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呵呵一乐,终于抬起头正视我:“甭管咱们之前有什么恩怨,你看我多不爽,我看你多不顺眼也好,但我跟你说了,今天帮你既不是为了拉拢你,也不是为了讨好你,只因秦子晴说了,让我帮帮你,下次有人欺负你,只要我看见了,我还是会帮你,就算不喝这顿酒。”

  突然间我想我终于知道秦子晴为什么能看上陈辉了,他这个人虽然不咋地,但是说话还是蛮靠谱的。

  “哎呀,一群大老爷们哪那么多事,要我说,你们是一个班的,就得团结起来,整那么多外班的有啥用。”迟小娅对陈辉说:“就说你身边的那帮人,在牛逼,他们也是远火解决不了进水,人家突然踢你们班级的时候,第一时间动手的不还得是你们几个,你们班能打的也就你们几个呗。”

  陈辉乐了:“丫爷说得对。”

  “那是。”

  迟小娅说得对,大老爷们也确实没什么好矫情的,以前的恩怨过去就让他过去吧,酒过中旬之后,他们都喝的有点多,我跟陈辉也开始称兄道弟起来,心情挺舒畅的,就是不知道过后什么样。

  反正通过这一次打架,我们的关系缓和不少。

  期间好几次我想问他方柔的事了,可是人太多了,不太方便。

  看v(正版{。章pu节上/酷&匠(网

  中途趁着上厕所的功夫,我俩一同在尿池子里嘘嘘。

  陈辉打了个酒嗝,笑呵呵的搂着我:“以后就是好哥们的。”

  “那必然的。”随手递过去一根烟给他,尿完以后,提上裤子,我并没有着急走,斜靠在墙上,缓缓的吐了口烟:“你之前说的方柔没有第一次,是真的吗?”

  陈辉一愣,呵呵笑道:“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你不是在开玩笑。”

  陈辉咬了咬嘴唇,思考一下,很认真的对我说:“之前我们是站在对立面的,我不管怎么说,都不会考虑你的感受,现在我们是好哥们了,即使现在的感情一般,我相信往后处,会处好的,如果不是你,现在钟不传可能跟我已经处的老好了,所以有些话我就不方便说了,她是也好,不是也罢,你还能不要她了是怎么的?”

  “如果不是,我真不要她了。”没有赌气,我很认真,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将第一次给自己?

  “那我就更不能说了。”

  “这么说,她确实没第一次了?”人家已经给了我答案,我仍旧不死心,哪怕他骗骗我,说没有,我也能够接受啊。

  “这个你也得问她。”钟不传呵呵一笑:“其实没那么重要了,我问你,假如秦子晴没有第一次了,你还会要她吗?”

  我一愣,然后犹豫了,陈辉笑了:“是吧,你犹豫了,肯定就是想说依然会要秦子晴的,而方柔若是没有第一次,你就不要她了,说明什么,你还是没有放下秦子晴,好好想想吧。”

  厕所只剩下我自己,我又抽了一支烟,最后才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无论秦子晴也好,方柔也罢,没有第一次,我绝对不要,凭啥我还有,自己的女朋友就没有了呢,肯定是不能接受的,等着方柔这几天回来,我必须好好问问她,在感情未彻底陷入之前。

  他们几个都喝的有点多,一家桌子面前摆了四五瓶啤酒,就我面前摆了两瓶,其中地上洒的全是酒,我说我喝一瓶就拉倒了,他们不同意,非要再给我起一瓶,完了我连往地上倒在喝的陪他们。

  他们喝多以后,还要吵吵去网吧打游戏,那去就去吧,结果去了,机器开好了,全都躺那睡觉,也是没谁了。

  迟小娅也喝多了,她说在网吧躺着不舒服,非要回家睡,也就我还比较清醒,陪着她往家走,不,是背着她往家走。

  这货喝多了,一步道也不想走,完了还吵吵回家,走累了就往地上一躺,这大东西的,给冻死怎么解释,她老爹不得找我拼命,真是服了她了。

  “喝,接着喝。”迟小娅在我的后背上还吵吵着自己没喝多呢。

  啪的一声,一记突如其来的大嘴巴子呼我脸上了,完了她还嘿嘿的傻乐说好玩。

  “草,你过分了袄,别假装喝多耍酒疯,整急眼了阳哥真揍你。”

  “唔,你欺负我一个姑娘,呜呜呜。”迟小娅哭了,没有一滴眼泪的那么哭,姑娘啊,别管你多漂亮,耍起酒疯是真的无语。

  她越耍越厉害,最后索性坐在地上说啥不让我背了,完了嘴里还嘟嘟着不就是背了她一会儿么,凶什么凶啊,回头要告诉她爸过来打我之类的话。

  我气的没招,冲她喊道:“你起不起来?”

  “不起,就不起。”说着她还在地上瞪了蹬腿,打滚。

  我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耐着性子说:“乖啦,淑女不能在地上坐着,地上凉,回头长痔疮了就难受了,你说这大冬天了,咱就是耍酒疯咱能回家耍吗?”

  “我没有家,我不回家!!那只是一个空房子,我爸工作忙常年不在家,我妈又嫁给别人了,那个破家我回去还有什么意思,不回不回就不回。”迟小娅憋的太久了,今天画了画她妈妈的画像也是让她心里难受了,趁着酒劲往出发泄发泄也是极好的。

  十几岁的我们哪会那么多的安慰的话啊,只是看见迟小娅哭的挺伤心后,自己也跟着哭了。

  她的那种孤独感我深有体会,从小的时候我就渴望自己跟别人一样能有个完整的家庭,后来我也不劝她了,就坐在她旁边跟着哭。

  迟小娅嘿嘿嘿的笑着给我一拳:“你哭啥啊。”

  “替你难过呗,你别哭了,你爸妈不对你好,我对你好还不行么。”酒真是个催人的东西,不仅能让人哭,也能让人说一些平常不好意思说的话。

  “你说的你会对我好。”

  “嗯,我肯定会对你好,不让你受伤害。”大家也别多想,当时我的意思就是我们是好哥们,好哥们之间互相关爱很正常的,可是偏偏这一句话不小心就让迟小娅听进心里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