,让陈辉身子为之一愣,他呵呵的笑了笑:“不用,我也是看我媳妇面子上。”

  “没啥事的话一起喝酒吧。”

  “跟前就有家不错的烧烤店,正好我也饿了,去坐坐吧,臭屁闻去把电脑给下机。”

  我们几个人连同在一旁看热闹看半天的迟小娅,略显尴尬的往出烧烤店走,期初我们还没什么共同语言,只能依靠香烟来维持维持气氛,迟小娅是唯一的女孩儿,额,在我们这里暂且给她算成姑娘吧,点肉串啥的都是她来。

  趁着上厕所的时候,我给迟小娅叫出来了。

  迟小娅哈哈一乐,真的我都不知道她哈哈乐的点在哪儿,就是天生爱笑:“刚才吃亏了吧。”

  我郁闷的说:“你还有脸说,在旁边看了半天也不知道上来帮忙。”

  “我去,你们都打红眼了,我上去能干啥啊,一个姑娘家家的,不得矜持点儿。”

  额,我撇撇嘴才不信她的鬼话:“你现在回家给我取两百块钱过来,算大哥管你借的。”

  “那么远,我才不去呢,钥匙给你,你自己去。”

  我眼珠子一瞪:“不听话了是不是,我要是突然走了,肯定让他们知道我去取钱了,多特么尴尬。”

  “啥时候听过你的话?”

  “我看你好像有点不服我。”

  迟小娅鄙视的看了我一眼:“放眼全球,你问问有谁是服你的?也就能欺负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了,碰到厉害的就熊了,今天要不是陈辉出手帮你了,现在还能在这里跟我俩大呼小叫?早在医院求爷爷该奶奶了。”

  最近迟小娅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号称自己是淑女,仔细想了想,可能是从那天我们三个人斗地主开始,输了一下午,脸上贴的全是白条,故此为“输女”。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们吃饭的时候陈辉轻车熟路的起开几瓶啤酒,我们一人一瓶,我不爱喝这玩意,小时候就挺恨这东西的,我爸因为喝多没少揍我。

  所以我是能不喝尽量不喝酒的,要不是看迟小娅一个“淑女”都拎着啤酒吹,我说啥不能喝。

  臭屁闻挺兴奋的,也没有计较往日的恩怨,他给啤酒倒满之后,说道:“之前咱们闹了很多不愉快,可今天辉哥说联手干项顶的时候,咱们还是牛逼的一班人!喝一个呗?”

  钟不传大大咧咧的说行。

  陈辉则是双手枕在桌子上,笑呵呵的磕着花生,也不表态。

  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小肚鸡肠本就不是我张耀阳的作风,他抢走了我最心爱的姑娘,不假,但那也是我没本事,谁让我打动不了秦子晴的心呢。

  我将啤酒倒满,站起身对他说:“陈辉,从前的事,一笔勾销,谢了。”

  说完我一饮而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